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信社

你怎么看待公益这件事?

公益”,顾名思义,公共利益。

“公益”为后起词,五四运动后方才出现,五四运动前,是没有或者很少有“公共利益”这个概念的。最早的大家用例见于鲁迅《准风月谈·外国也有》:“只有外国人说我们不问公益,只知自利,爱金钱,却还是没法辩解。”

个人理解,我国古代其实也有朴素的“公益”概念。古人讲“日行一善”倡导每天做一些我们力所能及的事情,帮助更多的人,让社会更加美好和谐。这也是“公益”的一种体现。

“公益”一词发展到今天内涵更加拓展,只要不为一己私利,都可称之为公益。然而人们为“公益”之心却悄然发生了变化。

人民网强国社区展开了全国范围的民众对公益慈善的态度调查,调查结果出乎很多人的意料。

公民自我评价慈善活动参与频率一般,对慈善组织“不够信任”和“经济实力”是影响公民参与慈善的主因。一方面,“郭美美”等事件不断打击着公民对慈善组织的信任度;另一方面,人们越来越认为“公益”是有钱人的事情,和自己无关。

其实,国人看待公益的眼光,不仅存有偏见,而且过于刻板。

在国人看来,做公益绝不能和利益挂钩,但实际上国外学者 Choi &Winterich所做的“道德行销实验”证明公益、获利两者有强烈的关联。

这个实验是这样的,Choi &Winterich找了 90 名大学生受试者,请他们填写问卷。问卷上列出了许多品牌名称、让受试者挑选觉得自己对于各个品牌的亲近程度。列完后,受试者被要求从亲近与不亲近的品牌中各挑一个品牌出来。接着受试者随机被分派到触发脑中“学生身分认知”或是“道德身份认知”的情境中。

在学生身分的情境中,列出了像是书、铅笔、电脑、书桌等字,请受试者用这些字写成一篇短文;道德身份的情境中,则是列出了像是、友善、关怀、公平、诚实等字,请受试者用这些字写成一篇短文。写完短文后,再请他们表达对该品牌的感受。实验结果发现,被触发“道德身分认知”的人,对于不亲近品牌的接纳程度比被触发学生身分认知来高得多。

另一个实验是耶鲁大学的 Kristin Lyn Leimgruber做的,他和同事以64个五岁儿童为研究对象,他们分成32组,每组由“给予者”和“接受者”组成,彼此角色不互换,而每次实验中,给予者选择给与对方 1 或 4 张贴纸。

实验结果显示,在接受者看得见给予者,且也看得到对方给自己多少贴纸的状况下,给予者最愿意给他们多张的贴纸;而当接受者无法看见给予者时,给予者则不会显得那么慷慨,尤其当接受者亦看不见分配结果时,给予者则显得最吝啬。这意味着,即使是孩子,他们也会依观众的存在与否以及行为的透明程度,策略性的选择是否该表现得大方或小器。这一实验和中国人传统的“为善不欲人知”截然相反。

其实,“公益”也有“成本”,总有人要为公益买单,那么,如果在不违背公益的大前提下还能收获利益岂不两全其美;如果既做了好事,又能收获利益,同时把正能量传播开来就会产生一个正向循环,让更多人愿意投身到公益中来。

从这个意义上讲,第三届膳食纤维高峰论坛和新营养·领跑峰会也是一种公益,所有参会者的投入都是为了推动整个产业的发展,产业发展了消费者和企业都能从中获益,新营养与膳食纤维协会搭建起来的这个平台则致力于为企业服务,将正能量传播开来,使整个产业形成一个不断发展的正向循环。而这也正是我们所提倡的“大公益”理念。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
你怎么看待公益这件事?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slider{ height: 250px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