胃肠道健康

协同免疫和肠道,“益生菌+”还有另一条路可以走

疫情后,免疫健康毫无疑问成为中心关注点,而肠道作为最大的免疫器官,与免疫相辅相成,这让“肠道免疫”成为免疫产品的新开发方向,益生菌相关产品则成为主力军。

而如今,面对市场上琳琅满目的益生菌产品,在越来越难靠益生菌菌株本身做出差异化的时候,“益生菌+”如何成为新的突破点?除去已被熟知的益生元、膳食纤维,还有什么能够成为益生菌的“最佳拍档”?

这次,就让我们看看牛初乳如何与益生菌协同作用,成为新星“双打”组合。

牛初乳+益生菌,协同调节肠道免疫   

牛初乳和人初乳一样都是大自然为哺乳动物创造的,生命初始的第一口完美食物,被誉为“Life’s First Food”。初乳都有天然相似的作用,即帮助生命体建设自身免疫和胃肠道消化系统,抵御外界病原体,增强抵抗力。 牛初乳作为最重要的商业化初乳来源,虽然不是人类初乳的直接替代物,但其依然含有许多相同类别的原生营养素,能够延续“母乳天然的保护功能”,为人类在脱离母乳之后的生命各个阶段提供免疫、肠道健康上的呵护。

而牛初乳的功能便是靠其天然含有的250多种原生营养素协同作用发挥的,主要包括免疫球蛋白Ig、细胞因子、低聚糖、生长因子、广谱抗菌成分等。与益生菌的肠道免疫协同作用,则主要表现为3个方面:

1.1 愈本:修复受损肠道,维持肠粘膜屏障完整性 

一个比较健康的肠道更易于益生菌定植、发挥作用。如果肠道本身受损,益生菌比例低,肠道更多被有害菌侵占,则可能会不利于益生菌定植,将很难建设平衡的菌群环境,益生菌作用也很难发挥。如果有一种成分能够“愈本”,直接作用于肠道结构,帮助修复受损肠道,随着一段时间的摄入,将可能更有益于益生菌的生长定植和功效发挥。

而牛初乳除了具有益生元作用,能够“喂养”益生菌,更重要的是,得益于含有的生长因子、细胞因子、抗菌成分等,它能够直接调控肠上皮细胞的增殖和分化,抑制肠粘膜炎症,促进粘膜损伤修复。

Mechanisms of Action for GI Repair 胃肠道修复的作用机制 |来源:Supporting the immune system through the gut-immune axis

Raymond J. Playford等人今年发表的文章便证实,牛初乳能刺激胃、小肠和大肠来源的三种细胞系的迁移和增殖。Peggy Bodammer等人研究了牛初乳对葡聚糖硫酸钠(DSS)诱导的小鼠结肠炎的作用,结果也表明,牛初乳使过量的γ/δ T细胞炎症反应正常化,并增强了细胞间紧密连接结构。Playford等人关于牛初乳对非甾体抗炎药(NSAIDs)导致的肠道通透性增加的临床也表明,牛初乳能显著抑制肠道通透性的增加,减少肠粘膜屏障损伤。

来源:Prophylactic Application of Bovine Colostrum Ameliorates Murine Colitis via Induction of Immunoregulatory Cells

1.2 清内:清除病原体,回归健康肠道内环境 

牛初乳就像打仗的先头部队,除了直接修复肠道,也能通过免疫球蛋白和其他抗菌成分一起结合并清除病原体,为益生菌扫清障碍,开辟出一个健康的肠道内环境。

图:牛IgG在胃肠道不同部位的功能

Laurien H. Ulfman等人发表的综述表明,在摄入牛IgG后,牛IgG会遇到吞咽的呼吸道病原体和吸入的过敏原,这可能导致部分免疫排斥(即免疫球蛋白结合病原体,防止它们进入体内的过程),并介导组成咽淋巴环的扁桃体的免疫调节。在小肠中,IgG也可以通过阻止上皮表面粘附来消除病原体,也可通过Fc受体促进IgG与病原体的免疫复合物的摄取,触发免疫反应和IgA的诱导。在结肠中,IgG可以防止脂多糖LPS的外泄,调控肠道菌群组成和短链脂肪酸(SCFA)的产生,来防止病原体的粘附。牛初乳可以预防胃肠道感染,上呼吸道感染和脂多糖诱导的炎症等。牛初乳中的其他的抗菌物,包括乳铁蛋白、乳过氧化物酶和溶菌酶等,也都具有消除病原体的活性。

