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人群

为什么QUATREFOLIC®被称为是更友好的创新型叶酸

Quatrefolic®是一种创新型膳食原料,在结构上类似于叶酸的还原和活性形态–(6S)-5-甲基四氢叶酸或5-MTHF –以氨基葡萄糖盐的形式存在。Quatrefolic®适用于所有推荐和允许使用合成叶酸和叶酸补充剂的领域,该产品由意大利生物技术公司-Gnosis SpA开发并获得专利。在2017年底,Quatrefolic®已获得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的批准,可作为食品营养强化剂在中国使用。

包括中国在内,叶酸缺乏症是世界上最常见的维生素缺乏症之一。人体不能合成叶酸,且饮食无法提供每日推荐剂量,因此需要补充叶酸。叶酸缺乏与多种疾病病因学有关,包括但不限于神经管缺陷、贫血、各种形式的心血管疾病、情绪和认知障碍,Quatrefolic®可以真正地为中国人的全生命周期提供保护,因为它是叶酸的生物可利用活性形式。

今天,叶酸、5-MTHF和合成叶酸经常被用来描述维生素B9,但是它们的代谢性能并不相同,对人类健康具有潜在的关键影响。合成叶酸和食品中的叶酸不具有生物活性,需要转化为有代谢活性的5-MTHF。此转化通过多个步骤进行,其中亚甲基四氢叶酸还原酶(MTHFR)起着关键作用。一些个体,由于其独特的基因模式和表达,而表现出这种酶的多态性,导致不能产生足够或有效的MTHFR(2、3、4)。目前的人群数据表明,这种遗传缺陷在中国人群中的发病率很高,尤其是北方地区(5)。

Quatrefolic®(5-MTHF)推荐适用于所有的目标人群,包括从备孕、怀孕和哺乳期妇女到中老年人,因为与合成叶酸不同,它不需要被代谢,而且能够有效确保所有潜在受试者的叶酸水平正常化,包括存在MTHFR多态性的人群。5-MTHF对于维持细胞功能和健康而言是必不可少的,因为含有维生素B12,它能进入关键的人体细胞通路之一——一碳代谢,即细胞相关生化反应网络,涉及从一种生物化合物到另一种生物化合物的单碳基团转化(甲基化)(6、7)。

一碳代谢发生在身体的所有细胞中,对多种功能至关重要,包括解毒、能量产生、免疫功能、基因的维持和调节、情绪调节、炎症控制以及预防或延缓与年龄相关疾病的发展。叶酸代谢紊乱是导致高同型半胱氨酸的主要原因之一,高同型半胱氨酸是一碳代谢的代谢物,被广泛认为是发生冠心病、脑血管病、外周血管性疾病、妊娠并发症和妊娠期疾病的一个危险因素。此外,高同型半胱氨酸血症在疾病的发展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是潜在健康问题的常见预兆(8)。

临床证明,补充Quatrefolic®能降低同型半胱氨酸的积累,并对人体健康做出有效贡献。Mazza等人于2016年研究了Quatrefolic®(400 µg Quatrefolic®加上B6和B12)与含有高剂量叶酸(5 mg/天)的常规维生素补充剂对低心血管风险的高血压受试者(104名患者:HCys ≥15 mcmol/L)的研究结果显示,与基线相比,含Quatrefolic®产品的HCys水平显著降低,从21.5 mcmol/L降至10.0 mcmol/L,效果显著。在使用Quatrefolic®的一组受试者中,有55.8%的患者达到了理想HCys水平,效果明显优于对照组(9)。

Quatrefolic®拥有广泛的知识产权,并根据cGMP的规定,Quatrefolic®在受控条件下生产。此外,由于氨基葡萄糖不含动物和贝类成分,所以Quatrefolic®还是素食主义者的最佳选择。

中国MTHFR基因多态性研究

目前的研究揭示了MTHFR多态性与慢性疾病状态的关联性,以及叶酸营养如何有助于替代充分甲基化并有助于人体健康。现在,研究报道了两种最常见的变体,C677T和A1298C。数字表示它们在基因上的位置,而字母表明在MTHFR上的氨基酸位置(10)。

当MTHFR基因发生突变时,即使是轻微的突变,MTHFR酶也不能正常发挥作用。据报道,MTHFR被认定为杂合子或纯合子,这意味着一个或全部两个基因受到影响。与正常的MTHFR酶相比,多态MTHFR酶的效能约为55%~70%。这些受试者可能面临5-MTHF缺乏症的巨大风险,因为它们在活性叶酸中的叶酸转化能力较弱,并且对甲基化周期的支持能力也较弱(7)。

