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美丽

BPL1:热灭活依然“优秀”的有益菌,满足日益增长的体重管理产品需求

图片来源:Taniasv-Stock

肥胖或将“压垮”全球公共卫生系统

慢性病在全球范围内持续增长的同时,也给医疗保健系统带来了巨大的负担。尽管医学仍在不断进步,但这些与代谢相关的非传染性疾病,诸如二型糖尿病、心脏病、阿尔茨海默症,甚至某些癌症,仍然是对公共卫生的一个重大挑战。这些代谢相关性疾病中的许多都可以通过饮食和生活方式的改善而得到实质性调节,而这也给了营养产业提供基于饮食的健康解决方案的机会,以帮助消费者主动降低罹患这些疾病的风险。

代谢健康作为是一个笼统的术语,包含了糖代谢、血压、血脂平衡和肥胖等一系列症状和参数。但总的来说,这些症状和参数与发达国家以及新兴经济体面临的许多公共健康问题相关。其中一个全球普遍的公共代谢健康问题莫过于——肥胖。数据显示,2016年,全球有超过6.5亿成年人被归为肥胖(体重指数30或更高);1975年以来,超重及肥胖人口几乎增加了两倍,将近20亿成年人超重,这意味着全球每五个成年人中就有两个超重。

近几十年来的研究更是将肥胖与心血管疾病,如冠心病、中风、心力衰竭联系了起来;肥胖还会增加罹患乳腺癌、肠癌等癌症的风险;研究还发现,绝经后妇女的BMI指数与大约一半的子宫内膜癌和食管腺癌呈正相关;同时,肥胖也与不良的心理健康有关。

然而,令人担忧的是,肥胖的发生率仍在继续上升,特别值得注意的是,5至19岁肥胖儿童的数量预计将在未来十年内增加61%。如果不加以控制,不断上升的肥胖发生率可能会使医疗系统负担过重,引发公共卫生危机。

调节微生物以帮助控制体重

由于肥胖及其相关性疾病的发展与饮食和生活方式密切相关,因此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希望通过合理膳食和营养辅助来改善肥胖。这一趋势也为广大食品、饮料和营养公司提供了开发多样化产品以满足消费者需求的机会。

如何抓住这个机会?越来越多的研究表明,肠道菌群与肥胖以及诸多健康问题密切相关。因此通过调节微生物来帮助消费者改善肥胖以及相关健康问题成为了产品研发的焦点。

研究表明,微生物群与脂肪储存和其他可能影响体重的机制有关。鉴于此,ADM使用专有的体内脂肪减少模型来筛选具有良好体重管理特性的有益菌菌株。通过筛选,研究人员发现了乳酸双歧杆菌BPL1与降低总脂质、甘油三酯,以及其他与代谢健康相关的参数的联系。

尽管早期研究也曾证明BPL1对体重管理能产生积极影响,但为了让乳双歧杆菌BPL1更具有说服力,ADM围绕该菌株进行了一项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的人类临床试验,以获得消费者和市场的进一步认可。

“热灭活”依然优秀的体重管理“小能手”

该试验招募了135名腹部肥胖的受试者,并将他们随机分为三组,每天分别服用活性BPL1,热灭活的BPL1和安慰剂,历时三个月,观察受试者的BMI和腰围水平。

结果显示,无论服用活性BPL1还是热灭活的BPL1,受试者腰围、BMI指数、腹部内脏脂肪水平均低于安慰剂组。内脏脂肪是依附于肝脏和肠道器官的一种脂肪组织,内脏脂肪水平与代谢健康不良呈正相关,已被确定为男性死亡率的预测因子。这项试验将热灭活的BPL1与内脏脂肪的减少建立起了显著联系,意味着该菌株在开发体重控制类产品方面的潜在应用优势。

事实上,无论是活性BPL1还是灭活的BPL1都与与内脏脂肪减少呈正相关,而且热灭活的BPL1对于内脏脂肪的减少似乎更为显著。这一发现为食品饮料企业提供了新的机会。

众所周知,在加工过程中,很多活性菌株恰恰因为“活性”无法保证而无法应用到饮料、面包、糖果等品类中,因为在上述产品的生产条件会另绝大多数活菌“灭活”。即使某些菌株有较好的耐加工性,但为了保持其货架期的“活性”,保质期和储存条件也会给终产品带来诸多禁锢。而热处理的BPL1则不受这些限制,制造商可以使用热处理的BPL1来开发体重管理相关产品,而不必担心生产和储存条件是否会使其失效。

开发有科学依据的“后生元”产品

事实上,学术界已经把目光投向了不再存活但仍然有效的菌株——后生元。已经意识到这一趋势的ADM正在通过更科学的手段拓展对这一领域的认知,例如寻找辅助提升热处理BPL1效果的特定成分。

通过创新性的研究,ADM正在不断拓展这一新兴领域的市场机会,在长期科学探索的基础上,继续扩大对调节微生物群影响的前沿研究。与此同时,ADM将帮助更多品牌开发出具有实际健康效益的,令人耳目一新的新产品,使消费者在健康减重的同时,重拾代谢健康。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
BPL1:热灭活依然“优秀”的有益菌,满足日益增长的体重管理产品需求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slider{ height: 250px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