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健康

低聚果糖:被忽视的“免疫卫士”

djgtmyl

现代卫生学统计显示,自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开始,以肝炎、结核病、麻风病等为代表的感染性疾病的发病率逐年下降,而糖尿病、哮喘、癌症(某些癌症学界归为免疫型疾病)等免疫性疾病的发病率却在逐年攀升。造成这一现象的罪魁有很多,其中滥用抗生素、过度消毒等因素被认为是主因之一,因为这些因素在消灭了“有害菌”的同时,也伤害了对人体免疫有益的“益生菌”。于是,补充益生菌,提高免疫力的风潮逐渐兴起,而作为益生菌的增殖因子——益生元却仍被很多人所忽视。

标准的双歧杆菌增殖因子
益生元是指不被宿主上消化道消化吸收,能够选择性地促进某一种(或几种)对宿主有益的肠道原生菌生长繁殖,从而对宿主健康有利的食物成分。低聚果糖由β-2,1糖苷键链接,因此可以抵抗人体唾液、胰液、肠液中的水解酶和胃酸的消化作用而不被消化吸收,完整地进入盲肠和结肠,并几乎被肠道厌氧菌(如双歧杆菌属)所利用,促使这些有益菌快速增殖,从而产生对身体有益的作用。其中40-50%水解发酵生成SCFA(如醋酸、丙酸、乳酸和丁酸)经肠壁吸收入体,5-10%生成氢气、二氧化碳和甲烷等气体,10-15%生成乳糖,剩余40%进入双歧杆菌体内。所以说低聚果糖是完全符合益生元标准的双歧杆菌增殖因子。

调节免疫的研究例证
Hosono A等人进行的小鼠试验表明,低聚果糖能通过改变肠道微生态环境而促进肠粘膜的CD4+PP淋巴细胞亚群分泌IgA和白细胞介素IL-5、IL-6,并抑制Th2控制的免疫应答。Nakamura Y等人用低聚果糖喂食幼鼠,亦发现低聚果糖能增加肠粘膜上IgA的分泌和pIgR的表达。在一项以狗为研究对象的试验中发现,低聚果糖可以通过改变血液中免疫细胞的数量起到免疫调节的作用。

Y.Guigoz等人观察发现,老年人摄入低聚果糖后,粪便中双歧杆菌数量较摄入前增加了100倍,且肠易激现象亦通过血液中IL-6mRNA的减少而明显减少。还有研究指出,低聚果糖通过增加PP淋巴细胞的分泌,不仅在大肠而且在小肠部位均能激活或诱导粘

膜免疫系统,产生免疫调节作用。
低聚果糖被双歧杆菌发酵产生的SCFA在维护肠道粘膜防御屏障方面具有重要意义,SCFA能降低肠道内pH值,抑制外源致病菌(如葡萄球菌属)和肠内固有腐败菌(如产气荚膜梭菌)的生长繁殖,减少腐败致癌物质氨、胺、硫化氢、吲哚等的生成,维持肠道微生态平衡,促进机体健康。例如低聚果糖的酵解产物丁酸可调节肠道上皮细胞的生长与分化,具有抑制肠癌的作用。低聚果糖可与胆汁酸盐结合而促使其从粪便排出,从而使得胆汁酸降解为致癌物质次生胆汁酸的机会大大降低。

免疫调节作用归功于发酵特征
低聚果糖早在60年代就被作为是一种免疫促进剂添加进饲料中,用来提高动物机体的免疫功能。低聚果糖通过促进双歧杆菌增殖来调节肠道微生态平衡,诱导肠粘膜淋巴系统的免疫活性,以及激活体液免疫和细胞免疫等多种方式,从局部或整体调节机体免疫功能。

总之低聚果糖的生理功能主要归功于其发酵特征,即双歧杆菌增殖作用,通过调节肠道菌群、刺激肠道免疫应答反应、抑制肠内有害物质的形成和减少其吸收,营养肠道、护肝等多种途径和靶向作用,增强肠道粘膜抗感染能力,改善和维护肠粘膜及机体免疫系统的屏障功能,从而对机体产生局部和整体的免疫调节作用。

一方面,低聚果糖作为“免疫卫士”的作用有待被深入挖掘,另一方面,低聚果糖的安全性也受到业界关注。低聚果糖有多重来源,从来源角度看,以菊苣为原料的低聚果糖更为天然,因此在安全性上得到了国内外的认可。此外,菊苣来源的低聚果糖更具广谱性,在人体肠道作用更安全更舒适。河北丰宁平安高科实业有限公司通过自主研发掌握了生产高纯度低聚果糖的生产技术,同时拥有亚洲规模最大的菊苣提取物生产线。其生产的维乐夫®低聚果糖系列产品以菊苣根为原料,产品具有良好的流散性,口感微甜,易溶于水,为企业开发免疫保健类食品提供了最佳选择。

声明:新营养网站致力于秉承循证营养学的理念,为广大健康原辅料供应商和消费者之间架起沟通的桥梁,文章权限为本网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
低聚果糖:被忽视的“免疫卫士”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slider{ height: 250px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