观察

这项涉及164个亚洲婴儿的菊粉实验释放了怎样的信号……

尽管今天以菊粉为代表的益生元在国外一些国家的婴幼儿配方粉中的添加已经较为普遍,但国内,乃至亚洲地区仍没有放开菊粉在婴幼儿食品中的添加。不久前,印度尼西亚大学医学院的一篇针对164个亚洲婴儿的实验得出结论:在对选定的健康婴儿进行为期4周的饮食干预后,0.4g菊粉/100ml配方粉的剂量组粪便中双歧杆菌丰度显著增加,pH值显著降低。由此认为,菊粉对婴儿影响具有剂量效应,实验结果颇值得相关职能部门和企业的借鉴。

这项随机双盲对照临床研究在雅加达的三个社区卫生中心展开,选取了全配方奶粉喂养至少28天,年龄91-150天,体重和体长在世界卫生组织(世卫组织)生长图表的±2标准差(SD)范围内的婴儿,且排除了出生体重<2000克、需要特殊饮食、在研究开始前14天内使用全身性抗生素或抗真菌药物、显著的先天性异常、患有任何其他疾病的婴儿。

初次筛选的164个健康婴儿首先进入为期4周的适应性阶段,全部喂养不含菊粉和其他益生元的配方粉,以排除此前可能摄入的菊粉或其他益生元对本实验的影响。之后再进入到为期4周的正式实验阶段。

在正式实验阶段,受试婴儿被分为三组,分别为不含菊粉的配方奶粉实验组(A组);0.2g菊粉/100ml配方粉实验组(B组)以及0.4g菊粉/100ml配方粉实验组(C组)。除菊粉的添加量不同外,其他配方成分比例均一致。且三组在干预阶段的配方奶粉摄入量相似。摄入量在819ml至1169ml/天之间,中位数为991ml/天。

在4周实验阶段结束后,对连续2天以上未食用研究产品的受试者,或7天内每天摄入研究产品小于500毫升的受试者的数据予以淘汰,最终得出了142个受试者的有效数据分析。

实验设计流程图

通过生物分子学等手段对比干预前和干预结束时受试者粪便中总细菌的双歧杆菌及乳酸杆菌百分比、粪便酸碱度、大便稠度等存在的差异统计数据如下:

*为了消除由于粪便含水量引起的双歧杆菌和乳酸杆菌绝对量的变化,将双歧杆菌和乳酸杆菌的水平表示为同一样本中量化细菌总数的百分比。

由以上数据,我们发现仅0.4g菊粉/100ml配方粉组在实验结束后,粪便中的双歧杆菌含量对比对照组和低剂量组显著增加,且粪便pH值显著降低。而对照组和低剂量组的变化均不显著。因而认为作为益生元,菊粉对婴儿影响具有剂量效应。

正如前文所说,尽管以菊粉为代表的益生元在国外一些国家的婴幼儿食品中添加已较为普遍,但在我国及许多亚洲国家,对菊粉的应用管控仍较为严格。这与我国以及亚洲国家针对菊粉在婴幼儿群体的临床应用相对匮乏不无关系,笔者就现有资料发现,仅马来西亚和韩国使用剂量低至1.25和1.5克/天的研究表明,菊粉对婴幼儿有一定的益生元作用。而本次实验根据良好临床实践和印度尼西亚国家药物和食品管理局的指导进行,有效样本不仅为亚洲婴儿,且142个有效数据样本,也具有较强的参考价值和借鉴意义。菊粉何时能出现在我国婴幼儿配方食品的配料表中还未可知,但上述研究却已然释放了某种信号,至少,针对亚洲婴儿的临床实验为菊粉在该领域的应用推进开了个好头。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
这项涉及164个亚洲婴儿的菊粉实验释放了怎样的信号……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slider{ height: 250px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