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人群

迄今为止最有力的证据揭示,维生素D在儿童多动症患儿中“扮演”重要角色

随着人类社会的迅速发展,生活、学习、工作方式的剧烈变化,使得儿童青少年心理情绪行为问题的发病率迅速攀升。据报道,我国学龄儿童严重心理行为障碍的发病率已高达15%左右。其中,注意缺陷多动障碍(ADHD)也称为多动症,发病率最高,是儿童期最常见的一类心理行为障碍。

ADHD主要表现为注意力不集中、多动、冲动、躁动等症状,常伴有学习困难、品行障碍和适应不良。国内外调查发现患病率3%~7%,男女比为4~9:1。目前,在我国多动症的患病率约为6.26%[1],高于世界平均患病率,全国约有2300万儿童和青少年正在遭受ADHD的困扰。但由于公众疾病认知不足,以及儿童精神科医生短缺,我国多动症患儿的就诊率不足10%,确诊后也仅有不足三分之一的患儿接受规范治疗[2]。

孕期维生素D缺乏,增加儿童多动症风险

目前,ADHD的确切病因和发病机制尚不清楚,可能是多因素作用的结果。一些研究表明,孕期母亲维生素D缺乏与子女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症状之间存在关联。但并没有关于早孕期25-羟基维生素D(维生素D在体内的主要存在形式)水平和诊断后代多动症风险相关的研究。

图源:摄图网

2019年12月,芬兰图尔库大学和纽约哥伦比亚大学的研究人员发表在《美国儿童和青少年精神病学学会杂志(Journal of the American Academy of Child & Adolescent Psychiatry)》上的研究发现,孕妇怀孕期间缺乏维生素D会增加儿童期诊断多动症的风险。[3]

在这项全国性的以人群为基础的病例对照研究中,研究人员从芬兰的登记册中确定了1,067例儿童多动症病例(出生于1998年至1999年,根据国际疾病分类进行诊断)和1,067例匹配对照。另外,通过定量免疫测定法从其母亲孕期血清中(在妊娠前三个月已收集并存档在国家生物库中)测定其体内25-羟基维生素D水平,以检验孕期维生素D水平和后代多动症之间的联系。

在未经调整的分析中,发现孕期母体25-羟基维生素D的降低与后代多动症之间有显著的关联。在调整了孕产妇的社会经济地位和年龄后,发现母亲在怀孕期间维生素D缺乏的儿童患多动症的风险比母亲在怀孕前三个月和中期维生素D水平充足的儿童要高34%。

此外,早在2018年,一篇发表在《Advances in Nutrition》上的研究指出:与健康对照相比,患有注意缺陷多动障碍的儿童和青少年血清维生素D浓度显著降低;而且,围产期和儿童期的低维生素D状态都可能与ADHD的发生风险增加有关[4]。

图尔库儿童精神病学部门的研究人员Minna Sucksdorff说:“除遗传外,产前因素如孕妇维生素D的不足,再加上其遗传、吸烟、社会因素等也会影响孩子患多动症的可能性。”

研究负责人Andre Sourander 教授也表示:“这是迄今为止最有力的证据,表明孕妇产前的维生素D水平与多动症有关。由于ADHD是儿童最常见的慢性病之一,研究结果对公共卫生具有重要意义。”

多动症儿童补充维生素D,可以集中注意力

据报道,维生素D及其代谢产物可以通过血脑屏障对中枢神经系统产生影响。研究表明,不同的精神疾病如自闭症和抑郁症与维生素D缺乏有关,低水平的维生素D对ADHD也有病理生理效应。2019年2月,伊朗 Tabriz医科大学临床药学系Saba Ghaffary教授团队发表在《世界儿科杂志(WJP)》上的研究,评估了补充维生素D对改善ADHD患儿症状的效果[5]。

这项双盲、随机临床试验(RCT),纳入了2016年3月至2017年4月在伊朗大不里士医科大学儿童精神科门诊被确诊为ADHD的2-18岁儿童共200名,102名符合纳入排除标准,96名儿童完成试验且随访成功。其中,维生素D干预组51例(每周口服50,0000 IU维生素D3),安慰剂组45例,共持续6周。

在基线和8周时检测两组患儿血清铁蛋白和25-羟基维生素D(25-OH-D)水平,根据血清25-OH-D水平评估维生素D水平。采用Conner家长评分表(CPRS)评估儿童ADHD相关症状计算Conners ADHD总分,根据症状分为三个子量表计算评分,为Conners IA(注意力不集中),Conners H/I(多动/冲动)和Conners C(混合型)。

图:基线和6周后不同维生素D水平的两组儿童ADHD评分及子量表评分差值

在基线水平上,CPRS及其分量表之间的差异不显著(P>0.05),而在6周后,与安慰剂组相比,对维生素D不足的患儿进行干预,其Conners ADHD、IA、H/I和C评分均显著降低(P<0.05)。此外,在两组评分下降差值的比较中发现,干预组Conners IA评分降低程度显著低于安慰剂组(P < 0.05,根据年龄和基线值进行调整)。

研究表明,口服维生素D可以改善ADHD症状,尤其是对于注意力不集中有明显的改善作用。此外,在维生素D水平不足的患者中,口服维生素D对相关的症状均有显著改善。因此,对维生素不足或缺乏的ADHD患儿进行维生素补充治疗不失为一种极具前景的方法。

此外,根据医学各个专科对于维生素D的研究,证明维生素D对预防儿童哮喘急性发作、辅助治疗儿童肺炎、缓解儿童皮疹、降低过敏几率等一系列疾病都有确切的价值。

可以说,维生素D是否充足与儿童健康息息相关。

参考文献:
[1]:Wang T, et al. BMC Psychiatry. 2017 Jan 19;17(1):32.
[2]:郑毅, 刘靖主编.中国注意缺陷多动障碍防治指南(第二版). 中华医学电子音像出版社. 2015.
[3]:M. Sucksdorff, et al. Maternal Vitamin D Levels and the Risk of Offspring Attention-Deficit/Hyperactivity Disorder.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Academy of Child & Adolescent Psychiatry.2019.11.021​
[4]:Khoshbakht Y, Bidaki R, Salehi-Abargouei A, et al. Vitamin D Status and Attention 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of Observational Studies. Adv Nutr. 2018 Jan 1;9(1):9-20.
[5]:Dehbokri N1, Noorazar G, Ghaffari A, et al. Effect of vitamin D treatment in children with attention-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 World J Pediatr. 2019 Feb;15(1):78-84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
迄今为止最有力的证据揭示,维生素D在儿童多动症患儿中“扮演”重要角色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slider{ height: 250px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