牛初乳中核心的三个广谱抗菌成分

但是,牛初乳中的这些抗菌成分并不会影响益生菌的黏附和活性。Sinead T. Morrin等人研究表明,将人肠上皮细胞暴露于牛初乳以后,糖基转移酶和参与糖基复杂生物合成途径的基因受到不同的调节,定向显著增加了长/短双歧杆菌、鼠李糖乳杆菌LGG等共生菌的黏附,同时不支持肠道致病菌的粘附。Ahmet Ayar等人研究表明,虽然牛初乳中含有抗菌因子,但在酸奶、开菲尔中添加牛初乳不会对活菌产生负面影响,牛初乳可以添加到酸奶和开菲尔中以增加其功能性。Hong Tian等人也表明,牛乳铁蛋白对肠道病原菌有明显的抑制作用,但对益生菌没有影响。

1.3 扶植:促进益生菌黏附定植,平衡肠道微生态 

牛初乳中含有功能低聚糖,部分与母乳低聚糖HMOs相同,包括核心的3′-唾液酸乳糖(3’SL),其次还有6’-唾液酸乳糖胺(6’SLN)、6′-唾液酸乳糖(6’SL)等等。这些功能低聚糖可作为益生元,能够支持有益菌的生长,并调节微生态平衡。此外,牛初乳中的低聚糖和糖缀合物是上皮细胞表面碳水化合物的可溶性受体类似物,因此可以与有害菌和病毒争夺附着位点,阻止它们与肠道上皮细胞的结合,起到竞争黏附作用。

未处理和IgG处理后上皮细胞和双歧杆菌电镜图(b/c为IgG处理)| 来源:Immunoglobulin G from bovine milk primes intestinal epithelial cells for increased colonization of bifidobacteria

SineadT. Morrin等人研究也表明,牛IgG可以调控肠上皮细胞,增加双歧杆菌的黏附。从扫描电镜图像可清楚看出,用IgG和双歧杆菌菌株处理HT-29上皮细胞,可得到更光滑的表面和更高的粘附性。此外,牛初乳中的糖巨肽(GMP)也被证明能促进双歧杆菌增殖,调节免疫系统健康。 目前,也已有用牛初乳+益生菌做肠道方面的临床研究,Megan R. Sanctuary等人用益生菌(婴儿双歧杆菌)与牛初乳组合的产品,对患有自闭症谱系障碍(ASD)的儿童(3-11岁)进行干预,看该复合产品的耐受性及对胃肠道症状的作用。临床结果表明,产品有较好耐受性,一些胃肠道症状显著减少,包括大便疼痛、腹泻频率和持续性等。

牛初乳+益生菌,全球产品创新

实际上,全球市场上已有很多益生菌+牛初乳的产品,涉及GNC、童年时光ChildLife等品牌,主要为粉剂、胶囊、酸奶等剂型,涵盖婴幼儿、儿童、成人、中老年、运动人群。下面,我们便来看看他们如何创新:

来源:gnc.com.sg

GNC益生菌牛初乳粉:二合一配方,一包含100亿活性LAB4益生菌(有临床)和1500mg牛初乳(20%IgG),为婴儿和儿童提供消化和免疫支持。经FDA和GMP认证,无麸质,非转基因。

来源:childlifenutrition.com

童年时光益生菌牛初乳粉:美国专利保护配方,益生菌(嗜酸乳杆菌、长/短双歧杆菌)+牛初乳+益生元FOS,肠道三卫士。适合6个月至12岁的婴幼儿和儿童,支持他们健康的消化和免疫系统。

来源:walmart.com

UpSpring益生菌牛初乳粉:益生菌(50亿)+牛初乳+益生元的组合,免疫铁三角,多重守护宝宝健康。适合0-12岁婴幼儿和儿童,有益改善便秘、腹泻,促进消化吸收,强化免疫力。免疫黄金牛初乳,提供近似母乳的天然呵护,源自美国A级奶牛场,无抗生素、无饲料杀虫剂、无转基因。

来源:VitaDairy

VitaDairy ColosIgG 24h:产品使用APS 24小时内的牛初乳,复配FOS、益生菌LGG、乳钙,是适合儿童、学生、成人、中老年多种人群的“免疫+肠道+骨骼”三重健康配方。

