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健康

解锁红参的新身份——免疫“调节剂”

疫情背景下,全民健康意识再次觉醒,大健康行业蓄势待发。特别是2月10日,武汉市金银潭医院党委副书记、院长张定宇在湖北省召开的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中提及:新冠肺炎实际是一种自限性疾病。同时,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医师张文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谈到:通过救治研究发现,目前对于新冠最有用的特效药是免疫力。

自此,免疫力成为全民关注的焦点。以往人们对免疫力的理解比较含糊,经历了疫情才知道免疫力甚至可以决定生死。红参,印象中是一味温补性的中草药,事实上也可用于免疫力的调理。

研究显示,红参有免疫调节作用,且对比其他功效相同的品类具备一定优势。

红参,调节免疫新篇章

在国内,红参可用作保健食品和新食品原料,历年来被国家批准以红参为原料且与免疫功能相关的产品有数十个。市场上作为新食品原料开发的红参健康食品更是日益增多,被更多消费者认可。

在红参文化风行的韩国,它更是最受欢迎的健康食品之一。经韩国KFDA认证的红参功能有增强免疫力、缓解体力疲劳、促进血液循环、改善记忆力、抗氧化、改善女性更年期症状六项。其中,增强免疫力是最先被认可的。

  • 红参改善急性呼吸系统疾病的发病率及症状

研究人员纳入98名30~70岁之间身体健康的成年人,进行急性呼吸道疾病的发病率及症状调查。受试者被随机分为两组:红参组(n=49,口服红参浸膏1g,每天3次),安慰剂组(n=49),持续12周,监测两组的急性呼吸道感染症状(ARI),如体温超过38.0℃、流鼻涕、喉咙痛、咳嗽、痰、呼吸困难、腹泻、恶心、呕吐、头痛、肌痛等。[2]

结果显示,至少经历一次ARI的共34人,其中有红参组12人(24.5%),安慰剂组22人(44.9%);红参组咳嗽(P=0.045)、鼻塞(P=0.064)的发病频率明显低于安慰剂组;服用红参后急性呼吸道疾病发病率减少了50%左右,咳嗽、鼻塞等症状也有所改善。表明红参在保护人体免受急性呼吸道感染方面是有效的。

制图:新营养
  • 红参抑制流感病毒生长

美国乔治亚州立大学的研究团队发现,小鼠口服红参提取物,可显著提高感染流感病毒的存活率。研究人员在小鼠肌肉注射病后随机分为 3组(n=10只/组):红参(每天口服10mg/kg)+疫苗组、疫苗组、对照组(既不使用疫苗,也不服用红参),持续14天,比较小鼠生存率。

结果表明,感染甲型H1N1流感后,联用疫苗和红参的小鼠生存率为100%,仅接种疫苗的小鼠生存率为60%,空白对照组小鼠生存率为40%。由此可知,疫苗与红参联用具有协同效应。与没有红参提取物的病毒感染小鼠相比,补充红参的小鼠显示出显著增强的保护能力,呈现较低水平的肺病毒滴度和白细胞介素-6,表明红参或可起到抑制病毒的作用。

在含有不同浓度红参浸膏(0、1、10、100、500μg/mL)培养基中测定H1N1病毒感染的犬肾细胞(MDCK)血清液中的血凝活性,发现低浓度的红参提取物(1μg/mL)可使血液凝集活性降低约2倍,且浓度越高抑制作用越强。进一步揭示红参可抑制流感病毒的生长,有助于防治流感病毒感染。[1]

制图:新营养

制图:新营养
  • 红参粉促进小鼠免疫功能

2019年6月,北京中医药大学发布《红参粉对小鼠免疫功能促进作用的研究》。实验选用6年根高丽参(红参),将240只雌性ICR小鼠分为4个实验组后再随机分成4组:阴性对照组(0.8%羧甲基纤维素钠水溶液)、低剂量组(0.25g/kg·BW)、中剂量组(0.50g/kg·BW)和高剂量组(1.0g/kg·BW),连续灌胃给药30d后检测小足跖肿胀度、淋巴细胞增殖能力、抗体生成细胞数、半数溶血值(HC50)、巨噬细胞吞噬鸡红细胞能力以及NK细胞活性。

