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

植提产业:TPP来了

10月5日,12个国家在美国亚特兰大就TPP达成基本协议,同意进行自由贸易。遗憾的是这个承诺“0关税”的俱乐部禁止了中国的进入。这意味着从理论上来讲,对于中国的出口型产业将造成一定的不利影响,比如中国的植物提取物产业,然而即便不情愿,也不得不接受这样一个现实“TPP——来了”。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只是比预料的更早一些。

就在人们还沉浸在上半年植物提取物骄人的出口成绩单所带来的喜悦时,TPP达成基本协议的消息就像一盆冷水,带着初秋的寒意迎面而来。

正如日本媒体的描述一样,TPP达成基本协议意味着“规模占全球4成的巨大经济圈将应运而生。”这个被日本媒体啧啧称道的“巨大经济圈”共包含12个国家,分别是美国、日本、加拿大、墨西哥、澳大利亚、新西兰、新加坡、马来西亚、越南、文莱、秘鲁、智利。

其实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最早是由亚太经济合作会议成员国中的新西兰、新加坡、智利和文莱四国发起,从2002年就开始酝酿一组多边关系的自由贸易协定,原来的名字是“亚太自由贸易区”,目的是想促进亚太地区的贸易自由化。但随着谈判成员渐渐增加,美国在2008年2月宣布加入,美国的加入无疑成为了这一协议的“转折点”,这就是为什么该协议最终很大程度上被解读为针对中国的一次美国主导世界贸易规则的行为,是意义与WTO相似的新区域贸易规则。

因为对比WTO追求的是降关税,TPP追求的是自由贸易。自由贸易包括0关税、包括货物、服务全部自由流动,所有经济监管制度都必须统一标准。细分领域有贸易和服务自由、货币自由兑换、税制公平、国企私有化、保护劳工权益、保护知识产权、保护环境资源、信息自由。说白了就是禁止各种门槛、操纵、补贴等,而这些条件和贸易准则中国目前还远远达不到。

美国的“如意算盘”

对于TPP,奥巴马说得很明白,“当超过95%的潜在客户生活在我们的国境之外,我们不能让像中国这样的国家书写全球经济的规则。”

因为,在TPP的12个国家中,中国对美国的贸易总额最大,而且是贸易顺差,12个TPP国家中给中国贡献贸易差额最大的也是美国。而中国对日本、澳大利亚、马来西亚、新西兰这几个国家,都是贸易逆差。也就是说,日本、澳大利亚、马来西亚、新西兰等国,更加依赖中国的市场,而中国对他们的出口,总额和占比也不大,影响可控;但美国的市场则较为关键,TPP之后,与日本企业的竞争会更加直接和激烈。

tpp1

美国的如意算盘是通过TPP谈判可以对中国东盟FTA(自由贸易协定)起到制衡作用,削弱中国经济在该区域的影响力,确保其东亚地缘政治、经济和安全利益。谈判达成,美国将在知识产权、劳工标准等方面制定新的规则。另一方面,由于自贸区具有对内开放、对外限制的特征,因此,在成员国之间贸易壁垒降低的同时,对区外经济体则构成更高的壁垒,会产生贸易转移的效果。

影响显而易见

奥巴马的意图很明显,所以影响是一定会有的。

来自中国医药保健品进出口商会的统计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我国出口植物提取物产品10.9亿美元,出口量占我国出口中药总量的56.38%。其中出口美国位居第一位,占出口总量的19%;其次是日本,占10%的出口量;第三位被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并列,分别占总量的9%。

tpp2

tpp3

从这份数据上可以得到两个重要信息,其一,上半年植物提取物出口排名位列前三的国家占据了我国植物提取物出口总额的近半壁江山;其二,位列前三的四个国家,有三个是TPP成员国。

如此一来,TPP一旦真正步入正轨,那么对于中国植提产业的影响显而易见。

来日方长

尽管目前从理论上来说,TPP对于今后的植物提取物出口来说不容乐观,但也眼下还不急于下定论。毕竟TPP实行还需要经过各个国家的议会讨论,是个漫长的过程。

以美国为例,奥巴马需要等待90天才能签署这项协定,国会随后将对协定展开辩论,然而,在美国国会,反对TPP的议员大有人在。外界预计,明年上半年之前,美国国会不会对TPP立法进行投票。

