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人群

助力3.2亿人走出抑郁症“阴霾”,ω-3多不饱和脂肪酸伸出“援助之手”

图源:摄图网

上班,太累!房子,太贵!车子,太费!在现代快节奏的生活中,多数人身上或多或少都背着几座大山,且被压的喘不过气。《柳叶刀》曾指出,生存压力日益增大是中国人精神疾病逐年增加的主要原因之一,而抑郁症更是成为近年来发病率最高的精神疾病。

抑郁症,简单的三个字,却字字珠玑,令人心疼。10月14日下午,被冠之以“人间水蜜桃”的韩国女星雪莉,因抑郁症去世的消息在网络上闹的沸沸扬扬;10月20日下午,《长安十二时辰》女主热依扎在微博爆出“抑郁日记”,将抑郁症再一次推向了舆论高峰。

抑郁症,如同感冒一样普遍

事实上,频频出现在大众眼中的抑郁症早已不是一个新鲜的词。抑郁症(MDD)又称抑郁障碍,以显著而持久的心境低落为主要临床特征,是心境障碍的主要类型,也是发病率最高的单病种精神疾病。主要表现为情绪低落,兴趣减低,悲观,思维迟缓,缺乏主动性,自责自罪,饮食、睡眠差,担心自己患有各种疾病,感到全身多处不适,严重者可出现自杀念头和行为。

崔雪莉、韩国SHINee成员金钟铉、中国歌手乔任梁、内地歌手陈琳、影星张国荣、诗人海子……这些美好的生命都因抑郁症而终结。然而在这些头顶光环的明星背后,还有更多的普通人饱受抑郁症的折磨。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全世界抑郁患者达3.2亿人,每年因抑郁症自杀的死亡人数高达100万,到2030年抑郁症将成为致残的第一大诱因。而在中国,抑郁症患者已达9000万,每年约有20万因为抑郁症自杀。但目前我国抑郁症的识别率仅有30%,就医率却不到10%。

到目前为止,抑郁症的病因仍不是十分明确,《精神病学》一书中这样写到:“抑郁症的病因尚不清楚,但可能与遗传、生化、生理、内分泌以及心理社会等因素有关”。然而抑郁症却如感冒一样轻易患病且容易反复发作,严重影响着患者的工作、学习、生活和社交,对于重度和极重度患者来说堪称是“心灵上的凌迟”。

ω–3 多不饱和脂肪酸或成治疗重度抑郁症的方法之一

目前,抑郁症是可以治疗的疾病,它和许多躯体疾病一样,既可以通过有效、及时的救治得以康复,也会因为恐惧、拖延而恶化。虽然目前有许多不同作用机制的常规抗抑郁药物,但对MDD临床症状的缓解和疗效仍待优化。先前的荟萃分析和临床试验发现,ω-3多不饱和脂肪酸(n-3 PUFA)中二十碳五烯酸(EPA)具有抗抑郁作用[1-3]。因此深入了解ω-3 PUFA对治疗临床抑郁症的生物学机制至关重要。

2019年7月3日,温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联合团队在Psychotherapy And Psychosomatics杂志上发表的研究,探讨了关于ω-3多不饱和脂肪酸衍生物的内源性大麻素(EC,是一类衍生自多不饱和脂肪酸PUFA的内源性神经炎症介质,包括二十碳五烯酸EPA衍生物EPEA和二十二碳六烯酸DHA衍生物DHEA等,能够与大麻素受体CB1R或CB2R结合调节情绪)治疗严重抑郁症的临床疗效和生物学规律。[4]

这项研究进行了为期12周的随机、双盲对照试验,共纳入了88名重度抑郁症(MDD)患者,他们被随机分配为三组分别接受二十碳五烯酸(EPA,3.0g/天)、二十二碳六烯酸(DHA,1.4 g/天)以及EPA (1.5g/天)+DHA (0.7g/天)的联合治疗。期间共有85名受试者完成实验,并评估抑郁症状临床缓解率和测量血浆PUFA衍生的EC水平。

图:给予ω-3多不饱和脂肪酸后可以缓解抑郁症状

研究发现,三种治疗方案均可以缓解抑郁症状,但是EPA和DHA+EPA两组效果更好。在治疗后,患者中血清中内源性大麻素EPEA(三种治疗均升高)和DHEA(DHA和EPA+DHA治疗)水平升高;相关性研究分析进一步发现血清中EPEA浓度与抑郁症缓解率显著正相关。也就是说,EPA是ω-3多不饱和脂肪酸抗抑郁作用的主要成分,而其衍生物EPEA或许是重度抑郁症的潜在内源性治疗靶点,为治疗抑郁症带来新启示。