制表:新营养

对比发现,中剂量红参粉能增强小鼠的迟发型变态反应;中、高剂量红参粉均能提高小鼠淋巴细胞增殖能力;低剂量红参粉能增加抗体生成细胞数和半数溶血值(HC50);各组剂量红参粉均能提高巨噬细胞吞噬鸡红细胞的能力和NK细胞活性在提高淋巴细胞增殖能力。证实了红参有增强免疫力的功效。[3]

  • 红参具有免疫调节作用

同样以ICU小鼠为研究对象,《养生保健指南》也发布了一项关于红参的文章。研究人员通过对受试小鼠进行脏器/体重比值测定、迟发型变态反应、半数溶血值(HC50)测定、抗体生成细胞检测、碳廓清实验、刀豆蛋白A(ConA)诱导的小鼠淋巴细胞转化实验、小鼠腹腔巨噬细胞吞噬鸡红细胞实验和NK细胞活性测定,探讨红参是否具有调节免疫功能。

表2:红参对小鼠单核巨噬细胞的碳廓清功能的影响

结果显示,与阴性对照组相比,红参中、高剂量组均显著增强小鼠迟发型变态反应,即增强细胞免疫功能;提高小鼠单核巨噬细胞的碳廓清能力,即增强单核巨噬细胞功能。但对小鼠体重、脏器/体重比值、ConA诱导小鼠脾淋巴细胞转化能力、抗体生成数、半数溶血值、腹腔巨噬细胞吞噬鸡红细胞以及NK细胞活性无影响。表明红参与免疫的确相关,为其调节免疫作用提供了理论依据。[4]

关于免疫,选择红参的理由

红参是五加科人参Panaxginseng C.A.Mey.的栽培品经过蒸制后的熟制品,除了具备人参补元气、生津安神的作用外,加工过程中还会产生新的有效成分,且更加稳定,使其药性更温,具有大补元气、复脉固脱、益气摄血的功效,在中韩等多个国家都有很长的食用历史。

增强免疫力的补充剂数不胜数,是什么让红参在一众产品中脱颖而出呢?

研究证明,高丽参(红参)的酸性多糖能激活巨噬细胞,促进免疫蛋白质的核转位。红参中的酸性多糖不会使巨噬细胞变形,同时激活巨噬细胞,通过促进NF-κB,AP-1,STAT-1,ATF-2以及CRAB等各种免疫蛋白的核内移动,使得杀死癌细胞及各种细菌、病毒的因子(氧化氮、活性氧及肿瘤坏死因子等)得以活跃分泌,从而强化免疫力。[5]

制图:新营养

此外,红参最大的优势是其调节作用。许多产品会将重点放在提高免疫力上,殊不知免疫力并非越强越好。而红参具有适应原效果,当免疫力活性过度时可通过抑制来维持正常水平,而免疫力低下时可通过增强活性维持生命体的恒常性,以达到免疫调节的效果[6]。因此红参不仅可以增强免疫力,还可预防因过度免疫反应而引起的细胞因子风暴

何谓细胞因子风暴(cytokine storm)?病毒进入人体内后,机体会分泌细胞因子以对抗病毒。这时,部分新陈代谢旺盛的年轻人会分泌过量的细胞因子,导致免疫细胞攻击宿主,这种现象就称为细胞因子风暴[7]。因此,过度免疫反应症状在免疫力强的年轻人中发生的概率更高。

成也免疫,败也免疫。不仅是此次的新冠肺炎,在埃博拉病毒、登革热病毒、高致病性禽流感病毒、巨病毒、天花病毒、SARS病毒以及MERS病毒等多种病毒感染中,很多年轻病患正是由于免疫力过强而引发了细胞因子风暴[8-10]。针对人体免疫,红参更多的是调节而非一味提高,而这一点可能与红参中的人参皂苷和人参多糖的免疫调节作用有关[11,12]。

