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人群

营养盒子 | 什么样的产品,可以解决1亿痛风患者的困扰?

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以及饮食结构的改变,高嘌呤、高脂肪、高蛋白饮食在餐桌上盛行,使得高尿酸血症的患病率持续增长,尤其是中、老年人患病率更高。目前,高尿酸血症已经成为继高血压、高血脂、高血糖之后的“第四高”,严重威胁着人们的生活质量及生命健康。

高尿酸血症:痛风的“元凶”

根据《2019中国高尿酸血症与痛风诊疗指南》,高尿酸血症是嘌呤代谢紊乱引起的代谢异常综合征。无论男性还是女性,非同日2次血尿酸水平超过420μmol/L,称之为高尿酸血症;血尿酸超过其在血液或组织液中的饱和度可在关节局部形成尿酸钠晶体并沉积,诱发局部炎症反应和组织破坏,即痛风。

图:显微镜下像针一样的尿酸钠晶体

虽然,在人体体质差异性的影响下,高尿酸血症未必会发作痛风,但是痛风患者则是高尿酸血症的必然结果。所以说,高尿酸血症是痛风的生化基础,也是导致痛风的“元凶”。另外有许多证据表明,高尿酸血症和痛风是导致慢性肾病、高血压、心脑血管疾病、糖尿病的独立危险因素,是过早死亡的独立预测因子。

正因此,为了提高社会各界对痛风和高尿酸血症的了解和重视,每年的4.20(四月二十日)被定为“全民关注痛风日”。“420”是高尿酸血症的诊断标准“420μmol/L”,这个日期旨在让每个人能够更简便的记住高尿酸血症的诊断标准。

痛风:第二大代谢类疾病

痛风是一种古老的疾病,也被称为“帝王病”、“富贵病”。在历史长河中,不少帝王将相、达官显贵都患有痛风。随着人们的生活水平明显提高,这种“帝王病”也逐渐走入了寻常百姓家。

世界卫生组织数据显示,全球痛风的发病率为0.20%~0.35%,男性痛风的发病率是女性的20倍,而女性高尿酸血症患痛风者多在绝经后发生;欧洲风湿病联盟(EULAR)发布的数据显示,西方成年人症状性痛风的患病率为1%-2%,其中65岁以上人群达7%。

其实,早在1948 年我国有文献记载的痛风仅为 2 例,到 1958 年,有记载的痛风也仅为 25 例。但如今,根据《2017年中国痛风现状报告白皮书》显示,我国高尿酸血症患者人数已达1.8亿,其中痛风患者超过8000万人,痛风已成为我国仅次于糖尿病的第二大代谢类疾病。而且正以每年9.7% 的年增长率迅速增加,预计到2020年,中国痛风人数将达1亿。

数据来源:《2017年中国痛风现状报告白皮书》

现代研究证实,不良的饮食习惯和生活工作状态,与痛风的发生、发作和进展有密切关系。从影响因素来看,越来越多的人因为不良的饮食习惯(暴饮暴食、酗酒)以及生活习惯(久坐不动、缺乏运动、作息不规律)患上了痛风,其中,高嘌呤饮食和饮酒是痛风的最大诱因。

图源:《2017年中国痛风现状报告白皮书》

而从痛风患者人数分布来看,前十省份分别为:广东省、山东省、河北省、辽宁省、北京市、江苏省、四川省、河南省、浙江省和湖北省。其中,沿海地区、经济发达地区为痛风发病高发区,患病率达5%~23.5%,接近西方发达国家的水平。

图源:《2017年中国痛风现状报告白皮书》

此外,国家风湿数据中心的数据显示,我国痛风患者平均年龄为 48.28 岁,正呈现年轻化趋势。

由此可见,痛风已从过去的“富贵病”、“少见病”,跻身于慢性非传染性疾病(慢病)排行榜的前列。然而痛风的危害不仅在于关节损伤,后期的相关并发症也是导致痛风患者死亡的主要原因。如果在痛风初期不及时干预治疗,当错过最佳治疗期时,往往会导致痛风并发症的产生,包括三高和肝肾功能障碍等。

