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氧化

抗氧化这事儿,CAPROS®余甘子粉玩出了新花样

在当代年轻人已经开始花式养生,熬着最晚的夜,敷着最贵的面膜时,当新新人类Z世代也开始种草抗初老的产品时,当真正初老的奔四群体已经熟练地为美容氪金时,一个高频热搜的词汇逐渐走向风口:口服美容。在2019年的天猫国际618购物节当天,口服类美容产品成交额同比增长达到了2266%,口服美容已成为最受欢迎三大消费品类之一。在天猫国际与天猫超级品类日联合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CBNData)发布的《2019口服美容消费趋势报告》里统计,最经常被搜索的的口服美容功能方向分别是:美白、抗衰老、补水和防脱。其中在追求“白到发光好皮肤”这一点上,覆盖着极为广泛的年龄层,口服美白的人群渗透率达到了47%。 在1月份时能靓介绍了口服美容领域里绝对C位的胶原蛋白,今天则带来口服美白的另一个新星,CAPROS®余甘子提取物,为您的精致容颜增亮!

余甘子的果实,南方的孩子应该都不会陌生,第一口咬下去,酸、涩、苦,尽是让人皱眉的味道,但第二口继续吃,渐渐就会尝出甘甜的味道,就连喝进嘴里的白开水都是清甜的。宋朝的黄庭坚也专门描述过余甘子的独特味道:“号余甘,争奈苦。临上马时分付。管回味,却思量,忠言君试尝。”这独特的小果实,在古印度更是有着4000年的食用历史,除了以“庵摩勒果”的名字出现在印度佛经里,还是古印度阿育吠陀疗法中抗衰老的主要成分,被视作青春的秘密。

近年来,科学界更发现余甘子中含有特殊的“低分子量水解单宁酸”的有效成份,能減少黑色素形成和沉积,并可促进胶原蛋白合成,以及抑制透明质酸酶对皮肤的破坏,而且在保持长效的抗氧化作用时,不会产生促氧化副作用,对美颜及青春长驻十分有帮助。

层迭抗氧化

人体在受到到污染、压力、不良饮食、药物等刺激下,不可避免地产生具有高度化学活性的自由基,这些自由基如果产生过多不能及时清除,则会游走在机体内攻击细胞器官,轻则加速人的老化,重则引起炎症和疾病。抗氧化实际上就是有效抑制自由基的氧化反应。CAPROS®余甘子提取物在阿育吠陀疗法中的角色,最初便始于其抗氧化活性。2004年的研究表示,CAPROS®的ORAC值达到47000μmol TE/g,约为石榴的17倍。当大多数抗氧化剂从活性形式快速变为非活性形式时,CAPROS®特有的层迭抗氧化作用,产生持久和稳定的抗氧化活性。其活性成分低分子水解单宁酸Emblicanin A进行抗氧化反应后,部分会转变成另一单宁酸分子Emblicanin B, 而Emblicanin B也是强抗氧化剂,再形成Emblicanin O,层层持续进行后段的连锁抗氧化反应,达到持久而广谱的抗氧化效果。

无忧促氧化

维生素C是生活中常见的抗氧化剂,在体内具有抗氧化、清除自由基,还能促进胶原蛋白中脯氨酸和赖氨酸残疾的羟基化,刺激结缔组织中胶原蛋白的合成。包括最近在抗击新冠病毒肺炎时开启的大剂量维生素C疗法,也是借助其清除自由基的力量,降低由病毒引起的过度自体免疫反应,及其造成的器官损伤。

但是,在1998年 NATURE的一篇文章中表明维生素C在特定的条件下会产生促氧化的活性,包括一些众所周知的抗氧化剂,比如维生素E、原花青素(松树皮和葡萄提取物)、超氧化物歧化酶和谷胱甘肽等。研究证实维生素C在过渡族金属离子(尤其是铁和铜)的存在下,会产生促氧化作用,诱导不饱和脂肪酸的过氧化,提高细胞的氧化应激水平。

对于日常护肤抗氧化的使用场景来说,普通的抗氧化剂也存在着容易被忽视的隐患。在UV光下的皮肤里,铁从铁储存蛋白中释放出来,这是皮肤细胞氧化应激的主要来源。研究表明,暴露在阳光下的人体表皮的铁含量是未暴露的人体部位的三倍。铁通过与活性氧的一系列反应(Fenton反应)发挥毒性,产生羟基自由基,并对生物分子造成损害。因此,细胞内游离铁的释放,将明显加剧光过氧化的破坏作用,并可能对皮肤暴露于紫外线后的可逆和退行性损伤至关重要。

在铁催化下,超氧阴离子自由基和过氧化氢生成羟基自由基,需要至少一个铁配位位点可用,该配位位点要么是空的,要么被易解配体(如水)占据。考虑到过渡金属催化中可用的配位位点的重要性,以及铁在启动皮肤氧化应激中的关键作用,如果一种抗氧化剂能螯合铁和铜中的所有配位位点,它就能成为一种真正的光保护剂。CAPROS®的低分子单宁酸对Fe3+、Cu2+等金属离子具有强力的螯合作用,消除羟基自由基的生成,有效地排除维生素C等抗氧化剂的促氧化副作用;同时CAPROS®和维生素C或维生素E共同使用时,其抗氧化能力还有加乘的效果。

