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性病

糖尿病、高血压……儿童肥胖的危害超乎想象

图源:摄图网

在老一辈人的眼里,小朋友白白胖胖的最可爱!确实,“小胖墩”“小胖妞”天生自带“可爱”基因,浑身上下都透着萌萌的气息。讲真,这样的胖娃绝对是人见人爱,谁都忍不住想捏一把。

除了可爱,在很多家长看来,孩子长得白白胖胖的,也是福气和健康的标志。

殊不知,福兮,祸之所伏。白白胖胖的不只是可爱,还可能是肥胖。肥胖并不可爱,反而会带来健康隐患,可能会导致高血压、糖尿病、脂肪肝……,为孩子的身体健康“埋”下一颗颗“定时炸弹”。

儿童肥胖率持续上涨,“小胖墩”已不容忽视

如今,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小胖子”已经越来越多见。《柳叶刀》周刊的一项研究发现,近40年来全球少儿肥胖者增加了10倍多。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表的《2019年世界儿童状况》也显示:全球5岁以下儿童有4000万超重与肥胖。从20世纪70年代中期以来,全球5至19岁肥胖女童和男童的数量已经增长了10至12倍。

在我国,儿童肥胖率也在持续飙升。2017年多机构联合发布的《中国儿童肥胖报告》中指出,1985-2014年,我国7岁以上学龄儿童超重率由2.1%增至12.2%,肥胖率则由0.5%增至7.3%,相应的超重、肥胖人数也由615万人增至3496万人。而根据世界肥胖联合会的数据显示,中国肥胖儿童数量已经达到了3900万,高居世界榜首。根据预测,到2030年,中国肥胖儿童的数量将突破6200万大关。

可怕的是,这些“小胖子”长大后有大概率会成为“大胖子”。

世界卫生组织指出:儿童肥胖症是21世纪最严重的公共卫生挑战之一,是一个全球性问题。而肥胖对青少年儿童造成的近、中、远期危害却不胜枚举。

糖尿病,从小就“盯”上了胖子

图源:Pixabay

说起糖尿病,许多人都认为是中老年人才会得的“富贵病”。其实不然,现在不少儿童和青少年也步入了“糖友大军”,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肥胖。此外,也有研究发现儿童/青少年期的肥胖,与成年后的2型糖尿病(T2D)也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美国糖尿病协会第77届科学会议上展示的一项题为“Long-term Risk of Type 2 Diabetes in Youth with Increasing Severity of Obesity”的研究,检测了肥胖和严重肥胖的美国西北印第安人患糖尿病和其他代谢疾病的风险[1]。这项研究纳入了2728名5-9岁的儿童(无T2D)以及4319名10-17岁(无T2D)的青少年,进行了跟踪调查直到他们45岁或者患T2D为止。

研究发现,2型糖尿病的发病率随着肥胖程度的增加而成比例增加。与5-9岁体重正常的儿童相比,BMI值超过肥胖定义值40%的儿童到20岁时的发病率竟然增加了11倍,到45岁时增加了2倍。而且在10-17岁的儿童中,BMI对T2D发病率具有相似的影响。

研究作者Madhumita Sinha博士说道,“这项研究清楚地表明T2D发病率与BMI值紧密相关,尤其是那些极度肥胖的人群。”正是肥胖的因素,导致越来越多的儿童和青少年患上了糖尿病。而且相对中老年人来说,他们面临着更长的病程和更早的并发症。

高血压,儿童肥胖的“魔咒”

图源:摄图网

在多数人的印象中,高血压是被打上“中老年疾病”标签的。但近年来,高血压呈现出病越来越年轻化和低龄化的趋势,“小胖墩”也成了高血压高危人群。最新版《中国高血压防治现状蓝皮书》透露,我国高血压患病率正持续增长,而“肥胖”已成为儿童青少年患高血压的首要危险因素。

