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植物

新植物 | 不喝酒也会得肝病?临床发现绿茶提取物和维生素E潜藏的“护肝”战斗力

图源:摄图网

肝脏是人体中最大的消化腺,它参与体内的消化、排泄、解毒以及代谢等过程,因此肝脏健康对身体功能正常运转十分重要。美国肝脏基金会的数据却表示,每10个成年人中,就有2-3个人肝脏堪忧,患有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NAFLD),近年来,NAFLD的发病率显著增加,其中NAFLD及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NASH)的发病率分别占到美国总人口的30%和5%。

健康的隐形“杀手”:非酒精性脂肪肝

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NAFLD)是欧美等发达国家以及我国富裕地区最为常见的肝脏疾病,其特征是除酒精及其他明确的损肝因素外所导致的肝细胞内脂肪过度沉积[1]。此外NAFLD一旦严重还会极端发展成为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NASH),伴随有炎症及肝细胞损伤的脂肪变性现象。并且进一步导致晚期肝脏纤维化、肝硬化、肝衰竭及肝脏肿瘤的产生。

非酒精性脂肪肝病作为一个严重的全球健康问题,全球患病率约为25%[2],除了遗传等,肥胖、糖尿病以及代谢综合征等也成为致病的高危风险因素。

基于NAFLD的危险因素,Hepatology就发布的一项预测报告,预计到2030年,NAFLD的流行病例将增加21%,从8310万(2015年)增加到1.009亿(2030年),NASH流行病例将从1652万例增加到2700万例,增长幅度为63%。在此期间,预计将有近800,000例肝死亡,同时有20%的NAFLD病例会发展为NASH,2030年将增加到27%。[3]

图源:Hepatology

面对成人肥胖症和糖尿病的持续走高以及日趋严重到人口老龄化,人们需要提前做好预防,才能更有效的保护肝脏。《营养生物化学杂志》发表的一项小鼠研究表明[4],绿茶提取物和运动的结合可能为缓解NAFLD的研究提供一条新途径。

绿茶提取物+适量的运动可以有效缓解非酒精性脂肪肝的进展

绿茶是全球范围内非常受欢迎的饮料,其提取物对众多疾病的预防和治疗具有积极作用,其中就包括非酒精性脂肪肝疾病(NAFLD)。来自宾州州立大学的研究人员将雄性C57BL / 6 J小鼠随机分配以下组别,接受高脂饮食(HF,脂肪占60%的能量),HF+绿茶提取物(7.7 g GTE / kg),HF+运动结合(Ex自由车轮走),HF+GTE+EX,上述组合或单独治疗为期16周。

结果表示,与单独治疗组相比,HF+GTE+EX联合治疗的小鼠对于高脂饮食诱导的非酒精性脂肪肝改善程度更为明显。与HF喂养的对照相比,GTE和Ex治疗的小鼠的相对肝脏重量分别降低了20.7%和45%(图A),治疗效果要优于GTE组。

此外,GTE或Ex治疗组的肝脏TAG水平与HF喂养的对照组无差异,而HF+GTE+EX联合治疗的小鼠肝脏TAG水平则降低了60.9%(图B)。同时组织学分析显示,与HF对照组相比,联合治疗的小鼠肝脂质蓄积的相对面积低了79.8%(图C);GTE和Ex治疗的小鼠的肝脂质蓄积分别低43.9%和59.6%。

图源:Hepatology

通过qRT-PCR分析了GTE和Ex对线粒体生物发生有关的肝基因表达,结果表示,联合治疗组小鼠的肝脏线粒体相关基因的表达更高。与HF对照组相比,联合组小鼠的sirtuin1较高为63.9%;过氧化物酶体增殖物激活受体γ共激活因子(Ppargc1a)高42%;核呼吸因子1(nrf1)高37.6%;线粒体转录因子B1(TFB1M)高92.2%;线粒体转录因子B2(TFB2M)与其他治疗组之间没有差异。

图示:GTE,Ex或联合用药对HF喂养的雄性C57BL / 6J小鼠线粒体生物发生相关肝表达基因的影响。

同时,研究人员还测量了小鼠粪便中的蛋白质和脂肪含量。结果显示食用绿茶提取物并运动的老鼠的粪便中脂质和蛋白质的含量更高。综上所述,服用绿茶提取物与运动相结合,能缓解高脂饮食喂养的老鼠与肥胖相关脂肪肝的严重程度。