抑制黑色素

除了卓越且没有后顾之忧的抗氧化能力之外,真正让CAPROS®立身于口服美容的更是其抑制黑色素生成,使皮肤亮白的功效。

人的肤色主要是由表皮黑素细胞合成的黑色素的数量和类型决定的。黑色素其实是一种氨基酸衍生物,其形成最开始是酪氨酸在酪氨酸酶的作用下形成多巴(DOPA),进一步氧化成多巴醌(DOPAchrome),再进一步的反应形成56-二羟基吲哚羧酸(DHICA),最后生成黑色素(Melanin)。这个过程有多种酶的参与,如酪氨酸酶、酪氨酸酶相关蛋白-1和酪氨酸酶相关蛋白-2等。酪氨酸酶是黑素合成的第一步,也是黑素合成的限速步骤。通过抑制酪氨酸酶的活性来减少黑色素生成,也是市场上常见的用于调整色斑或者修饰肤色的美白剂作用机理。

Ratan等人在2007年的临床研究评估了余甘子对黑色素生成的抑制作用。在9周的时间里,受试者都被给予两种配方成分产品,左臂上半部分用的是余甘子提取物涂抹(配方1),右臂上半部分用其他的成分(配方2)作为阳性对照。选定的试验应用点在研究前和治疗3、6、9周后用三刺激分光仪测量,计算ITA值,其数值越高说明皮肤越白。文章里针对正常肤色的受试者分成了6个小研究,参与对比的成分均为有大量文献记载的皮肤美白剂:

  • 研究1:2%余甘子和2%对苯二酚的对比(13名亚洲人)
  • 研究2:2%余甘子和2%对苯二酚的对比(13名西班牙人)
  • 研究3:1%余甘子与3%抗坏血酸镁磷酸盐的比较(16位亚洲人);
  • 研究4:1%余甘子与2%曲酸的比较(16名非洲裔美国人);
  • 研究5:1%的余甘子与0.1%的甘草根提取物的比较(15个西班牙人)
  • 研究6:1%余甘子与3%抗坏血酸葡萄糖苷的比较(14个西班牙人)

在所有六项研究中,含余甘子的产品与相应的基线相比,ITA程度(即皮肤变白)显著增加。研究1和研究2表明在亚洲和西班牙的研究对象中,2%的余甘子具有与2%对苯二酚相当的美白效果。研究3表明,1%的余甘子提取物在皮肤美白功效上至少是3%的MAP产品的三倍。研究4和5表明,1%的余甘子分别相当于2%的曲酸和3%的抗坏血酸葡萄糖苷。研究6表明,1%的余甘子与0.1%的甘草根提取物效果相当。

制图:新营养

另外在针对皮肤色素沉着的试验中,余甘子产品与相应的基线相比,ITA度和L值(明亮度)显著增加。治疗8周后,19名受试者中有17人雀斑减少,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余甘子的黑色素抑制效果出众,得益于其独特的作用机制,在黑色素合成途径中的多个位置起作用。余甘子提取物可以抑制酪氨酸酶催化的两个酶途径: 酪氨酸到L-DOPA和L-DOPA到DOPAchrome,以及由过氧化物酶/H2O2催化的多巴生成多巴胺的过程。正如前面提及的金属离子螯合能力,它还可以抑制由Fe2+/ H2O2诱导的黑色素生成途径。同时,余甘子的过氧化物酶抑制活性,可以抑制过氧化物酶/ H2O2诱导的二羟基吲哚(DHI)和二羟基吲哚羧酸(DHIC)向黑色素的转化。由此可见,余甘子提取物的黑色素抑制活性主要通过抑制4个主要相关酶促氧化反应来实现。

制图:新营养

不是所有余甘子都叫CAPROS®

余甘子中含有丰富的天然成分,比如除了上述具有优秀的层迭抗氧化能力的低分子水解单宁酸之外,还有我们常见的没食子酸。没食子酸在体外的抗氧化测试中也可以获得相当的ORAC值,但是在体内生物利用率低,并且还会有严重的促氧化副作用。而不同于普通的余甘子提取物,CAPROS®余甘子提取物中低分子水解单宁酸的含量可达到60%以上,而没食子酸则严格控制在4%以下。通过在特定的时期采摘原料,特殊的萃取条件,抑制生成没食子酸的酶促反应等专利生产工艺,保障CAPROS®中的活性成分。作为余甘子中的优等生,CAPROS®现在已申请到多项美国专利,包括皮肤亮泽美白;稳定维生素C;阻断自由基且不会引起任何促氧化病理副作用的方法;抗光损伤、老化;防止自由基引起的光老化、抑制胶原酶活性(减少胶原蛋白流失)、抑制透明质酸酶活性(减少玻尿酸流失)等等。

现在口服美容板块在整个膳食补充剂市场中只占2-3%,但是当人们想着养护肤质时,还习惯性地把眼光洒向那一排新颖的美容食品时,这个趋势就不再是无足轻重了。广州能靓生物进口并代理的CAPROS®余甘子提取物,将会给口服美白的市场带来全新的解决方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
抗氧化这事儿,CAPROS®余甘子粉玩出了新花样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slider{ height: 250px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