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

赵媛奇谭 | 不知者,不罪?(关注郴州事件)

这几天被湖南郴州“大头娃娃”的事情刷屏了,在痛惜孩子们遭遇的同时,也思考了一些问题。看了几篇报道,越看越觉得这件事情背后,还有很多值得仔细推敲的地方,遂写出来和大家共同探讨。

一、关于称谓

打开百度,搜索“湖南大头娃娃”这个关键词,新闻标题有“固体饮料”冒充“假奶粉”、“固体饮料碰瓷特配粉”、“固体饮料为谋暴利冒充特医奶粉”等等。

有一篇报导开篇是这样写的,近日××事件再次敲响食品安全警钟,也将大众目光聚焦到特配粉市场……

目前从几篇权威媒体报道提供的线索综合来看,涉事商品确有故意打擦边球的嫌疑,但商品外观上也确确实实的标注了商品类别为“固体饮料”。

那么,诸如“冒充”这样的说法是否准确?个人认为,如果涉事商品本为固体饮料,但在商品外观上未标注“固体饮料”而标注的是“特殊医学用途婴儿配方食品”,那么确为“冒充”。

可问题是,涉事商品已标注“固体饮料”,那么这个问题的性质要怎么界定呢?

在政府相关监管部门未给出确切的处理意见之前,上述“用辞”是否得当,还请诸位品评。

除了关注事件真相,单就报道本身而言,上述报道中所提及的“特配粉”“假奶粉”“特医奶粉”这样的“字眼”也让人看得很茫然。

依据2010年12月发布,2012年1月正式实施的GB25596-2010《特殊医学用途婴儿配方食品通则》。报道中所提及的“特配粉”、“特医奶粉”等实际上应该属于“特殊医学用途婴儿配方食品”,笼统地将其简称为“特配粉”、“特医奶粉”并不准确。

这就好像人们总习惯把“保健食品”和“保健品”混为一谈一样。很多时候,大家就一个事件争论得面红耳赤,可其实,或许连最基本的,到底争论的是什么都没有搞清楚。

二、“医”和“食”的鸿沟

对于这件事,根据目前已有报道,大致经过如下:其中一位当事人家长在孩子六个月时,带孩子到医院检查过敏源,检查结果显示孩子对牛奶过敏,医生建议家长买氨基酸奶粉(报道原文里的叫法)给孩子。家长去当地最大母婴店买适合孩子的奶粉(报道原文里的叫法),尽管当时也对商品上“固体饮料”的标识提出质疑,但导购表示等同于奶粉。

为了让大家看得更清楚一些,我们来用图示表示一下:

归责的事情有关监管部门一定会给公众一个明确的交待,但上面这个图示是否让大家联想到,我们在电视综艺节目里经常看到的一个游戏——传话。医生具体是如何建议家长的,家长是如何转达给导购的,导购又是如何推荐给家长的,个中细节恐怕很难考证详尽。

因为整个过程,按照既有信息披露都是以“对话”的方式进行的,很可能“×无对证”。如果当时能有个处方,家长“按图索骥”,事后就算有什么问题也很容易对质了。

然而,这恐怕才是问题的关键。

尽管GB25596-2010《特殊医学用途婴儿配方食品通则》中明确规定,特殊医学用途婴儿配方食品应在医生或临床营养师的指导下使用。

但医生只能“指导”,并不能开具处方

换句话说,虽为“医学用途”,但往往无法在“院内药房”购买,而只能作为“特殊食品”与“普通食品”共用渠道进行流通(关于特医食品无法在院内购买的可能原因请参考《特定全营养配方食品空窗期,那几亿“挨饿的人”可怎么办?》)。诊断在医院,用于“特殊医学用途”的“婴儿配方食品”却要在院外购买,出问题恐怕是迟早的事。

“特医食品”横跨“医”与“食”的尴尬由来已久,如今通过这一事件集中爆发。谁该挨板子固然重要,可要想杜绝类似事件再次发生,解决表象背后的深层次矛盾才是关键。

三、信息不对等

保健食品也好,特医食品也罢。其实很多问题不是出在产品本身,而是出现在营销环节上。

既然是营销方面的问题,我曾天真的以为,像我们父母一辈人可能还会因为几个鸡蛋上某些不法分子的当;但我们这代人,还有那些比我们更年轻的人,应该不会再被部分商家的虚假宣传所迷惑了,毕竟现在获取信息的途径和手段太多了。

现在看来,人们是否会上当受骗并不取决于文化水平或是信息获取能力,更何况,消费者也许并不知道如何辨别信息的真伪。

站在消费者的角度,我们不能假设消费者完全了解所选购的商品,尤其是像“特殊医学用途配方婴儿食品”这样既“特殊”又“专业”的商品。

因此,相关部门有责任和义务告诉消费者什么是真正的特殊医学用途配方婴儿食品以及如何选择。

特殊医学用途婴儿配方食品是针对患有特殊紊乱、疾病或医疗状况等特殊医学状况婴儿的营养需求而设计制成的粉状或液态配方食品。需在医生或临床营养师的指导下使用,其能量和营养成分能够满足0~6月龄特殊医学状况婴儿的生长发育需求,6月龄以上特殊医学状况婴儿食用时,应配合添加辅食。

特殊医学用途婴儿配方食品属于特殊食品,我国对于特殊食品一直实行最为严格的监督管理。获准生产销售的产品都有相应的产品注册号,如,国食注字TY+4位年份数字+4位序号。消费者可以通过产品注册号在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网站的“特殊食品信息查询平台”进行查实。

正因为监管严格,截至目前,我国获批上市销售的特殊医学用途婴儿配方食品也只有以下48个。

图源:市说新语

遗憾的是,这些信息只有我们这些行业内的人知道,普通消费者几乎无从得知。

虽然这种信息严重不对等导致的问题比比皆是,但在食品、药品领域里的信息不对等,关乎的很可能就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

所以,尽管我国对于保健食品、特殊医学用途配方食品和婴幼儿配方食品在内的特殊食品实行了最严格的监管机制。但消费者对于特殊食品存在普遍的认知缺乏,再合规的产品也有可能因为信息不对等,而在中间环节被不法之徒钻了空子,到时候又有谁来为这些所谓的“无知之过”买单呢?

人们常说,不知者不罪。

诚然,你没有办法让一个普通人“知道”如何做一名专业的医师,也没有办法让一个小学生“知道”教授懂得的那些知识。所以普通人不会救死扶伤,可以“不知者不罪”,小学生不能传道受业,也可以“不知者不罪”。

但既然我们的消费者多是在一般流通领域而不是在医院这种特定的、有严格监管的场所购买“特殊医学用途婴儿配方食品”,那么,是不是也有责任让普通消费者“知道”购买特殊医学用途婴儿配方食品的“基本常识”呢?

这种本来可以避免的“不知”,却最终让无辜的孩子来“买单”!

愿所有企业都有良知,

愿所有家长都有“常识”,

愿再也没有孩子为大人们的无知“买单”。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
赵媛奇谭 | 不知者,不罪?(关注郴州事件)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slider{ height: 250px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