2019年6月12日,《欧洲预防心脏病学杂志》在线发表的一项来自西班牙的研究表明,4岁“小胖墩”如果未来两年持续超重或肥胖,或者在4-6岁期间新出现超重或肥胖,发生高血压的风险均会明显升高[2]。这项研究共纳入了来自西班牙的1796名4岁儿童,随访观察2年。在4岁和6岁两个时间点检测血压、体重指数和腰围,以评估基线肥胖与4-6岁儿童体重变化和高血压之间的关系。

研究发现,4岁时肥胖的儿童,到了6岁时收缩压平均增加4-5毫米汞柱,舒张压平均增加2.5-3毫米汞柱。与随访期间保持正常体重(基于体重指数)的儿童相比,持续超重以及新出现超重儿童中,高血压的风险分别高出2.54和2.49。而在新发或持续性腹部肥胖儿童中,高血压的风险分别高出2.81和3.42。

此外,该研究还显示,如果4岁时超重或腹部肥胖的孩子在4-6岁期间减掉了多余的体重,6岁时发生高血压的风险就不会增加了。

神经发育,也受儿童肥胖影响?

图片来源:bpmakesmesick.com

随着科学的发展,越来越多的研究证实:儿童时期的肥胖对身体健康有着影响。但是,人们对儿童时期肥胖与神经系统关系的研究还不够深入。2019年10月24日,剑桥大学发表在《Cerebral Cortex》上的一项最新研究发现,肥胖儿童大脑中与认知控制有关的区域与正常体重儿童的大脑相比存在显著差异[3]。

这项研究分析了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青少年脑认知发展研究所(NIHABCD)的2700名9-11岁儿童的数据,将他们的体重指数(BMI)与大脑皮质结构进行了对比,并评估了其执行功能(儿童执行功能是几个不同维度认知功能的总称,包括控制、决策、工作记忆、奖励敏感性等,是计划、解决问题、推理挤情绪调节等方面的综合评价指标)。

图:体重指数与执行功能的关系

研究发现,BMI的增加与大脑皮层平均厚度的减少,以及大脑皮层额叶前区(与认知控制相关的区域)变薄之间存在关联,而这些结构的变化是导致执行功能下降的部分原因。而且在调整多重因素后,这种关系仍然存在。此外,研究人员还发现BMI的增加与执行功能评分降低存在统计学意义的相关,而大脑前额皮质厚度的降低可部分解释BMI和执行功能之间的关联。

剑桥大学精神病学系的保罗·弗莱彻教授补充道:“这一独特且公开的数据集使我们能够研究大脑结构、认知功能和体重之间的关系。而观察到的这些联系表明,肥胖儿童的大脑结构和认知存在着非常真实的差异,这一发现为肥胖儿童影响神经功能发育提供了可能的机制解释。”

近些年来,儿童肥胖率在全球范围内逐年增长,已经成为一个严峻的问题。与此同时,儿童因过度肥胖引发的各种疾病,还在上演着……

面对越来越严峻的“儿童肥胖”问题,全世界都在行动:

  • 欧洲53个国家共同通过了世界第一个《抵制肥胖宣言》;
  • WHO成立了“终止儿童肥胖委员会”;
  • 日本推行了“健康21世纪”计划;
  • 墨西哥禁止在学校销售含糖饮料和含有高糖、高饱和脂肪酸的食品;
  • 多个国家颁布暂停食品供应中使用反式脂肪酸的立法;
  • ……
参考文献:
[1]:Type 2 diabetes incidence among youth increases in direct proportion with severity of obesity
[2]:Maira A Ortiz-Pinto, et al. Association between general and central adiposity and development of hypertension in early childhood. European Journal of Preventive Cardiology. First Published June 12,2019.
[3]:Lisa Ronan, Aaron Alexander-Bloch, et al. Childhood Obesity, Cortical Structure, and Executive Function in Healthy Children. Cerebral Cortex, bhz257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
糖尿病、高血压……儿童肥胖的危害超乎想象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slider{ height: 250px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