百年工艺传承,正官庄打造系列红参制品

面对正在爆发的大健康市场,增强免疫力已成为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特别是对于有着食疗进补传统的国人而言。想要挑选合适的红参产品来调理免疫力,品牌的实力毋庸置疑。作为韩国红参代表性品牌的正官庄,坚持选用韩国优质六年根高丽参,运用现代技术生产系列红参产品,涵盖人们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引领国人对于红参服用的广泛关注。

正官庄传承韩国人参公社121年制参工艺,严选优质种植区6年根高丽参生产系列参制品。从源头开始坚持品质把控:在韩国优质种植区域挑选参田、与参农签订保质保价的栽培合同、派遣技术人员指导种植、严格管理采收程序,保证原料品质;在生产过程保证安全性:在GMP环境中进行生产(需核对信息是否仍然可用)、全程经过7次检测,检测项目达270余种,检测标准均达到KOLAS、HACCP、HALAL、KOSHER等国际公认检测认证。

免疫系统是人体疾病最好的预防者和医生,保护自身免疫力才是维持健康的良策。水满则溢,月盈则亏,疾病防治过程中一味提高免疫力或许并不是最好的方法。红参中特有的RH1和RH2型人参皂苷,有补气培元、益血生津、强心健胃等效果,还能起到很好的调理作用,在平衡中追求健康,帮助人体免疫系统达到最佳状态。

正官庄作为红参产业的代表品牌,旗下围绕6年根高丽参开发的系列产品,正是消费者在免疫力调节市场中值得信赖的选择。

参考文献:
[1] Dae-Goon Yoo, Min-Chul Kim, Min-Kyung Park, st al. Protective Effect of Korean Red Ginseng Extract on the Infections by H1N1 and H3N2 Influenza Viruses in Mice. J Med Food. 2012; 15(10):855-862.
[2] Chang-Seop Lee, Ju-Hyung Lee, Mira Oh. Preventive Effect of Korean Red Ginseng for Acute RespiratoryIllness: A Randomized and Double-Blind Clinical Trial. J Korean Med Sci. 2012; 27:1472-1478.
[3] 郝琨,胡庆华,何伟. 红参对小鼠免疫功能的影响[J]. 中国保健营养, 2019, 29(15):16-17.
[4] 贾富霞,李钰.红参增强免疫力的实验研究[J]. 养生保健指南, 2019, (22):5-7,41.
[5] Se Eun Byeon, Jaehwi Lee, Ji Hye Kim, st al. Molecular Mechanism of Macrophage Activation by Red Ginseng Acidic Polysaccharide from Korean Red Ginseng. Mediators of Inflammation. 2012(2):732860.
[6] kaneco et al.,J. Pharmacol. Sci. 95, 2004.
[7] J.S. Peiris, C.Y. Cheung, C.Y. Leung, J.M. Nicholls, Innate immune responses to influenza A H5N1: friend or foe?, Trends in immunology. 2009; 30(12):574-84.
[8] P. Younan, M. Iampietro, A. Nishida, P. Ramanathan, R.I. Santos, M. Dutta, N.M. Lubaki, R.A. Koup, M.G. Katze, A. Bukreyev, Ebola Virus Binding to Tim-1 on T Lymphocytes Induces a Cytokine Storm, mBio. 2017; 8(5).
[9] A. Srikiatkhachorn, A. Mathew, A.L. Rothman, Immune-mediated cytokine storm and its role in severe dengue, Seminars in immunopathology. 2017; 39(5):563-574.
[10] Q. Liu, Y.H. Zhou, Z.Q. Yang, The cytokine storm of severe influenza and development of immunomodulatory therapy, Cellular & molecular immunology. 2016; 13(1):3-10.
[11] 陈颉,黄琦. 人参皂苷免疫调节作用的研究进展[J]. 山西中医学院学报, 2014; 15(5):75-77.
[12] 褚秀玲,苏建青,韦旭斌. 人参皂苷免疫调节和抗病毒作用研究进展[J]. 中兽医医药杂志, 2008; 5(9):20-23.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
解锁红参的新身份——免疫“调节剂”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slider{ height: 250px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