胃肠道健康

学生压力大?益生菌助你乘风破浪

图源:摄图网

为了挤进彼岸的象牙塔,高考是唯一可通行的独木桥。千万学子为了这一关准备多年,甚至从起跑线起就开始了与时间、与同学的赛跑,学生们肩上的压力从未消退。2020年的一场新冠病毒疫情,让全国1000万考生经历一条完全超乎计划的备考之旅。从延迟开学、网络授课,到终于在延后了一个月后踏入高考考场,此届高考学子真可谓不容易,同时也让人们关注起这个特定群体的心理健康状况。

一份调查报告指出,青少年——尤其是学年期间——的压力水平甚至高于成年人,已经超过了人们普遍认为的健康水平。调查发现,25-40%的小学儿童反映难以入睡和保持睡眠;近1/3的14-15岁青少年反映他们没有足够的睡眠来帮助他们集中精力学习。

繁重的课业、接踵而来的考试压力,往往进而引起青少年焦虑、紧张、急躁、失落等负面情绪;另一方面,由于脑肠轴的双向通信系统,人的消化和肠道功能会受负面情绪的影响,从而出现“情绪化”的反应,如胃肠蠕动减慢,消化液分泌减少,食欲下降、饱胀、嗳气、恶心等消化不良症状,严重可导致功能性胃肠病。胃肠功能的紊乱,会明显影响患者的生活质量,有可能会进一步加重负面情绪,引起恶性循环。

大量研究已证实中枢神经系统与胃肠道的双向活动,在肠道运动、吸收、内分泌、免疫功能,维持消化道内环境稳定等起重要作用。由于肠道微生物在脑-肠轴之间扮演着十分重要的角色,我们可以将传统的脑肠轴和肠道菌群视为一个整体,即脑-肠-菌轴。微生物的脑肠轴中的作用经历了漫长的研究验证。最早在1910年代, J. George Porter Phillips曾在英国精神病学杂志上称:服用活的有益的细菌(益生菌)可能帮助治疗抑郁症。1970年代,Bähr观察到行为改变与小猪缺乏某些微生物菌落有关,第一个迹象表明了微生物参与脑-肠对话。一直到21世纪初,广泛开展的脑肠轴动物试验,开始逐渐发现肠道菌群与小鼠情绪及行为的相互关系。2006年,Zareie等人首次在慢性心理应激模型小鼠中对益生菌进行了体内试验,结果显示益生菌在应激期间可有效维持肠道结构。Braniste 等证实了无菌小鼠的肠道微生物菌群影响血-脑屏障渗透性,这对于脑的发育和功能以及中枢神经系统的体内平衡至关重要。更有趣的是,S. Collins等将比较焦虑的小鼠肠道微生物移植到比较友好的小鼠上,友好的小鼠变得焦虑了,而反之操作,原本焦虑的小鼠变得友好有探索性了。从此,脑肠轴逐渐成为蓬勃发展的研究领域,而通过摄入特定的益生菌去影响宿主肠道菌群平衡,进而调节焦虑、抑郁、自闭症等多种精神疾病,则成为研究的新方向。

拥有80多年益生菌生产及研发经验的拉曼保健科技(Lallemand Health Solution)自2006年以来一直致力于这一新兴领域的研发投入,已针对脑肠轴和情绪健康开发出三种旗舰级的益生菌组合(CEREBIOME®, Lacidofil®, 两歧双歧杆菌 Rosell®-71)。2005至2017年,针对脑肠轴有52篇文献发表,其中的17项机理研究和4项临床研究均使用拉曼的益生菌。2016年,拉曼的Probio’Stick益生菌组合因其在压力、焦虑和情绪平衡方面的优势而被加拿大卫生局认可,成为第一个在肠-脑轴领域获得批准健康声明的益生菌。

Diop等人首次通过临床验证,Probio’Stick®(瑞士乳杆菌Rosell®-52和长双歧杆菌Rosell®-175)在75名健康但有压力的人群中,可以改善与应激相关的胃肠道症状:与安慰剂相比,恶心/呕吐和腹痛明显减轻,而腹胀/气胀倾向于减少。

