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

中国DRIs新进展

dris

DRIs是不同国家根据本国居民的营养状况,由国家级学术团体研究推荐的膳食营养素摄入标准。它是一组每日平均膳食营养素摄入量的参考值,是在“推荐的每日膳食营养素供给量(RDAs)”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包括4项内容:平均需要量(EAR) 、推荐摄入量(RNI)、适宜摄入量(AI)、可耐受最高摄入量(UL)。其中,平均需要量(EAR)是指根据个体需要量的研究资料制订的营养素摄入水平;该摄入水平可以满足某一特定性别,年龄及生理状况群体中 50%个体需要量,但不能满足群体中另外50%个体对该营养素的需要。推荐摄入量(RNI)是指可以满足某一特定性别,年龄及生理状况群体中绝大多数(97%~98%)个体营养需要量的摄入水平。(RNI = EAR+2SD)。适宜摄入量(AI)是指个体需要量的研究资料不足不能计算EAR和RNI时,通过观察或实验获得的健康人群某种营养素的摄入量。可耐受最高摄入量(UL)是指平均每日摄入营养素的最高量。当摄入量超过UL时,损害健康的危险性随之增大。有些营养素没有足够的资料来制定其UL,并不意味着过多摄入没有潜在的危害。

循证营养学新起点

首部中国居民DRIs于2000年推出以后,得到了广泛的应用。比如,国家食物与营养咨询委员会组织制定《中国食物与营养发展纲要》,原卫生部委托营养学会制定《中国居民膳食指南》,食品安全国家标准委员会对有关营养强化食品和配方食品的标准审定,原国家食品药品管理局对营养素补充剂进行审批,以及营养专业人员对各类人群进行营养调查、膳食指导、营养干预,乃至食品企业从事营养食品研发、生产等活动,都以其作为科学依据。

但是,随着科学研究和社会实践的发展,各种营养素的生理功能、需要量、营养状况评价等方面的研究有了不少新进展,因此,2010年,中国营养学会组织百名专家,启动了DRIs的修订工作。

本次DRIs的修订本着科学性、适用性、和实践性的精神,按照循证营养学、风险评估的基本原则和方法进行。收集、比较和评估国内外有关营养素需要量、营养毒理学以及食物成分的研究资料和新的研究成果,应用论证强度高的科学证据,注重采用以中国居民为对象的营养需要量研究成果。

新版DRIs的内容从原来的4项增至7项,即提出了必需营养素预防慢性病建议的摄入量(PI-NCD)和可接受的摄入量范围(AMDR),对已有充分科学依据的其他有益膳食成分则提出了特定建议值(SPL)和UL。纳入的营养素合计67项,包括能量,蛋白质,脂类(脂肪、饱和脂肪酸、n-6不饱和脂肪酸、n-3不饱和脂肪酸、胆固醇),碳水化合物,14种维生素、25种矿物质,适用的人群包括孕妇、乳母、婴幼儿、儿童青少年、成年人和老年人,还有以植物化学物为主的其他膳食成分21种。
中国营养学会提出PI-NCD这个新概念,不仅与国际上DRIs发展的新趋势相吻合,而且也适应于我国居民营养健康状况变化的新要求。PI-NCD是为了慢性非传染性疾病的一级预防而提出的营养素建议摄入量,目的是为某些营养素建议一个摄入量,让居民习惯性地摄入量达到PI-NCD,或保持在一定的范围内(可接受的摄入量范围,AMDR),以便降低人群中与膳食营养因素有关的慢性病的发病率。

中国DRIs修订的主要原则
中国DRIs修订主要依据以下六大原则:
科学性 按照循证营养学、风险评估的原则和方法,收集、比较和筛选国内外有关研究资料,应用论证强度高的科学证据。
先进性 收集近年国内外有关营养素需要量、营养毒理学以及食物成分的新的研究成果。
适用性 注重采用以中国居民为对象的营养需要量研究成果。
全面性 修订内容不仅涉及所有必需营养素的DRI,而且包括已有充分科学依据的其他有益膳食成分(包括调节生理功能的最低用量和避免毒副作用的最高限量)。
现实性 预防近年高发的非传染性慢性病。
实践性 加强关于DRIs应用的说明。

DRIs的应用领域
制定国家政策法规《中国食物与营养发展纲要》,《中国居民膳食指南》;食品营养标准国家食品标准特别是国家食品安全标准如营养强化GB14880, 所有配方食品标准;营养素补充剂和保健食品,全部都需要DRI的基本标准数据。如果需很好的进行临床营养病人的饮食管理,首先需要以DRI作为基本的科学依据,再结合具体疾病进行营养配餐。除此之外,公众膳食调查、指导和管理政府、团体、以及专业人员对各类人群进行营养调查、膳食指导、营养干预,健康管理等工作,都需要在DRI要求的准则指导下完成;另外,研发新食品食品企业从事营养食品研发、生产等活动,都需要满足DRIs的科学要求。