不仅各国国内变数多,参与TPP的各个国家和地区也不乏利益矛盾与争执。在这次部长级谈判中,最大的分歧集中在制药业专利保护期限、农产品市场准入和汽车原产地规则。

比如在新药专利方面,美国最初希望是12年专利保护期限。这对美国生物制药创新和保护美国药厂利益当然是最好不过,垄断嘛。但这也意味着12年内,进口国将没有权利生产仿制替代药,只能承受垄断带来的高价药品。六个太平洋贸易伙伴国家,如澳大利亚、新西兰和智利等国,就坚持将专利保护期限缩短至五年。

变通之法

当然,与其静候TPP“内讧”,不如提早做好应对准备。

让我们再来看一组数据。

2014年,我国共向133个国家和地区出口植物提取物产品,其中,亚洲、欧洲、北美洲等传统市场稳居前列,三者占总出口额的92%。三大洲中,东盟表现尤为抢眼,全年出口额达3.23亿美元,同比增长74.81个百分点,也成为拉动亚洲同比实现38.59%增幅的主要力量;欧盟和北美,出口额分别达到3.44亿和3.56亿美元,同比增速超过10个百分点;非洲、拉丁美洲虽然所占份额较少,但同比增速也达到53.65%和29.36%。

尽管出口额不能与传统的欧美市场相比,但东盟、非洲以及拉美地区的增幅较大,呈现出较大的需求增长态势,因此,加大这些地区的市场布局也不失为植提企业应对TPP的变通之法。

再把目光转向国内市场。

其实国内市场对于以植物提取物为原料的保健品、膳食补充剂、天然化妆品等也有非常强劲的需求。这一点,从眼下火爆异常的海外代购就能窥见一斑。想想自己千辛万苦从海外购得的产品原料却来自中国本土,任谁都会觉得既尴尬又讽刺。而要想植物提取物在中国市场真正打开局面,标准是要解决的首要问题。

过去由于标准的缺失很多企业只好借用GMP或者cGMP认证来体现,或者通过犹太认证、清真认证等门槛过低的认证来标榜自己的独特性。而如今的植物提取物出口已经形成商业化,政府实际上不需要做过多的掌控。如果能够通过政府的指引、行业的努力,让我国的植物提取物在自己的地盘有一席之地,能够供应中国市场,为我国创造利润和就业机会也是相当可观的,更可以扭转出国采购的局面。

可喜的是到今年底,用途为药用植物提取物都要实行备案制,而且是生产和使用双方都要备案。这也可以算是中药植提物备案的元年。10月将启动第二批植物提取物国际商务标准的制定,覆盖的提取物范围扩大至绿茶、柑橘幼果、绿咖啡豆、葡萄籽、淫羊藿、白芍、芦丁、岩藻多糖、灵芝、葛根等提取物。

同时,今年植物提取物生产过程认证(GEP认证)开始试水,中国医保商会将与美国国家卫生基金会(NSF)合作建立植物提取物生产过程认证(GEP认证),借鉴NSF认证领域的专业性,打造植物提取物行业的认证平台,双方共同制定、互认标准编辑《植物提取物标准专论》

虽然说美国力推TPP的重要目的是要延续美国为主导的全球贸易规则。TPP意味贸易规则的升级,其主要作用是通过自由贸易谈判来重构全球产业链,这才是美国的核心利益所在,也是有可能对中国未来在全球产业链地位产生不利影响的因素。但也有中国学者认为,以中国的制造和贸易实力,任何国家建立任何类似TPP这样的自贸区,都无法撼动中国在全球产业链上的地位。

无论如何,中国植物提取物产业既不能就此畏首畏尾也不能放松警惕,修炼好内功,同时借助政府的力量推动整个产业的发展才是常胜之道。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
植提产业:TPP来了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slider{ height: 250px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