胃肠道健康

最新进展:肠道菌群影响你对新冠肺炎的易感性,如何善待肚里的三斤菌?

图源:dribbble

新冠病毒导致的重症患者死亡率超过50%,但是总体来说80%的新冠肺炎患者均属于轻症,为什么同样的病毒会导致不同个体患病症状的差异?近日,西湖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郑钜圣、郭天南团队与中山大学陈裕明团队合作,给出了答案:肠道菌群可能影响新冠肺炎的易感性。相关研究成果已公布在预印版平台medRxiv上。

本试验整合了31例COVID-19患者(非重度18例,重度13例)的血液蛋白组学数据,以及来自广州的没有感染的2413名参与者的多组学数据。构建了一个血液蛋白组生物标志物风险评分系统(PRS),用于预测COVID-19的病情进展。并研究了COVID-19相关的PRS与炎症生物标记物的相关性,以及肠道微生物与PRS和炎症因子的相关性。

结果发现,20个蛋白组生物标志物风险评分与促炎细胞因子呈正相关,每增加10%的PRS则发展为重症阶段的风险增加了57%,在老年人中尤其明显。这些蛋白组生物标志物和血液验证标记物TNF-α和血清hsCRP的浓度有显著正相关。

另外通过对健康个体和COVID-19患者的肠道菌群研究还发现,肠道菌群OTUs的变化可能先于血液蛋白组生物标志物的变化,说明肠道菌群可以准确预测上述蛋白组生物标志物,并且这些肠道菌群与促炎细胞因子高度相关。

粪便代谢组学分析表明,粪便代谢物与微生物OTU有显著相关性,而这些代谢物可能在介导核心肠道菌群对宿主代谢和炎症的作用中发挥关键作用。肠道微生物群通过氨基酸相关的代谢通路与导致炎症发生。这项研究可以解释,肠道微生物群的个体性差异,是导致感染COVID-19后有轻重症之分的重要原因,同样,肠道菌群的平衡状况也将是已感染人群,由重症转轻症乃至彻底康复的关键因素。

研究还证实了饮食因素对于PRS相关的核心微生物OTUs的影响。“细胞因子风暴”可能是导致COVID-19患者死亡的重要机制,而细胞因子和肠道菌群又有密不可分的关系,试验发现不同的饮食对导致与细胞因子相关的核心肠道菌群发生不同的变化,说明通过饮食可以调节肠道菌群,进而降低COVID-19的感染率甚至死亡率。

说到通过饮食来提高免疫力,微生态调节剂定是选择之一,并且已经被纳入此次新冠肺炎诊疗方案中。肠道是人体最大的免疫器官,而肠道微生物在促进免疫系统发育、维持正常免疫功能、协同拮抗病原体入侵等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微生态制剂主要有益生菌和益生元两种。益生菌是通过“外援”形式丰富肠道内有益菌的数量,虽然有一定的效果,但是能活着到达肠道发挥作用的数量比较低。而益生元能够增殖我们体内固有有益菌,维持肠道微生态平衡,调节人体免疫。

低聚果糖和低聚半乳糖作为益生元的典型代表,可以通过改变肠道微生态从而促进免疫细胞分泌免疫球蛋白,激活或诱导粘膜免疫系统,产生免疫调节作用,还可以通过改变血液中免疫细胞的数量起到免疫调节的作用。

低聚果糖被肠道有益菌发酵产生的短链脂肪酸(SCFA)在维护肠道粘膜防御屏障方面具有重要意义,SCFA 能降低肠内pH值,抑制外源病原体和肠内有害菌的生长繁殖,减少有害物质的生成,还可调节肠道上皮细胞的生长与分化,具抑制肠癌的作用,从而维持肠道微生态平衡,促进机体健康。

除了通过维持肠道微生态平衡来调节人体免疫,低聚果糖还可以直接作用肠道上皮细胞来提高我们的免疫力。益生元能诱导基因差异性表达和调节细胞应答,对宿主肠道上皮细胞发挥直接作用。益生元能通过诱导作用提高封闭蛋白和紧密连接蛋白(ZO-1蛋白)的表达水平,从而提高肠上皮屏障完整性和肠道免疫功能。益生元还能通过调控肠道上皮细胞信号通路的方式来调节免疫因子的表达。

这是一个人菌共生的世界,人体就像个发酵罐,细菌一边排泄的同时一边生长,最终达到动态平衡,细菌生长就需要营养,营养的来源,一个是我们吃进去的各种食物和像益生元这类不被人体所消化吸收的营养成分;另外一个便是我们的肠道不停地要往外面分泌一些粘液,起到保护肠道的作用。这些粘液可以作为很多细菌的营养物质。因此,提高免疫能力,远离病毒侵扰,请你先从善待肚子里的三斤菌做起吧。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
最新进展:肠道菌群影响你对新冠肺炎的易感性,如何善待肚里的三斤菌?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slider{ height: 250px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