抑郁症并非不治之症,正视它才能击败它

虽然n-3 PUFAs的抗抑郁机制得到了严谨的研究证实,但针对n-3 PUFAs用于抑郁症患者的相关临床实践指南却长期缺乏。为此,国际营养精神病学研究协会(ISNPR)形成专家委员会,通过全面回顾现有文献并针对14名权威专家采用德尔菲法,形成了基于共识的实践指南,于2019年9月3日在Psychotherapy and Psychosomatics发表。[5]

该指南聚焦于以下五个课题:基本概念,急性期治疗,抑郁复发监测及预防,特殊人群的使用以及潜在安全性问题。

  • 针对抑郁症患者使用n-3 PUFAs之前,需进行诊断面谈,确认临床诊断、身体状况和精神病理学评估;
  • 抑郁症的急性期治疗中,推荐剂量为每天1-2克EPA,可使用纯EPA或与DHA联用(EPA/DHA比值>2),补充剂的质量可影响疗效;
  • 针对抑郁症高危人群,n-3 PUFAs可被推荐为潜在的预防手段,而急性期所使用的n-3 PUFAs治疗可延展至维持期,可能有助于预防复发;
  • n-3 PUFA可用于MDD辅助治疗,包括特殊人群(超重、炎症标志物升高、孕妇、儿童和老人),也可在高危人群中用于预防;
  • 建议系统监测n-3 PUFAs的副作用,包括胃肠道反应及皮肤异常等;对于使用较高剂量n-3 PUFAs者,还应开展全面的代谢指标检查。

ISNPR提供了首个有关n-3 PUFAs治疗抑郁的实践指南,并强调了准确的临床诊断及基于评估的诊疗的重要性。不过,仍需进一步开展设计精良、样本量较大、持续时间更长的随机对照研究,以确认n-3 PUFAs的疗效。

在现代快节奏的生活中,抑郁症的发病率会逐渐增高。然而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发现,虽然对抑郁症已有行之有效的治疗办法,但全球只有不足一半的患者(在一些国家中仅有不到10%的患者)接受了有效治疗。不肯就医,最重要的影响因素之一就是社会对精神疾患的歧视。

美国作家安德鲁•所罗门在抑郁症纪实作品《忧郁》中的内心独白:“一般人往往缺乏对他人痛苦的尊重”,深刻揭露了广大抑郁症患者的强烈心声。因此,对于抑郁症患者来说最重要的是,不要把抑郁症当做“洪水猛兽”,它可以被看见,也应当被尊重,更应该被治疗。

参考文献:
[1]:Su KP, Lai HC, Yang HT, Su WP, Peng CY, Chang JP, et al. Omega-3 fatty acids in the prevention of interferon-alpha-induced depression: results from a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Biol Psychiatry. 2014 Oct;76(7):559–66.
[2]:Chiu CC, Su KP, Cheng TC, Liu HC, Chang CJ, Dewey ME, et al. The effects of omega-3 fatty acids monotherapy in Alzheimer’s disease and mild cognitive impairment: a preliminary randomized double-blind placebo-controlled study. Prog Neuropsychopharmacol Biol Psychiatry. 2008 Aug;32(6):1538–44.
[3]:Su KP, Huang SY, Chiu CC, Shen WW. Omega-3 fatty acids in major depressive disorder. A preliminary double-blind, placebo-controlled trial. Eur Neuropsychopharmacol. 2003 Aug;13(4):267–71.
[4]:Bo Yang, Lin Lin, Richard P. Bazinet, et al. Clinical Efficacy and Biological Regulations of ω–3 PUFA-Derived Endocannabinoids in Major Depressive Disorder Psychotherapy and Psychosomatics 88(4):1-10.July 2019
[5]:Guu TW, Mischoulon D, Sarris J, et al. International Society for Nutritional Psychiatry Research Practice Guidelines for Omega-3 Fatty Acids in the Treatment of Major Depressive Disorder. Psychother Psychosom 2019 Sep 3:1-11. doi: 10.1159/000502652.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
助力3.2亿人走出抑郁症“阴霾”,ω-3多不饱和脂肪酸伸出“援助之手”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slider{ height: 250px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