积极探索:天然动植物成分经得住考验

当前,痛风还不能根治,只能通过药物、饮食和运动管理予以控制。根据《中国痛风诊疗指南》建议,临床治疗痛风急性发作期主要使用非甾体抗炎药、秋水仙碱或糖皮质激素进行抗炎镇痛治疗;而缓解期使用别嘌醇/非布司他抑制尿酸生成,或用苯溴马隆/丙磺舒促进尿酸排泄。

一般来说,只要按医嘱控制饮食、服用药物,将血尿酸水平长期保持在 360μmol/L 以下,将沉积在关节的尿酸溶解,就可以有效控制痛风不再发作。但现实却是残酷的,我国的痛风控制治疗现状并不乐观。调查显示,痛风患者中,仅 10~46% 能够遵循医嘱进行降尿酸治疗,60% 的患者依然存在痛风反复发作并进展加重的情况。

而痛风药物长期服用存在的毒副作用(如皮疹、肾结石、肝毒性等)和依赖性,更是让不少患者避而远之。因此,除了常规药物治疗,人们亦开始不断探索希望通过“天然、健康”的动植物成分来干预防治痛风。

  • 芹菜籽提取物

芹菜又名香芹、旱芹,是伞形科一年生或两年生草本植物,芹菜籽是通过干燥芹菜果实得到的。芹菜籽不仅是一种常用的调味品,其被当作药物使用也具有悠久的历史,印度阿育吠陀药使用芹菜籽治疗感冒、消化不良、关节炎等疾病。近几年,国内外有研究发现,芹菜籽中含有的类黄酮物质,在动物身上有抑制尿酸生成和抗炎镇痛作用[1]。

这对开发新的痛风治疗药物来说,多了一个新的思路。2015 年,澳大利亚药品管理局(TGA)批准了芹菜籽提取物作为药品在澳大利亚上市,对它做出了如下描述:芹菜籽的使用源于传统的自然疗法,可以辅助用于轻度风湿和痛风关节炎症状的暂时缓解。

Blackmores澳佳宝芹菜籽精华,每粒含芹菜籽提取精华3000mg。同时,含有大量维生素B及多种矿物质、胆碱、单分酸、镁元素、钾离子、配糖体纤维等,具有调节嘌呤正常代谢,抑制尿酸形成的作用。

图源:BLACKMORES海外旗舰店

和丽康HerbsofGold芹菜籽胶囊,搭配酸樱桃果精华、维生素C、钾、镁等,有助于帮助维持健康的尿酸水平,缓解痛风引起的关节红肿、疼痛等症状。

图源:HerbsofGold海外旗舰店

NOW Foods诺奥芹菜籽精华胶囊,每1粒含芹菜籽提取物100mg、七叶树提取物200mg和山楂提取物25mg。

图源:NOW官方海外旗舰店
  • 酸樱桃提取物

多项早期研究发现,樱桃中的有效成分有助于降低血液中的尿酸水平,而尿酸水平过高正是导致痛风的关键病因。

2012年12月,美国《关节炎与风湿病》杂志刊登的波士顿大学一项针对633名痛风患者的科学研究发现,每天吃3份新鲜樱桃(1份为半杯,大约10-12个樱桃)能降低35%患痛风病的风险,而补充酸樱桃提取物则能使患痛风的风险降低45%。如果与别嘌呤醇联用,下降幅度甚至达75%[2]。

而另一项研究给痛风患者服用一种酸樱桃浓缩汁(1汤匙),并且继续服用痛风药物发现:超过50%患者在服用酸樱桃浓缩汁后,60天内痛风未复发,并且可以逐渐减少药物服用。而在仅服用酸樱桃浓缩汁的情况下,有一半的人在4个月或更长的时间里急性痛风发作次数减少超过50%[3]。

