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

从“思念销售残次品”看中国食品安全现状

sj

文/钟凯-国家食品安全风险评估中心研究员

转型期的中国新闻事件太频繁,记者像没头苍蝇一样乱窜,一条新闻线索往往还没消化完,另一个料已经来了。比如前不久新闻里面曝光“思念速冻食品销售残次品,主要流向三四线城市”。没几天的功夫,这条消息已经烟消云散,其实仔细品来,余味深长。

本文将从这一新闻事件入手,讲一下当前中国食品安全现状,因为它恰恰反映了食品领域的核心矛盾之一,那就是食品供应和食品安全之间的裂隙。对于监管者,如何确保泱泱大国的食品供应是一个巨大的课题,而如何让低收入者也能享有安全的食品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曾经有消息称:英国研究机构发布的全球食品安全排名,中国“高居”30几名。于是有些人开始沾沾自喜,赶紧拿来宣扬一番。其实老外的原文是“Food Security”,意为食品保障,也就是“温饱问题”,主要是指你能吃得到、吃得饱、吃得起。能把十几亿张嘴喂饱固然是了不起的成就,但它和食品安全“Food Safety”是两个概念。

在追求更高生活品质的道路上,人们首先选择的肯定是温饱,因为这是生存的基本需要。其实过去的食品问题并不少,在当年粗放的标准体系下,食品合格率也仅能达到50-60%的水平。小时候家里的腊肉有点臭了,肯定不扔,将就一下还是一盘待客的好菜呢!为什么那时大家不关心安全?因为供应短缺,很多食品能吃到就不错了,安全根本不在考虑范围内。

当温饱问题解决之后,安全问题才被提上议事日程。食品没有零风险,所以必然有些超过“可接受风险”的食品要清除掉。有了足够的食品供应量,这样的“损耗”才变得可以承受,比如超标食品、霉变食品、过期食品等。当安全诉求得到基本满足,人们就会向着“营养”和“健康”的方向继续前进,所以各种营养品、保健品、各种高端洋气的概念食品都涌现出来。

随着中国经济的迅速崛起,地区差异、城乡差异、贫富差距等问题也越来越突出。体现在食品领域,就是不同群体的食品诉求差异巨大。正所谓“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当一些人开始考虑低糖低脂、减肥、绿色有机的时候,有些贫困山区的孩子甚至一星期也吃不到一顿肉。一些家长为选择进口奶的品牌而烦恼,而很多“免费午餐计划”里的孩子们喝着廉价的“乳饮料”还觉得很幸福。

食品诉求的差异使得各种档次的食品各显神通,大城市卖不出去可以卖到小城市,小城市卖不出去可以卖到农村,农村卖不出去还能卖到山区。所以食品行业激烈的竞争只不过是瓜分不同层级的市场,无论你的产品多差,总能流向更低的洼地,这使得整个市场并没有真正产生“优胜劣汰”的内生动力。

也许有人会说,这是因为我们并未生产出足够多的食品,只要生产的食品足够多,多到供大于求,市场就一定会优胜劣汰。然而,这一切的前提是老百姓有足够的金钱去选择“好”食品。比如新闻里的小情侣,他俩是没有选择余地吗?明知是残次品,商量了半天还是买了(其实也就省了2块钱),因为他俩要用尽可能少的钱把自己喂饱,剩下来的要付房租水电,甚至要攒钱回乡建房。

不同人群消费不同食品,看起来有点残酷,你甚至可以理解为贫富歧视。然而高标准严要求带来的高成本,是否所有人都愿意承担、能承担?那些成天抱怨食品安全问题的人,往往是弱势群体,最喜欢寻找“性价比高”的食品,很可能为一毛钱也要讨价还价半天。追逐“性价比”的天性决定了他们最容易受到食品安全风险的影响,相比更没有安全保障的黑作坊,正规厂家的残次品显然更靠谱。所以说到底,廉价食品和绿色有机一样都是市场的选择,适应了差异化的需求。而有需求就有市场,所以思念的残次品才能卖掉,甚至卖的挺好。

单纯从实现经济价值的角度说,如果残次品全都扔掉或者拿去做饲料,确实有点浪费。如果排除后期处理不当的因素,生产线上筛下来的残次品仅仅是质量和口感问题,安全性甚至营养价值和正常产品并无明显差别。回炉再造当然可以,送去做饲料也行,卖给低收入群体有硬伤吗?如果能确保不产生食品安全问题,让残次食品为低收入群体的食品保障做点贡献,看起来并没什么不好。

然而,有几个问题必须搞清楚。首先残次品能不能卖、怎么卖,可能行有行规,但我觉得至少企业应该对这些产品负责。思念不允许经销商打自己牌子的行为很有意思,万一吃出问题,真的可以逃避监管和处罚,一推二六五吗?如果真如媒体报道的那样,你如何保障消费者健康?比如用普通纸箱装,没有冷链,保质期到期,当年的“金葡门”不就是冷链出了问题吗?

第二,卖残次品本来没什么不好,价格便宜量又足,国外超市也会打折销售临近保质期或有瑕疵的食品。但你不仅要告诉消费者,你依然对这些产品负责,还需要告诉他们这些产品为什么是残次品,是加工瑕疵还是保质期临近,买回去该怎么吃。消费者也许因为囊中羞涩选择了便宜货,但他们的知情权不应该打折扣。我觉得正是因为企业没有履行应有的责任才使得残次品的销售有利可图,要是考虑这些责任义务,恐怕企业还是把残次品卖去做饲料更靠谱吧。

最后,食品行业有没有值得引以为戒的教训呢?残次品并非思念才有,应该是各家都有。也许只是我们孤陋寡闻,说不定卖残次品对食品行业很正常呢,但经过媒体爆料和加工这就能成为新闻事件,对企业经营活动带来冲击。类似的题材已经屡见不鲜,比如速生鸡、落果榨汁等等。

我想说的是,无论企业做什么,都要做好向公众解释的准备。如果觉得没法说、无言以对,那就干脆别干。记者向思念询问残次品去向,但“截至发稿,没有得到相关回复”。我想,思念公司也许从来没想过媒体会到这个问题吧。有些企业深谙“忍一时风平浪静”的道理,想用鸵鸟精神应付媒体,短期可能还是有效的,但今后这一负面形象将会反复被提及,企业的信誉和形象也会受到不可挽回的损失。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
从“思念销售残次品”看中国食品安全现状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slider{ height: 250px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