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植物

植物药提取物专家Euromed,来到中国

Euromed 由德国百年制药集团Madaus于1971 年在西班牙创立,旨在为其领先的植物药品提供最优质的材料,从种植园建立,到整个供应链整合和垂直化管理,Euromed不断改进供应链,质量控制和生产技术,以提供优质的标准化植物药植物提取物。

Euromed半个世纪的科学研究和生产经验服务于全球制药和营养健康行业的需求,寻求每个生产批次的标准化,完全可追溯性,活性成分定位,高纯度,安全性和基于科学证据的功效。

2018年夏天,Euromed在巴塞罗那开设了新的研究与创新中心,旨在巩固其在生产植物药植物提取物方面的领先地位,采用最先进的技术,并通过可持续性的农业种植和收集实践。在西班牙巴塞罗那和穆尔西亚的两家生产工厂每年提取超过5000吨原料,符合药典和最高的国际监管标准。

地中海水果多酚,年龄相关疾病(ARDs)和炎症老龄化

造成年龄相关疾病(ARDs)的多种因素,让人们更关注“Inflammaging – 炎症老龄化”的概念,其指的是与衰老相关的长期轻度慢性炎症。衰老(老龄化)细胞的特征在于炎症介质的产生,可能加速年龄相关疾病(ARDs)和衰老的发作[11]。

Euromed近50年的植物药理学专业知识,和超过七年的研发经验,以及西班牙当地植物来源,为行业带来了Pomanox™石榴提取物和Mediteanox™橄榄果提取物。其专利生产工艺Pure-Hydro Process™,仅基于超纯水,避免化学溶剂,毒素和残留污染物的风险,以及保护环境。

Pomanox™红石榴提取物 – 安石榴苷

尿石素由肠道微生物代谢鞣花单宁而得的天然产物。富含鞣花丹宁的食物主要包括石榴,草莓和核桃,其中尿石酸A和B是主要成分。[16]

安石榴苷是石榴的主要多酚类化合物,通过肠道代谢形成鞣花酸,部分到达血浆,同时部分到达结肠并通过微生物群代谢产生尿石素A和B[17]。

Pomanox™红石榴提取物,源于在西班牙当地生态栽培红石榴品种,其多酚类的比例和石榴汁的多酚比例高度一致,其高浓缩形式,主要活性多酚成分安石榴苷最高能达到30%。可有机认证,多项毒理试验验证其安全性,临床前和临床研究支持其多重功能性。

Pomanox™红石榴提取物支持健康的炎症反应[18],并且有许多基于科学证据的其他健康应用支持[3,4,18-25],包括抗氧化,运动能力和耐力、益生元、情绪、认知、皮肤和头发,饱腹感、荷尔蒙和心血管功能。 在五个已发表的学术试验结果表明,帮助血压正常化[4,19-25]。高血压是导致心血管疾病的最大因素,也是最常见的心血管疾病危险因素之一。 Pomanox™对内皮功能(动脉内层)的改善起到关键的作用:激活Akt /内皮型一氧化氮合酶途径并减少血管炎症和氧化损伤[26]。

Pomanox™红石榴提取物和皮肤健康

已发表的8篇Pomanox™红石榴提取物研究和几篇未发表的研究报告验证其健康功能,同时表明对健康老龄化支持的多种特性。

Pomanox™红石榴提取物显著增加谷胱甘肽过氧化物酶(GSH px)的活性,降低尿液中的丙二醛(MDA)水平,降低DNA损伤的指标8-ox-dG水平,并减少与氧化应激相关的生物标志物;同时降低血清促炎细胞因子IL1β,IL6,IL8和TNF-α的水平,增加血清中抗炎细胞因子IL10的水平,增加血浆中的硒和维生素E,提高体内天然抗氧化能力的生物标志物。

Pomanox™红石榴提取物有助于改善对皮肤的不良健康影响,如表皮增厚,皱纹,发红和光老化,使年轻的外观和保持其弹性,防止皮肤老化。其科学支持来源于,与其非常相似的水提取工艺而来的石榴提取物(PAE)研究支持,如:

1. 激活:

PAE激活I型原胶原合成并抑制胶原酶MMP-1对皮肤成纤维细胞(产生胶原蛋白和弹性蛋白)的降解[28]。

2. 保护:

PAE可有效保护人体皮肤成纤维细胞免受紫外线照射后,减少细胞死亡,可能与促炎转录因子NF-κB活化减少有关[29]。

PAE抑制炎症酶环氧合酶和脂氧合酶,这可能有助于保护皮肤免受炎症带来的年龄加速影响[30]。

最新的研究表明,由鞣花单宁通过肠道菌群代谢而产生的尿石素,可能是有效的酪氨酸酶抑制剂,它们具有显着的抗黑素生成能力,可作为新型的皮肤美白天然成分[32]。

Pomanox™红石榴提取物和头发健康

Euromed准备发表的一篇的临床研究表明,Pomanox™红石榴提取物可促进头发护理和头发生长:

提高头发拉伸力测试评分

增加头发密度和厚度

增加了毛发生长初期/毛发生长终期毛发的比例

提高头发生长速度

此外,Pomanox™红石榴提取物可通过提高谷胱甘肽过氧化物酶(GSH px)浓度和增加硒合成来预防头发变白:

细胞中过氧化氢的累积造成头发花白,谷胱甘肽过氧化物酶(GSH px)是中和过氧化氢的天然酶。在此过程中,谷胱甘肽会被氧化。

当存在硒时,氧化的谷胱甘肽被逆转成谷胱甘肽

Mediteanox™橄榄果提取物 – 羟基酪醇

地中海饮食的健康益处主要来自于橄榄油的摄入。橄榄果中的抗炎多酚类化合物抑制低密度脂蛋白LDL的氧化,这是一个与动脉粥样硬化形成有关的过程[13]。橄榄油摄入,特别是特级初榨橄榄油(EVOO),对长寿,神经保护和降低患慢性退行性疾病的风险有健康的支撑[14]。欧洲食品安全局(EFSA)已经证实并允许功能宣称:摄入橄榄油多酚类物质(羟基酪醇和其衍生物)与低密度脂蛋白LDL颗粒免受氧化损伤的保护之间可以建立因果关系[15]。Mediteanox™橄榄果提取物具有显著的健康老化效果,其标准化的的羟基酪醇(HT),一种被认为是最有效的天然抗氧化剂之一的多酚。其氧自由基吸收能力(ORAC)系数为40,000μmolTE/ g,是绿茶的10倍,是辅酶Q10的2倍。

Mediteanox™橄榄果提取物,是由Pure-Hydro Process™专利生产技术而得,并提供标准化含量和质量的羟基酪醇。Mediteanox™ 橄榄果提取物是100%水溶性,羟基酪醇HT含量最高能达40%,适用于各种产品应用(粉末和液体形式)。来自发表的一篇临床文献表明,20周后受试者的测试结果显示Mediteanox™ 橄榄果提取物在恢复心血管功能,改善内皮功能和降低LDL 胆固醇氧化方面具有协同作用[3]。功能性食品,油类产品和膳食补充剂的生产过程和健康应用受到专利保护。

衰老,认知和情绪

关于衰老的另一个重要问题,是情绪和认知能力降低。

由于大脑老化是多种因素的结果,如炎症,氧化,基因突变,突触功能丧失,激素问题,仅针对一种功能的药理学方法无效。然而,具有多效活性的天然化合物如石榴的关键活性多酚安石榴苷可能可以改善大脑衰老的相关症状。

Pomanox™红石榴提取物的几项临床研究表明可以改善情绪,提高认知和总体健康状况:

这些研究表明针对PANAS-X平均压力和情绪问卷的总体改善,以及唾液皮质醇水平显著降低和急性认知能力的改善。鞣花单宁的代谢物(尿石素)穿过血脑屏障,到达大脑,在那里它们发挥神经保护功能。此外,由于内皮功能增强和一氧化氮生物利用度提高,石榴多酚可增加脑血流量。因此,它们可能代表了开发安全有效的自然干预措施以支持健康的大脑衰老的未来目标。