健安喜(GNC)黑樱桃浓缩精华胶囊,提取自成熟有机的黑樱桃,每两粒胶囊含浓缩黑樱桃500mg,采用冷压法提取,人体更易吸收。此外,采用软胶囊包装,充分保留了黑樱桃原有的营养和特性。

图源:GNC海外旗舰店

SWANSON斯旺森尿酸清除胶囊,包含7种天然植物成分:酸樱桃粉、双孢蘑菇、姜黄素、朝鲜蓟叶、丝兰根、水飞蓟籽提取物和大蒜素复配而成。经测试,植物组合配方能够支持肝脏和肾功能健康,协助清除以控制尿酸,从而缓解痛风相关症状。建议每天1粒,尿酸高、痛风人群皆可服用。

图源:SWANSON海外旗舰店

美国朴诺PipingRock酸樱桃精华胶囊,每粒含量高达1200mg酸樱桃,含有丰富的花青素、铁、维生素等,不含糖、人工添加剂与致敏物质,能够有效降低胆固醇、尿酸水平,从而缓解痛风、肌肉酸疼症状。建议每次2次,每次1粒。

图源:PIPING ROCK海外自营旗舰店

澳洲ENGLANDE降酸宝,采用全球 6大天然动植物原料:美国黑樱桃、澳洲芹菜籽、栀子提取物、菊花、菊苣、果蔬萃取而成。

图源:ENGLANDE海外旗舰店

Puritan’s Pride普丽普莱黑樱桃提取物胶囊,每1粒软胶囊含250 mg黑樱桃精华(按4:1比例浓缩自1000mg黑樱桃),不含人工添加剂。建议成人每天2次,每次1粒,随餐服用。

图源:普丽普莱SFrilen海外专卖店

美国Sports Research黑樱桃浓缩精华液体胶囊,由美国大黑樱桃/车厘子提取而成,每1粒含800mg浓缩提取物,含有丰富的铁含量和维生素,值得注意的是,这款产品采用液体软胶囊,目的是提高吸收率。

图源:Sports Research海外旗舰店
  • 菊花提取物木犀草素

木犀草素是菊花的主要多酚成分,据报道具有多种药理活性,如消炎、抗过敏、降尿酸等。然而,从痛风预防的角度对木犀草素的临床研究较少。

2017年,一项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实验分析了富含木犀草素的菊花提取物对日本男性血尿酸水平的影响,所有受试者服用安慰剂或10%木犀草素,持续4周。研究发现,10%木犀草素摄入四周后,受试者血清尿酸明显降低,且摄入期间和之后没有出现副作用。结果表明,木犀草素可以通过控制尿酸来预防痛风[4]。

DHC木犀草素降尿酸胶囊,每粒含木犀草素10mg,经临床测试木犀草素可降低高尿酸水平。对于担心尿酸,但在日常生活中无法避免含嘌呤食物的人群来说,DHC木犀草素降尿酸胶囊是个不错的选择。

日本AFC浅山之家木犀草素胶囊,为日本预防医学研究所研发,精选天然菊花提取物木犀草素萃取而成,每粒含10mg木犀草素,可以降低尿酸水平,辅助缓解痛风症状,天然、安全、无副作用,且取得了日本首例食品GMP认证,确保了产品质量和安全性。

  • 鹅肌肽

鹅肌肽(β-丙氨酰-1-甲基 L-组氨酸,Anserine)为高度稳定的水溶性二肽,天然存在于脊椎动物的骨骼肌组织和脑组织中。研究发现,鹅肌肽在痛风领域有着很重要的地位。

2018年,一项研究共招募了80名受试者(血清尿酸浓度为5.5-7.0 mg/dl),被随机分配到试验组(含鹅肌肽)或安慰剂组,持续12周。研究人员发现,与安慰剂相比,试验组在干预期间的第4周和第12周的尿酸水平有所下降。研究结果表明,口服鹅肌肽具有降尿酸作用,且无不良反应[5]。

