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健康

乐斯福诺斯Lynside Forte® Se+富硒酵母,提升免疫力的好伙伴

免疫力市场持续发展,寻求新的解决方案

近年来,免疫力成为了新的市场趋势,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希望增强自己的免疫力。而近三年来,免疫力新产品上市数量也在不断激增,2017年至今,相关膳食补充剂和功能性食品增加了47% [1]。免疫力市场增长的其中一个原因与全球人口老龄化有关,老年人更容易感染疾病,故需要增强免疫力系统。此外,受全球性病毒传播影响,尤其在过去的几个月,免疫力成为了消费者的主要健康诉求之一。据报道,36%的美国人在膳食补充剂上的消费都有所增加。

在健康支持上,硒在人体的各种生理活动中都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如中枢神经系统、男性生殖系统、内分泌系统、肌肉、心血管系统等。硒不仅能够支持细胞对抗氧化应激,还有助于免疫健康。正常的新陈代谢会在身体的细胞中产生氧化物质,此外,吸烟、酗酒、药物、阳光、空气污染等因素也会在细胞中产生活性氧自由基(ROS)。硒作为抗氧化应激因子,有助于中和活性氧自由基,在一定程度上帮助身体恢复平衡[2]。硒也被认为有助于促进皮肤光泽、增加头发强韧以及减缓脱发,因此,在有助于皮肤和头发健康的产品中,常常会有硒的“踪影”,硒在健康产品中应用广泛。

硒是人体必不可少的一种微量元素[3] ,以两种形式存在:无机形式(硒酸盐、硒化物和亚硒酸盐)和有机形式(硒代蛋氨酸和硒代半胱氨酸)。这两种形式的主要区别是有机硒与一种氨基酸相结合,从而形成硒蛋白,与无机形式相比,具有更高的生物利用度[4]。

硒存在于各种各样的食物中,包括谷物、蔬菜、海鲜、肉类、乳制品和坚果。人类摄入后利用硒的主要形式是硒代蛋氨酸[3]。硒在中枢神经系统、男性生殖系统、内分泌系统、肌肉、心血管系统和免疫系统等多种生理过程中发挥着重要作用,主要通过与硒蛋白(主要是硒代蛋氨酸)的结合来发挥其生物学效应[3]。

在我国,不同地区人群硒的摄入量分布不均匀。事实上,低硒摄取量在东北至西南地区尤为明显,平均为27.6 μg/天; 而东南地区的硒摄入量较高,平均量为85.5μg/天[3]。在缺硒地区,补充硒产品可以解决缺硒问题。根据WS/T 578.3-2017《中国膳食参考摄入量》,硒的成人推荐摄入量(RNI)为60ug /天。

在不同的实验模型[7] [8] [9] 及在人体中[10],研究了饮食中充分摄入硒的重要性以及与硒蛋白的有效结合。这些数据证实了一个事实,即硒缺乏和硒蛋白表达不足可能导致身体不同部位的炎症细胞因子水平升高,如胃肠道、子宫或乳腺……硒有助于免疫系统的正常功能维护和保护细胞免受氧化应激(EFSA第13(3)条)。因此,合理补充硒十分重要[11]。

法国乐斯福集团诺斯事业部Lynside forte Se+,高生物可利用率的硒来源

乐斯福诺斯Lynside®Forte Se+在生产过程中添加亚硒酸钠于酵母发酵工艺。在这个过程中,酵母细胞代谢亚硒酸盐成为有机硒,如硒代蛋氨酸。因此,Lynside®Forte Se+是富集有机硒的酵母。与无机硒补充剂相比,作为标准膳食的补充将保证更好的生物利用度。此外,相比其他硒来源,摄入Lynside®Forte Se+可以使消费者更好的吸收硒。根据欧洲法规,Lynside®Forte Se+可用于食品。如欧盟健康声明所述,硒展现出了诸多健康益处,如支持免疫系统和保护细胞对抗氧化应激。

乐斯福诺斯的Lynside Forte®Se+是粉状的,可以很方便地加入到膳食补充剂中,可制成胶囊、条包,也可以制成片剂等。其规格含量符合中国富硒酵母国标1000~2500ppm。近年来,Lynside Forte®Se+全球市场稳步增长。此外,Lynside Forte®Se+是不含乳制品、无麸质、无转基因、犹太洁食和清真食品。所有这些特点和认证让Lynside Forte®Se+适合绝大部分客户的产品。

乐斯福诺斯Lynside Forte®Se+适合纯素食、素食和弹性素食饮食。近年来,这类饮食一直在稳步增长。在未来,相应群体会越来越多。乐斯福诺斯Lynside系列将成为满足未来消费者需求的创新解决方案,如补充蛋白质和非动物来源营养原料等。

参考文献:
1.Innova Database
2.Gunnard K. Jacobson, Redox balance and selenoproteins, internal study; 2011
3.Avery JC, Hoffmann PR. Selenium, Selenoproteins, and Immunity. Nutrients 2018; doi:10.3390/nu10091203.
4.Mahima, Verma AK, Kumar A, Rahal A, Kumar V, Roy D. Inorganic versus organic selenium supplementation: a review. Pak J Biol Sci 2012; doi:10.3923/pjbs.2012.418.425.
5.Wang J, Yang L, Li H, Li Y, Wei B. Dietary selenium intake based on the Chinese Food Pagoda: the influence of dietary patterns on selenium intake. Nutr J 2018; doi:10.1186/s12937-018-0358-6.
6.Duffield AJ, Thomson CD, Hill KE, Williams S. An estimation of selenium requirements for New Zealanders. Am J Clin Nutr 1999; doi:10.1093/ajcn/70.5.896.
7.Zamamiri-Davis F, Lu Y, Thompson JT, Prabhu KS, Reddy PV, Sordillo LM, Reddy CC. Nuclear factor-κB mediates over-expression of cyclooxygenase-2 during activation of RAW 264.7 macrophages in selenium deficiency. Free Radical Biology and Medicine 2002; doi:10.1016/s0891-5849(02)00775-x.
8.Boyne R, Arthur JR. The response of selenium-deficient mice to Candida albicans infection. J Nutr 1986; doi:10.1093/jn/116.5.816.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
乐斯福诺斯Lynside Forte® Se+富硒酵母,提升免疫力的好伙伴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slider{ height: 250px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