基于科学验证的健康益处

Euromed的水飞蓟籽提取物在过去几十年中已在全球数千名患者中进行临床研究,以研究其对肝脏保护特性。最近的调查表明,它可能具有超支持越肝脏健康的进一步益处。例如,华盛顿大学的初步研究表明,水飞蓟籽提取物在人体免疫细胞中可以起到抗炎和提高免疫调节活性,包括从HIV阳性受试者获得的细胞也能起到作用。Nature发表的一项研究表明,Euromed的水飞蓟宾标准化提取物甚至可能对脑转移肿瘤患者有健康益处。

在佛罗里达州举办的第78届(2018年11月)美国糖尿病协会会议上,Euromed发布关于ABAlife™无花果提取物对于葡萄糖代谢参数,特别是血糖指数(GI)和胰岛素指数(II)的人体临床研究,同时发表在期刊《糖尿病》。此临床试验由在专门糖尿病领域研究的澳大利亚大学完成,表明ABAlife™在降低健康受试者的餐后血糖和胰岛素反应方面的功效[2]。

2019年,两项权威的学术研究机构发表了,以Euromed专利水提取工艺生产的明星产品Pomanox™红石榴提取物和Mediteanox™橄榄果提取物进行的人体临床试验,获得同行评审认定,并发表在期刊Nutrients[3,4]上,显示出在提高运动表现和支持健康衰老的巨大潜力。

参考文献
1. Zangara A., Diabetes 2018 Jul; 67 (Suppl. 1)
2. Atkinson F. S. et al., Nutrients 2019, 11, 1757
3. Quirós-Fernández R, et al. Nutrients (2019), 11, 640
4. Torregrosa-García A., et al. Nutrients 2019, 11, 721
5. Wang X, et al. BMJ. 2014, 349:g4490
6. Boeing H, et al. Eur J Nutr. 2012, 51(6):637–663
7. Esposito K, et al. JAMA. 2004; 292(12):1440-6
8. Fortes C. et al., Int. J. Epidemiol, Vol 37, Issue 5, October 2008, 1018–1029
9. Scalbert A, et al. Crit Rev Food Sci Nutr. 2005; 45: 287–306
10. Rothwell JA, et al. Mol Nutr Food Res. 2015; 59(1):160-70
11. Van Deursen JM. Nature, 2014; 509(7501), 439–446
12. Calder PC, Ageing Res Rev. 2017;40:95-119
13. Santoro A, Mech Ageing Dev. 2014;136-137:3-13
14. Gurău F, et al. Ageing Res Rev. 2018;46:14-31
15. EFSA J. 2011;9:2033
16. Xu J, et al. J. Agric. Food Chem. 2018; 66, 571–580
17. Espín J, et al. eCAM, 2013, 270418
18. Martín-Sánchez F, et al. Cell Death Differ. 2016;23(7):1219-31
19. Stockton A, et al. Annals of Nutrition and Metabolism. 2013;63:1193
20. Dujaili AI, et al. Endocrine Abstracts. 2012; 28 P313
21. Stockton A, et al. EC Nutrition 2.4. (2015): 396-411
22. Vilahur G, et al. Rev Esp Cardiol (Engl Ed). 2015;68(3):216-25
23. Tsang C, et al. Journal of Nutritional Science (2012), vol. 1, e9, page 1-9
24. Dujaili AI, et al. EC Nutrition 4.6 (2016): 982-995
25. Stockton A, et al. J Nutr Sci. 2017; 6: e39
26. Vilahur G, et al. Rev Esp Cardiol (Engl Ed). 2015;68(3):216-25
27. Kang SJ, et al. Exp Ther Med. 2017 Aug;14(2):1023-1036
28. Aslam MN. et al. Journal of Ethnopharmacology 103 (2006) 311–318
29. Pacheco-Palencia LA. et al., J. Agric. Food Chem. 2008, 56, 8434–8441
30. Schubert SY. et al. Journal of Ethnopharmacology 66 (1999) 11–17
31. Kang SJ, et al. Clinical Therapeutics, 37, 8, 2015, e118
32. Wang ST, et al. J. Agric. Food Chem. 2017, 65, 32, 6870-6876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
植物药提取物专家Euromed,来到中国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slider{ height: 250px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