日本野口医学研究所复合鹅肌肽痛风片,采用深海鱼油提取物鹅肌肽,搭配传统降尿酸成分:酸樱桃提取物,芹菜籽提取物等,配比而成。

图源:野口医学研究所海外旗舰店

DHC降尿酸鱼肽胶囊,采用天然的深海金枪鱼身上提取出小分子鹅肌肽(每粒含鹅肌肽200mg)。

图源:DHC海外旗舰店

明治药品鹅肌肽痛风片,提取自日本南海高速游动的鲣鱼,具有可溶解痛风结晶,调解人体尿酸,改善嘌呤代谢,从而远离痛风的作用,并凭借降尿酸效果获得日本、中国台湾等地区的食品降尿酸专利。同时搭配维生素C以及叶酸。

图源:明治药品海外旗舰店

日本ISDG鹅肌肽辅助降尿酸缓解痛风片,含4个核心成分:鹅肌肽、壳聚糖、维生素C以及含锌酵母,是一款专为适合亚洲人体质而研发的产品。

图源:天猫国际进口超市
  • 壳寡糖

经研究发现,壳寡糖可以提高机体的免疫,还能通过增强巨噬细胞的功能而起到抗炎的作用。另外,壳寡糖还有治疗关节炎、保护心肌组织、保护肝脏、调节血脂及降血糖多种生理功能。

一项研究以安慰剂(对照组)和壳寡糖(COS高、中、低剂量)灌胃高尿酸血症小鼠发现,与对照组相比,COS组小鼠血清肌酐(SCr),血尿素氮(BUN)和血清尿酸(UA)含量分别降低55%、59%和47%。结果表明,COS对高尿酸血症模型小鼠血清SCr、BUN和UA含量有着显著的降低作用,对高尿酸血症小鼠也有着良好的治疗效果[6],为进一步开发和应用壳寡糖提供了一定的理论基础。

日本帝仁普林散,采用甲肌肽、乳香、壳寡糖、槲皮素、葡萄籽精华、筋骨草精华、黄蜀葵花精华、刺五加精华等精制而成,可以降尿酸、清嘌呤,促进尿酸代谢,预防缓解关节炎症以及痛风症状。

图源:小红书
  • 藤茶提取物(二氢杨梅素)

藤茶是一种野生的藤本植物,为野生茶,研究发现其富含的二氢杨梅素、花青素、黄酮的含量很高,能很好地清除血管里面淤积的各种垃圾和毒素。

2015年,一项研究还发现藤茶提取物中二氢杨梅素对急性痛风性关节炎具有良好的治疗作用。这项研究以踝关节腔内注射尿酸钠建立急性痛风性关节炎大鼠为模型,发现二氢杨梅素能明显抑制急性痛风性关节炎大鼠踝关节肿胀度,降低血清IL-1β、IL-8、TNF-a的水平,是其治疗急性痛风性关节炎的机制之一[7]。

日本FANCL品牌推出的“尿酸支援”,是日本第一款与尿酸值有关的健康食品,且已通过临床试验。尿酸支援特别选取FANCL独家研发的藤茶提取物(二氢杨梅素150毫克),可以帮助抑制尿酸的合成、促进尿酸排泄。同时,壳寡糖成分(100毫克)能抑制人体对食物里嘌呤的吸收,从源头把控,多成分相互配合帮助降低尿酸值。

图源:FANCL海外旗舰店
  • PA-3乳酸菌株

2015年,东京女子医科大学研究人员发表在《Modern Rheumatology》上的研究,将接受治疗的25名痛风和高尿酸血症患者分为两组,一组每天两次饮用含有PA-3乳酸菌株的酸奶,另一组饮用不含PA-3乳酸菌株的酸奶,持续8周。对比发现,PA-3乳酸菌株对尿酸浓度的遏制效果非常明显[8]。

