胃肠道健康

“抑制”幽门螺杆菌,捍“胃”健康,益生菌或许是良方

图源:千图

图源:新浪微博

杭州这个家庭的新闻告诉我们,只要一个人感染了幽门螺杆菌,就会给全家人带来潜在的隐患,就连母亲在吃饭时的“爱”也在无形中害了孩子,幽门螺旋杆菌带来的危害可大可小,不得不引起人们的重视。那么幽门螺旋杆菌究竟是啥呢?

胃癌“元凶”,幽门螺杆菌

幽门螺旋杆菌(Helicobacterpylori,Hp),一种革兰氏阴性菌,生存能力十分强,它可以寄生于胃粘膜,藏于胃小凹中,既能避免胃酸环境的危害,也不容易随着食物残渣排出体外。而且它在生长繁殖过程中还会产生毒素,破坏胃粘膜,引发慢性、浅表性胃炎等相关疾病,随之逐步发展为胃溃疡甚至胃癌。

我国是胃癌的高发国家,每年新发胃癌患者超过40万,死于胃癌患者近30万,且发病患者也逐渐趋于年轻化。幽门螺旋杆菌是诱发胃癌的“元凶”,同时,它还具有较强的传染性,在人群中的感染率可高达50%以上。2017年10月27日,世界卫生组织国际癌症研究机构公布的致癌物清单初步整理参考,幽门螺杆菌(感染)在致癌物清单中。研究发现,特定乳杆菌或可抑制幽门螺杆菌感染。

益生乳酸杆菌对幽门螺杆菌引起的炎症或有抑制作用

来自中国台湾多所机构的研究人员近期在《Journal of Clinical Medicine》发表研究,在细胞实验和动物模型中均发现,鼠李糖乳杆菌(GMNL-74)和嗜酸乳杆菌(GMNL-185)可抑制幽门螺杆菌的致病性,并调节肠道菌群结构。

在细胞实验中,抗幽门螺杆菌CagA和CagA磷酸酪氨酸(4G10)的抗体、Lipofectamine(脂质体)、特异性抗体环氧合酶-2和肿瘤坏死因子-α以及其他一些化学药品和试剂进行细菌培养,然后筛选了226株乳酸菌株来研究其对Hp胃上皮细胞黏附和侵袭的抑制作用,经过16S rDNA测序、乳酸菌株抗Hp活性的测定、NF-κ荧光素酶试验、白细胞介素-8等的测定,证明GMNL-74和GMNL-185具有很强的活性均可显著降低幽门螺杆菌对胃上皮细胞的粘附和侵袭作用,并降低宿主细胞IL-8的产生。

在动物实验中,选用来自台湾国家实验动物中心六周龄雄性BALB小鼠19只,根据长庚大学动物护理的使用指南和动物护理使用委员会批准的方案对小鼠进行治疗。将小鼠分为未治疗的对照组(n=6)、单独的Hp组(n=4)、GMNL-74和Hp感染组(n=4)和GMNL-185和Hp感染组(n=5)四组,小鼠通过灌胃接种Hp,并从8周龄开始,用安慰剂或乳酸杆菌属喂养小鼠,干预24天。并在第0天和第24天收集小鼠粪便;第25天处死小鼠,将小鼠的胃组织制成切片,利用定量实时聚合酶链反应来分析肠道菌群。

乳杆菌属抑制幽门螺杆菌感染小鼠的胃炎症
图源:Journal of Clinical Medicine

结果显示,在感染了幽门螺杆菌的小鼠中,摄入GMNL-74和GMNL-185可显著增加小鼠肠道中的益生菌丰度,减轻幽门螺杆菌的定植引起的胃部炎症。所以,特定乳杆菌或可抑制幽门螺杆菌感染。这个结果有助于开发新的Hp治疗方法。

避免幽门螺杆菌感染是关键

通过适当的益生菌补充在肠道中释放免疫调控物质,经血液到胃部,从而抑制Hp的生长;一部分益生菌在胃壁的定植能够干扰或阻断幽门螺杆菌在胃黏膜表面的黏附,通过在胃内大量定植,能有效抑制幽门螺杆菌的生长和繁殖;另一方面,益生菌生长繁殖产生的有机酸能抑制幽门螺杆菌生长,从而最大程度减少幽门螺旋杆菌对人体产生的危害,减少胃癌等病变的发生。

除了益生菌补充剂的干预外,在生活、饮食上的良好习惯更是必不可少。

1、少吃生食、不卫生饮食:如今喜欢吃生食的人越来越多,如:生鱼片、生蚝、成熟度低的牛排等。但如果水源遭到粪便污染,带有存活的幽门螺旋杆菌,则生吃污染水中的鱼虾,或用污染水清洗的生食,就可能增加Hp的感染几率。尤其是没有经营资格证的商家,卫生更是难以保证,更易增加感染风险。

因此,建议选择正规商家;尽量少吃生食,尤其是在不确定水源环境的情况下,即便没有幽门螺杆菌,也可降低其他病菌感染的风险。

2、使用公筷:我国人民习惯围在一起吃饭,也喜欢给别人夹菜以示亲近,但幽门螺旋杆菌,会通过胃-食管反流进入口腔,广泛存在于牙齿、唾液中。如果餐桌上有人是幽门螺杆菌感染者,其他人被感染的风险就会有所上升。这也是家庭中有一人查出幽门螺杆菌感染,建议家庭成员都检查的原因。

针对这种情况,建议使用消毒后的干净餐具,并使用公筷,既降低感染风险,也同样能表示亲近。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
“抑制”幽门螺杆菌,捍“胃”健康,益生菌或许是良方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slider{ height: 250px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