来源:亚马逊

Symbiotics益生菌牛初乳超级防御胶囊:专利微胶囊技术,一天2粒胶囊,1000mg牛初乳(20%IgG)+100亿活菌(3株乳酸杆菌,2株双歧杆菌),为成人提供日常免疫健康支持,有助促进消化平衡。若有特殊需要,例如压力过大、水土不服时,自行评估,最多每日6粒。

来源:韩国养乐多

韩国养乐多牛初乳儿童酸奶:生牛乳发酵,添加支持免疫健康的牛初乳+专利乳酸菌HY7712和HY2782,支持5-12岁儿童日常免疫和肠道健康;使用天然甜味剂甜菊糖苷来减少糖含量并保留味道和香气;便携,可挤压食用;趣味,是可以冻着吃的酸奶。

来源:南洋乳业

南洋乳业牛初乳有机婴幼儿分段酸奶:STEP 1适合6-12个月较大婴儿,STEP 2适合13个月以上幼儿。80%以上有机生牛乳发酵,牛初乳+双歧杆菌BB-12+乳酸菌,韩国有机+国际有机双认证,与韩国营养协会共同开发,无人工色素香料稳定剂,支持婴幼儿肠道免疫健康和生长发育。

来源:beveragenews.co.kr

韩国日东Life R31发酵乳:2000亿活菌+牛初乳+益生元,可增强肠道健康和人体防御能力。特别地,它包含专利乳酸杆菌R31,耐胃酸,对幽门螺杆菌有效。产品遵循生态友好的LOHAS管理模式。

来源:pnpsupplements.com

PNP草饲分离乳清蛋白+牛初乳粉:该产品主要含有高纯度分离乳清蛋白、牛初乳粉(其营养成分和免疫成分与常规奶粉有很大不同,含有免疫球蛋白、生长因子IGF-1等)和益生菌(对乳清蛋白的消化和利用起作用,同时降低胃不适的发生几率)。其团队设计这个配方的目标是配制一种快速消化的蛋白质补充剂,该补充剂可提供完整的氨基酸组合,并满足运动员或活跃运动个体的高蛋白需求,并促进瘦肌肉发育,同时支持肠道健康和强大的免疫系统,帮助优化运动表现。

其他牛初乳+益生菌产品

目前,国内益生菌+牛初乳的产品很少,且产品缺乏影响力,差异化和优势没有凸显出来,这也恰好说明该细分方向具有很好的市场潜力,值得品牌发力。

在了解了以上3个方面的协同作用以及全球创新产品后,总的来说,牛初乳好比益生菌的“保护伞”,可搭配不同功能的益生菌,不仅帮助它们更好的黏附定植、发挥功效,而且牛初乳自身能调节免疫健康,并从根本上恢复正常肠粘膜屏障结构和功能。这样的新“双打”组合,你看好吗?

参考资料:
[1] 牛初乳白皮书-COLOSTRUM A LIFETIME OF BENEFITS 2020
[2] Supporting the immune system through the gut-immune axis 2020
[3] Marked variability in bioactivity between commercially available bovine colostrum for human use; implications for clinical trials 2020
[4] Prophylactic Application of Bovine Colostrum Ameliorates Murine Colitis via Induction of Immunoregulatory Cells 2011
[5] Co-administration of the health food supplement, bovine colostrum, reduces the acute non-steroidal anti-inflammatory drug-induced increase in intestinal permeability 2001
[6] Effects of Bovine Immunoglobulins on Immune Function, Allergy, and Infection 2018
[7] Bovine colostrum-driven modulation of intestinal epithelial cells for increased commensal colonisation 2019
[8] The Effect of Bovine Colostrum on the Lactic Flora of Yogurt and Kefir 2016
[9] Influence of bovine lactoferrin on selected probiotic bacteria and intestinal pathogens 2010
[10] Oligosaccharide concentrations in colostrum, transition milk, and mature milk of primi- and multiparous Holstein cows during the first week of lactation 2019
[11] 人乳低聚糖组成和功能的研究进展 2015
[12] Immunoglobulin G from bovine milk primes intestinal epithelial cells for increased colonization of bifidobacteria 2020
[13] Pilot study of probiotic/colostrum supplementation on gut function in children with autism and gastrointestinal symptoms 2019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
协同免疫和肠道,“益生菌+”还有另一条路可以走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slider{ height: 250px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