益生菌不仅能安抚压力下敏感的肠道症状,也能促进健康人群的心理平衡。Messaoudi等研究了益生菌组合(瑞士乳杆菌Rosell®-52 和长双歧杆菌Rosell®-175)对普通健康人群中的心理健康影响,服用一个月后,显著降低了受试者的心理困扰。具体来说,显著降低了医院焦虑和抑郁量表(HADs)总分HADs焦虑得分;显著降低了HSCL-90中的总严重程度(GSI)、身体症状、抑郁、愤怒敌意;处理问题检查表(CCL)测试显示提高了解决问题的得分,更少的自责感,更多的积极感;并且观察到皮质醇(UFC)的水平降低。

Culpepper 等以大学考试的健康成人心理压力模型研究了口服益生菌对压力水平及压力相关胃肠道症状的影响,结果发现服用两歧双岐杆菌 Rosell®-71 的大学生自我压力水平评价明显有效,且能减少压力引起的腹泻等症状。此外,Langkamp-Henken 等研究发现两歧双岐杆菌 Rosell®-71还能减轻该压力模型大学生的上呼吸道感染症状,并提高了13%的健康天数。

2018年,一项针对脑肠轴领域的新配方GI(瑞士乳杆菌Rosell®-52、植物乳杆菌Rosell®-1012和长双歧杆菌Rosell®-175)的小鼠试验,去探讨益生菌抗抑郁的特性,以及其可能的作用机理。试验对小鼠分为压力组和正常组,再分别食用安慰剂、GI复合益生菌和抗抑郁药物氟西丁,持续28天后,小鼠接受蔗糖喜好测试、高架迷宫测试和强制游泳测试。

结果显示GI复合益生菌和氟西丁均可显著增加(p<0.01) 压力小鼠在开阔区域的停留时间(降低焦虑);益生菌显著(p=0.006)逆转压力小鼠的抑郁样行为,即在水中静止不自救。检测受试小鼠海马区炎症因子的水平差异发现,在此模型中压力显著增加了脑中脑中IFN-γ,TNF-α的水平,但不影响IL-6和IL-10的水平。与安慰剂相比,益生菌可显着降低应激引起的促炎细胞因子(IFN-γ,TNF-α)水平,结果与氟西丁类似。研究还检测了海马体中IDO1 (吲哚胺2,3-二加氧酶-1 )水平,IDO1 活性与抑郁症严重程度呈正相关,它可使色氨酸更多向犬尿氨酸而非5-羟色胺(血清素)途径转化。结果显示,压力会显著增加海马体中IDO1活性,而抗抑郁药物氟西汀和益生菌均可显著降低IDO1水平(*p<0.05) 。研究结果显示,益生菌可以通过降低海马体中促炎性细胞因子水平,并抑制IDO1的活性,从而调节应激状态下的相关障碍。

在儿童和青少年中,大脑的发展是依赖于5-羟色胺(血清素)的神经传递和大脑结构如杏仁核、海马体和额叶皮质。5-羟色胺信号可能会影响睡眠和情绪,健康的肠道菌群是调节5-羟色胺合成的关键。通过下丘脑-垂体轴(HPA)的成人的应激反应也与肠道菌群有关。人在异常应激的反应下的肠道微生态失调可通过适当肠道菌群的定植和恢复来进行逆转。多株益生菌已被证明能降低皮质醇和促肾上腺皮质激素。在除了压力焦虑和抑郁症之外,现在研究已进一步研究益生菌在诸如自闭症、帕金森症和阿尔兹海默症中的介入治疗。

特定的益生菌能够缓解健康人的生理和心理压力,而不会产生药物治疗的副作用,是一种自然和安全的缓释压力替代品。维持良好稳固的肠道菌群,不仅作用于肠道,而是全身心的健康。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
学生压力大?益生菌助你乘风破浪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slider{ height: 250px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