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教授Joshua Lambert说,由于绿茶中的多酚可以与小肠中分泌的消化酶相互作用,部分抑制了食物中碳水化合物、脂肪和蛋白质的分解,使得一定数量的脂肪通过粪便排出体外,以此有助于减轻小鼠的脂肪肝。

尽管试验未经人体试验测试,但这项研究结果揭示了绿茶提取物和运动共同产生的协同作用,可以减少肝脏中沉积的脂肪,绿茶提取物和体育运动二者相结合或可成为改善NAFLD相关症状潜在的健康策略。

AIDS新研究:维生素E或可逆转HIV感染者的肝病症状

肝脏疾病作为多发病,很多艾滋病人也难逃NAFLD或NASH的暗算。在加拿大,目前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将影响高达48%艾滋病患者和25%的普通人群,三分之一的NAFLD患者疾病也已经被认定是NASH。

《AIDS》期刊发表的一项研究[5],纳入了27名HIV感染者和NASH患者,每天接受800 IU口服维生素E(α-生育酚)治疗24周,并在停药后再接受24周治疗。在治疗完成后,评估受试者体内丙氨酸转氨酶(ALT),CAP和CK-18的变化。

结果显示,维生素E改善了患者肝脏丙氨酸转氨酶和肝脏脂肪。与基线相比,维生素E治疗24周可改善ALT [27单位/升;95%置信区间(CI)-37至-17],CAP(22 dB / m; 95%CI -42至-1)和CK-18(-123单位/ l; 95%CI -201至- 46)。

维生素E作为一种对人体健康相关的抗氧化剂,可保护细胞膜免受氧化并调节细胞凋亡途径。由于HIV病毒会导致感染者体内氧化应激水平较高,因此在这些人群中进行维生素E干预的治疗效果要优于普通人。

虽然这项试验证实了维生素E对患有NASH疾病的HIV患者有积极作用,但是研究人员表示,该研究存在局限,仍然需要更大的随机对照试验来进行验证,从而开发出对肝病患者有利且安全的治疗方案。

在对抗NAFLD过程中,善用“营养”这把“武器”

虽然以上研究对于疾病阶段的饮食建议仍处于起步阶段,但过去的证据证实,饮食结构在治疗NAFLD中仍起着重要作用。例如地中海饮食被证明可以改善NAFLD症状。由于地中海饮食结构中糖和精制碳水化合物占比小,可以降低体内晚期糖基化终末产物(AGEs)的产生,所以可以起到预防和改善NAFLD疾病的目的。

此外,《美国生理学杂志-内分泌学与代谢》上发表的一项研究发现,通过增加饮食中蛋白质的摄入含量可能会降低非酒精性脂肪肝疾病(NAFLD)患者的肝脏脂肪含量并降低患糖尿病的风险。

研究纳入的25名成年志愿者(其中15名以前被诊断出患有NAFLD)经过两年的体重管理,之后随机接受中度或高蛋白饮食,结果表明,先前被诊断出患有NAFLD的参与者中,有一半以上患者脂肪肝症状得到改善。

参考文献:
[1]Byrne CD, Targher G. NAFLD: A multisystem disease. Journal of Hepatology62:S47-S64.
[2]Z.M. Younossi, A.B. Koenig, D. Abdelatif, Y. Fazel, L. Henry, M. Wymer.Global epidemiology of nonalcoholic fatty liver disease—meta-analytic assessment of prevalence, incidence, and outcomes.Hepatol, 64 (2016), pp. 73-84
[3]C. Estes, H. Razavi, R. Loomba, Z. Younossi, A.J. Sanyal.Modeling the epidemic of nonalcoholic fatty liver disease demonstrates an exponential increase in burden of disease.Hepatology, 67 (2018), pp. 123-133
[4]Weslie Y. Khoo et al, Mitigation of nonalcoholic fatty liver disease in high-fat-fed mice by the combination of decaffeinated green tea extract and voluntary exercise, The Journal of Nutritional Biochemistry (2019).
[5]Giada Sebastiani;Sahar Saeed.Vitamin E is an effective treatment for nonalcoholic steatohepatitis in HIV mono-infected patients.AIDS. 34(2):237–244, FEBRUARY 1, 2020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
新植物 | 不喝酒也会得肝病?临床发现绿茶提取物和维生素E潜藏的“护肝”战斗力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slider{ height: 250px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