其中,公众膳食调查、指导和管理是DRIs的专业应用领域,包括应用DRIs评价个体摄入量,当观测到的摄入量低于EAR时可以认为必须提高(摄入不足的几率高达50%),较长时间摄入量达到或超过RNI,可以认为摄入量是充足的,摄入量在EAR和RNI之间时难以确定,为了安全,还是应当进行改善;应用DRIs评价群体摄入量;应用DRIs为个体计划膳食;应用DRIs为群体计划膳食。

DRIs证据来源分类

数据来源 营养素 DRIs参数
基于中国人群研究资料 蛋白质 成人EAR-RNI
EAR-RNI(中国妇女研究+国外钙平衡数据)
UL
EAR-RNI,UL
AI
维生素B1 EAR-RNI
维生素B2 EAR-RNI
维生素K… AI(我国调查结果,结合美国食物数据库)
维生素… AI(中国居民膳食调查)
引用Meta分析/RCT研究 蛋白质,钙、磷、钾、钠、镁、硒、锌、铬、氟,维生素C 、叶酸、生物素、维生素K,植物甾醇、大豆异黄酮、番茄红素、原花青素、氨基葡萄糖

、大蒜素、儿茶素、槲皮素、姜黄素、白藜芦醇、异硫氰酸

盐、绿原酸、硫辛酸

 

DRIs的新发展:预防NCD
防治慢性非传染性疾病(chronic noncommunicable diseases,NCD)对居民的健康状况造成日益严重的危害,受到WHO和各国重视。其发生发展与生活方式密切相关。NCD的危险因素很多,目前公认的包括社会因素(经济水平、文化水平等),生物因素(年龄、性别、遗传易感性等),以及行为因素(膳食、体力活动、吸烟等)。其中膳食营养因素经过大量的研究证明,已被公认为慢性疾病的主要风险因素之一。

中国卫生部等15个部门2012年5月发布文件,明确指出“影响我国人民群众身体健康的常见慢性病主要有心脑血管疾病、糖尿病、恶性肿瘤、慢性呼吸系统疾病等。慢性病导致的死亡已经占到我国总死亡的85%,慢性病造成的疾病负担占我国总疾病负担的70%”。不仅严重影响我国人民的生命健康,也对社会经济发展带来巨大负担。目前医疗卫生工作需要关注三大可干预危险因素:吸烟、不合理膳食(包括过量食盐摄入,不合理脂肪摄入以及过量饮酒)、缺乏体育锻炼,积极防治心血管疾病、肿瘤、2型糖尿病等慢性病。

中国DRIs以慢性病的一级预防为目的提出营养素的建议摄入量。目的是为某些营养素建议一个摄入量,让居民经常性的摄入量达到PI-NCD,或保持在一定的范围内(AMDR),以便降低人群中与膳食营养因素有关的慢性病发病率。这些营养素包括:脂肪,CHO、(能量)、维生素C、钾、钠等。

2013版中国居民DRIs 纳入的营养素和食物成分

分类 营养素和食物成分 数量
能量和宏量营养素 能量,蛋白质,碳水化合物,脂类(脂肪,饱和脂肪酸,n-6不饱和脂肪酸, n-3不饱和脂肪酸) 7
维生素 维生素A、维生素D、维生素E、维生素K、维生素B1、维生素B2、维生素B6、维生素B12、维生素C、泛酸、叶酸、烟酸、胆碱、生物素 14
矿物质 钙、磷、钾、钠、镁、氯、硫;铁、碘、锌、硒、铜、氟、铬、锰、钼、钴、镍、锡、钒、硅、砷、硼、锶、锂 25
其他膳食成分 水、膳食纤维、低聚果糖、花色苷、白藜芦醇、γ-氨基丁酸、姜黄素、儿茶素、绿原酸、a-异硫氰酸盐、番茄红素、原花青素、大豆异黄酮、叶黄素、植物甾醇、槲皮素、硫辛酸、大蒜素、氨基葡萄糖、左旋肉碱 19
合计 65

文章来源:程义勇 中国营养学会第七届理事会理事长

声明:新营养网站致力于秉承循证营养学的理念,为广大健康原辅料供应商和消费者之间架起沟通的桥梁,文章权限为本网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
中国DRIs新进展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slider{ height: 250px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