在2017年,通过对715份研究报告的系统回顾和分析,调查了C677T和A1298C多态性的地理和种族分布及其与中国人群中许多疾病的关联。 数据表明,纯合子677TT基因型和杂合子C677T基因型的表达率分别为15.0%和36.9%,且在不同省份的分布不同,在中国北方地区有较高的流行率。纯合子1298 CC和杂合子A1298C等位基因的总频率分别为4.4%和22.4%。由于MTHFR突变试验不会在默认情况下进行——通常由医生为同型半胱氨酸水平升高的患者或孕前患有脊柱裂或畸形的妇女开处方,因此携带MTHFR多态性的人群可能不会从叶酸补充剂中获益,即使是在高剂量的状况下,叶酸缺乏的风险也很大(5)。

因此,显而易见,Quatrefolic®是叶酸补充剂的首要之选,因为它最大限度地提高了叶酸补充剂的效力,自然地为需要的人提供保护,而无需查明是否存在MTHFR多态性。

QUATREFOLIC®与非代谢型叶酸(UMFA)

Quatrefolic®为那些决定使用它替代合成叶酸的人们提供了另一个新的优势,因为它不会促进非代谢型叶酸(UMFA)在血液中的潜在积累。UMFA无生物功能并且其影响正在评估中。

几项研究报告显示,自叶酸强化措施实施以来,UMFA水平有所上升,可能会出现潜在的“过量”情况和不良影响。人群中UMFA存在或持续存在的多样性表明,它可能在血液中积累并终将导致损害和/或叶酸还原为5-MTHF。该积累存在于没有MTHFR多态性的人群中,这是由于对叶酸日摄入量阈值的克服,结果大约为200-300 μg/日摄入量。

近期研究证实,UMFA与降低具有自然杀伤性的细胞毒性有关,这就降低了免疫系统杀死恶性或癌前细胞的能力。此外,它加速了维生素B12含量低的老年人的认知功能衰退和贫血症(6、3、11、12)。

QUATREFOLIC应用

Quatrefolic®作为5-MTHF的直接来源,在备孕期、妊娠期和哺乳期尤其有效,因为这些时期对叶酸的需求量急剧增加。对于中老年人群而言,Quatefolic®可以快速恢复血浆中叶酸水平,以对抗各种影响叶酸状态和需要医疗处理的生理和病理变化。Quatefolic®较合成叶酸更能降低同型半胱氨酸的积累,因为它是唯一一种能越过血脑屏障(BBB)的叶酸,并能直接进入大脑,而无代谢或基因MTHFR损伤(13、14),从而有益于情绪调节、大脑健康和心血管健康。

制图:新营养
参考文献:
1. Bailey S.W., Ayling JE. The extremely slow and variable activity of dihydrofolate reductase in human liver and its implications for high folic acid intake.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2009
2. Patanwala I. et al. Folic acid handling by the human gut: implications for food fortification and supplementation. Am J Clin Nutr. 2014
3. Scaglione F., Panzavolta G. Folate, folic acid and 5-methyltetrahydrofolate are not the same thing. Xenobiotica. 2014
4. Ulrich C.M., Potter JD. Folate supplementation: too much of a good thing? Cancer Epidemiol Biomarkers Prev. 2006
5. Yang B. et al. Geographical and ethnic distribution of MTHFR gene polymorphisms and their associations with diseases among Chinese population. Clin Genet 2017
6. Smith D. A. et al. Is folic acid good for everyone? Am J Clin Nutr. 2008
7. Ulrich C.M., Potter J.D. Folate supplementation: too much of a good thing? Cancer Epidemiol Biomarkers Prev. 2006
8. Jacob Selhub, Ph.D.et al. Vitamin Status and Intake as Primary Determinants of homocysteinemia in an Elderly Population. .JAMA.1993
9. Mazza et al. Nutraceutical approaches to homocysteine lowering in hypertensive subjects at low cardiovascular risk: a multicenter, randomized clinical trial. Biol Regul Homeost Agents 2016
10. Tsang BL et al. Assessing the association between the methylenetetrahydrofolate reductase (MTHFR) 677C>T polymorphism and blood folate concentrations: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of trials and observational studies. Am. J. Clin. Nutr. 2015
11. Sweeney MR et al. Persistent circulating unmetabolized folic acid in a setting of liberal voluntary folic acid fortifi cation. Implications for further mandatory fortifi cation? BMC Public Health. 2009
12. Morris MS et al. “Circulating unmetabolized folic acid and 5-methyltetrahydrofolate in relation to anemia, macrocytosis, and cognitive test performance in American seniors”. Am J Clin Nutr. 2010
13. Isotalo P.A. et al. Neonatal and fetal methylenetetrahydrofolate reductase genetic polymorphisms: an examination of C677T and A1298C mutations. Am. J. Hum. Genet. 2000
14. Miller A.L. The methionine-homocysteine cycle and its effects on cognitive diseases. Altern Med Rev 2003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
为什么QUATREFOLIC®被称为是更友好的创新型叶酸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slider{ height: 250px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