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植物

新植物 | 震惊!有些人“命中注定无缘”的香菜,竟是抗癫痫的“良药”?

图源:摄图网

香菜,俗称芫荽[yán suī],是一种家喻户晓的烹饪食材,因其嫩茎和鲜叶有种特殊的香味,常被用作汤饮或凉拌菜的佐料。

虽是提味的佐料,但却并非人人都能接受,一直以来也是“备受争议”,喜欢的人对它爱之深切,恨不得吃什么都要加香菜调味;而不喜欢的人也是发自内心的厌恶,对它“恨之入骨、避而远之”。

《Flavour》:不爱吃香菜,或是基因在作怪

调查数据显示,世界上大约有1/7的人不爱香菜的味道,形容其如同“肥皂”。2012年5月2日,多伦多大学营养科学学院的LIlli Maue发表在《Flavour》上的一项研究发现,有21%的东亚裔、17%的高加索人(白种人)、14%的非州裔讨厌香菜,而南亚、西班牙、中东裔只有3%-7%的人不喜欢香菜[1]。也就是说,对香菜的厌恶与否在不同的民族文化群体之间差异很大。

然而2012年,同样是发表在《Flavour》的另一项研究发现,对香菜的厌恶与基因有关,与嗅觉相关的染色体的轻微变异,会导致一部分人觉得香菜有一股“肥皂味”[2]。而且,这些人对于香菜的形容,往往会与生脂肪、虫子、肥皂或污垢的味道联系在一起。

Nicholas Eriksson等人共招募了14604名(讨厌香菜)和11851名(喜欢香菜)的参与者,用统计方法找到了相关基因,证明了对香菜的厌恶确实与基因和遗传有关。研究人员发现在11号染色体上有一个基因——OR6A2,参与人体的嗅觉味觉功能,能够很敏锐地接收到香菜里的醛类物质。进一步研究发现,这个基因中位点rs72921001的核苷酸碱基对如果有A(腺嘌呤),就不会讨厌吃香菜,否则,就有很大几率讨厌吃香菜。

图:在rs72921001 (A)和rs78503206 (B)附近与香菜肥皂味的关联

此外,研究人员还发现:约一半的欧洲人染色体中有两个“OR6A2”基因,但只有15%的人说香菜有肥皂味,另有11%不携带“OR6A2”基因的人也说香菜有肥皂味。

研究人员表示:这些结果证明,遗传变异在对香菜的味觉感受中占有了一定的比例。不仅如此,另一种与刺激性气味相关的基因和两种与苦味相关的基因也可能会影响对香菜味觉的感受。所以,不喜欢吃香菜并不一定是挑食,也可能是基因在作怪。

《FASEB J》:香菜并非只是调味的作料,还可预防癫痫发作

实际上,香菜并非只是专门用来点缀食物或是调味的佐料,它还具有丰富的营养价值和很高的药用价值。《本草纲目》中记载“芫荽性味辛温香窜,内通心脾,外达四肢”,具有发汗透疹、消食下气、醒脾和中之功效。在民间,包括香菜在内的许多草药在癫痫病的治疗上有着悠久的历史。但是,到目前为止其抗癫痫的潜在机制仍然未知。

2019年,加州大学欧文分校的研究人员在《FASEB J》杂志发表的一项题为:“Cilantro leaf harbors a potent potassium channel-activating anticonvulsant”的研究,发现并证实香菜中富含的一种分子——十二烯醛,可作为一种高效KCNQ通道激活剂与钾通道的特定部分结合开放,进而降低细胞的兴奋性,预防癫痫发作(KCNQ功能障碍可导致严重的癫痫性脑病,对现行的抗癫痫药物具有耐药性)[3]。

研究人员通过筛选香菜叶代谢物,发现一种长链脂肪醛(E)-2-十二烯醛可以激活多种钾通道,包括主要的神经元亚型(KCNQ 2/KCNQ 3)和主要的心脏亚型(KCNQ1),它们分别负责调节大脑和心脏的电活动。而且这种十二烯醛还与钾通道特定部位结合,以此降低了细胞的兴奋性,延缓了某些化学诱发(戊二烯四唑)的癫痫。

图:香菜提取物可激活多种KCNQ亚型

而在进一步的分析中,经过电脑模拟和诱变研究,研究人员鉴定了(E)-2-十二烯与钾离子通道特定部分的结合位点为:并置在KCNQ S5跨膜区段和S4-5接头上的残基之间。

图:(E)-2-十二烯与钾离子通道特定部分的结合位点

这项研究的通讯作者,加州大学欧文分校医学院生理学和生物物理学教授Geoffrey W. Abbott博士表示:“香菜中的十二烯醛可以跟钾离子通道的特定部分结合,从而打开钾离子通道以此来降低细胞的兴奋性和癫痫发作活动。这一特殊的发现很重要,因为它解释了自古以来使用香菜治疗癫痫的可能的分子机制。更重要的是,这项研究表明,或可以通过对十二烯醛进行修饰,以开发更安全、更有效的抗癫痫药物。”

其实,除了其著名的抗癫痫作用外,香菜在历史上也曾被用于治疗高血压和消化系统疾病,此前的研究报道还称香菜具有抗炎、抗菌、镇痛和其他潜在治疗特性[4]。

参考文献:
[1]:Mauer L, El-Sohemy A. Prevalence of cilantro (Coriandrum sativum) disliking among different ethnocultural groups. Flavour, 2012, 1(1): 8.
[2]:Eriksson N, Wu S, Do C B, et al. A genetic variant near olfactory receptor genes influences cilantro preference. Flavour, 2012, 1(1): 22.
[3]:Rían W. Manville, Geoffrey W. Abbott. Cilantro leaf harbors a potent potassium channel–activating anticonvulsant. The FASEB Journal, 2019.
[4]:Sahib, N. G., Anwar, F., Gilani, A. H., et al. Coriander (Coriandrum sativum L.): a potential source of high-value components for functional foods and nutraceuticals–a review. Phytother. Res. 27, 1439–1456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
新植物 | 震惊!有些人“命中注定无缘”的香菜,竟是抗癫痫的“良药”?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slider{ height: 250px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