领导这项研究的东京女子医科大学教授山中寿说:“这是由于乳酸菌PA-3乳酸菌株会分解并吸收嘌呤,使其难以被人体直接吸收,由于嘌呤减少,尿酸浓度也得到遏制。虽然不能完全代替药物,但是利用PA-3乳酸菌株有望开发出防治痛风的新方法,从而解除饮食限制”。

2015年,明治推出了PA-3酸奶,是一款可以影响嘌呤的新型酸奶。随后,明治对于PA-3酸奶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开发以及改良,于2019年5月,推出了针对痛风人群的具有降低尿酸值功效的PA-3乳酸菌酸奶和饮料,并且在包装上明确了其具有降低尿酸值的功效。同时,它也是世界首款使用了具有降低尿酸值功效的乳酸菌制成的产品。

图源:明治官网

未来前景:呼唤安全性更高的产品

随着社会的发展以及人口老龄化现象的加剧,痛风发病率在未来数年内必然还将呈现上升趋势。正因此,抗痛风药市场也将迎来快速增长,据Menet HDM数据显示,2017年国内重点城市公立医院痛风药用药金额大约为1.69亿元,同比增长30.51%。

虽然,在过去的数年里,痛风药物的研发取得了较大的进展,但从治疗现状来看,现有药物多在安全性方面具有明显缺陷,患者无法耐受药物长期服用,导致病情控制不理想。所以,更为有效、低副作用的安全药物依然是广大患者的迫切诉求。相信随着治疗理念的进步与天然健康成分不断的发现,未来将会有更多健康、安全、有效的产品出现,为痛风患者带来福音。

此外,饮食控制对痛风或高尿酸血症患者也很重要,建议痛风患者应避免进食动物内脏、含糖饮料和酒,限制肉、海鲜和甜点的摄入,鼓励多食蔬菜、樱桃和低脂或脱脂奶,可适量饮用咖啡。与此同时,痛风患者还应注意控制体重,保持健康的生活方式。

参考文献:
[1]:张铭, 徐蔷, 肖帆, 孙敏. 芹菜籽提取物对高尿酸血症模型大鼠的血尿酸以及抗氧化能力的影响. 《医学信息》2018年第13期
[2]Zhang Y, Neogi T, Chen C, et al. Cherry consumption and decreased risk of recurrent gout attacks [J]. Arthritis Rheum, 2012, 64(12): 4004-4011.
[3]:Schlesinger N, Schlesinger M. Arthritis Rheum. 2013;65(4):1135-6.
[4]:Marina Hirano, Shogo Takeda, Shoketsu Hitoe, et al. Luteolin-rich chrysanthemum flower extract suppresses baseline serum uric acid in Japanese subjects with mild hyperuricemia. Integr Mol Med, 2017 Volume 4(2): 2-5
[5]:Daiki Kubomura, Tomoya Ueno, Hideki Matsuda. Anserine Reduces Serum Uric Acid Levels in Healthy Subject: A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Pharmacometries 94 (3/4) 37-42(2018)
[6]:刘洋, 韩宝芹, 刘万顺, 壳寡糖对酵母联合腺嘌呤致高尿酸血症小鼠的治疗作用. 中国海洋大学学报2009年5月第39卷
[7]:卢忠英, 郁建平, 陈仕学, 藤茶提取物中二氢杨梅素对大鼠急性痛风关节炎模型的影响. 中国现代应用药学2015年4月第32卷第4期
[8]:Yamanaka, H., et al. Hypuricaemic effects of yoghurt containing Lactobacillus gasseri PA-3 in patients with hyperuricaemia and/or gout: A randomised, double-blind, placebo-controlled study. Mod Rheumatol: 1-5.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
营养盒子 | 什么样的产品,可以解决1亿痛风患者的困扰?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slider{ height: 250px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