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人群

化解千万儿童陷入的肥胖危机,菊粉扮演了什么角色?

图源:500PX

网上流传有这么一句话:胖子都是潜力股。看到这句话,胖胖的你是不是已经开始在心里偷笑?清醒一点,只有瘦下来的胖子才叫潜力股,如果一直胖着,谁能看到你的潜力?

肥胖对颜值的伤害堪比整容失败,千万不要相信少儿肥胖会止步于成年的荒谬言论。莱比锡大学的研究团队发现,学龄前阶段是长胖的关键时期。2~6岁时BMI的快速增长,与青春期肥胖乃至成年肥胖高度相关,相对风险高达1.43[1]。

五分之一儿童中标的肥胖,可能到成年也甩不掉

传统观念认为,孩子胖是健康的表现,就是要吃得白白胖胖才“有福气”,等长大了自然而然就不会胖了。但事实是,如果从小没有意识到的话,孩子可能一胖到底。而且胖起来容易,瘦下去可就难了,2017年的一项调查揭示,19岁时严重肥胖的人,只有6.1%能在35岁摆脱肥胖[2]。

研究人员从CrescNet患者注册中心获得了5万名儿童、共33万个不同时间点的BMI数据,发现青春期(15到18岁)BMI正常的孩子中,绝大多数在整个童年,BMI都属于正常范围内;而在青春期就已经超重或肥胖的孩子,婴儿时大多BMI正常,但其中一半在5岁开始就已经超重或者肥胖了。

反过来,2岁时肥胖的孩子,30%左右在青春期可以回到正常体重,依然肥胖的占50%;而3岁时肥胖的孩子,80%在青春期依然肥胖。在儿童期,体重正常和体重过低的孩子BMI标准分基本保持不变;而超重或肥胖的孩子通常在婴儿期就有较高的BMI标准分,且BMI标准分在他们的童年持续升高。

青春期超重或肥胖的孩子与体重正常的孩子在儿童期的BMI标准分

之后,研究人员分析了BMI标准分年度变化的影响。在肥胖或超重的青少年中,BMI标准分增长最快的阶段是2~6岁的学龄前阶段,之后BMI标准分也逐年增加,但增速大大减慢。也就是说,对于青春期肥胖或超重的孩子,他们的BMI在2~6岁增长的最快,而且,这一情形与青春期肥胖乃至成年肥胖高度相关,相对风险达到了1.43。

青春期超重或肥胖的孩子,BMI标准分在2~6岁间增速最快

当然,这项相关性研究并不能证明是2~6岁的BMI快速增长导致了青春期及成年后的持续肥胖。但有了这个结果,就可以通过BMI的增长情况,在孩子超重前及早预测,并进行干预。毕竟现在人们的生活水平大大提高,肥胖儿童的增加也越来越快。

《柳叶刀》发布的报告显示,中国超重或肥胖儿童数量从1995年的5.3%增加到2014年的20.5%,每五个中就有一个超重或肥胖。2017年的《中国儿童肥胖报告》数据统计显示,我国7岁以上的学龄儿童肥胖人数近3500万人,主要大城市7岁以下的肥胖儿童人数超过400万人。如果不加以控制,到2030年我国肥胖的儿童青少年总数将接近5000万人。

而关于肥胖的危害,相信大家听的已经够多了,像什么高血压、糖尿病、冠心病,都和肥胖脱不了干系。在儿童早期,脂肪组织功能的改变与BMI的增加是同时发生的[3],儿童时期过多功能异常的脂肪会造成代谢和心血管的临床前改变[4],进而提高糖尿病以及动脉硬化[5]的风险。根据目前的儿童肥胖状况估算,仅仅用于治疗因肥胖而引发的健康问题,到2025年,全球的医疗费用就会超过9200亿英镑(约8.28万亿人民币)!

图源:istock

菊粉益生元,或有控制青少年体重的潜力

说到菊粉益生元,关于它的研究大都集中于菊粉与胃肠健康和消化、菊粉与肠道益生菌的联系等,对儿童健康作用的研究并不多,那么在影响儿童肥胖方面的研究就更少了。

2017年,一项纳入7~12岁的肥胖或超重儿童的研究,采用了双盲、安慰剂对照的方法,随机把参与者分为试验组和对照组,试验组给予富含低聚果糖的菊粉(益生元)(8g/d;n=22),对照组给予麦芽糊精作为安慰剂(8g/d;n=20)。干预16周后发现,菊粉组儿童的体重z-评分下降了3.1%,安慰剂组增加了0.5%。此外,菊粉试验组的体脂肪率降低2.4%,躯干脂肪率降低3.8%;安慰剂对照组则分别增加0.5%、降低0.3%。[6]

而且,对照组中炎性因子白介素-6(IL-6)显著多于试验组,试验组的柔嫩梭菌明显减少(柔嫩梭菌与IL-6的表达呈正相关),这也验证了益生元的抗炎症作用。通过粪便检测还发现菊粉干预也会改善儿童的肠道微生态,试验组微生物群中的双歧杆菌增加,普通拟杆菌(Bacteroides vulgatus)则显著减少。相比双歧杆菌,普通拟杆菌是个“反面角色”,它可以抑制肠道黏液的分泌,导致克罗恩病的发生;还可以和粪便普雷沃菌合作,造成胰岛素抵抗,

这项研究表明,用菊粉益生元来预防或控制儿童肥胖是很有可能的。几乎同时,美国临床营养杂志也发布了一项研究,表明菊粉能够增加儿童的饱腹感,从而达到控制体重的目的。

这项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研究结果显示,与安慰剂组相比,菊粉组的热量摄入下降了约113大卡,安慰剂的热量摄入则增加了137大卡。更重要的发现是,菊粉组中所有儿童可增加饱腹感的生长激素肽的释放平均增加了28%,而对照组仅增加了8%。通过摄入菊粉,儿童的饱腹得到提升,能量摄入显著下降,进一步改善儿童的体重问题。[7]

天然菊苣来源的菊粉,是儿童的最佳选择

到目前为止,多项饮食干预研究结果均凸显了菊粉补充剂在成人、糖尿病人超重和肥胖管理中心的潜在作用,现在研究证实,对于儿童肥胖和超重的情况,菊粉同样是天然健康的备选方案之一,可以有效控制儿童体重,增加饱腹感。

菊粉广泛存在于自然界30000多种植物中,以菊苣来源品质较为优良。维乐夫集团精选欧洲菊苣良种,实现菊苣大规模种植,针对需要进行身体健康调理的人群,特推出了维乐夫菊粉。维乐夫菊粉可以帮助多类人群改善肠道微生态,刺激肠蠕动,排出肠道“垃圾”,以实现健康生活。

参考文献:
[1] Geserick M, Vogel M, Gausche R, et al. Acceleration of BMI in Early Childhood and Risk of Sustained Obesity[J].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2018, 379(14): 1303-1312.
[2] Ward Z J, Long M W, Resch S C, et al. Simulation of growth trajectories of childhood obesity into adulthood[J].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2017, 377(22): 2145-2153.
[3] Landgraf K, Rockstroh D, Wagner I V, et al. Evidence of early alterations in adipose tissue biology and function and its association with obesity-related inflammation and insulin resistance in children[J]. Diabetes, 2015, 64(4): 1249-1261.
[4] Freemark M. Predictors of childhood obesity and pathogenesis of comorbidities[J]. Pediatric annals, 2014, 43(9): 357-360.
[5] Johnson H M, Douglas P S, Srinivasan S R, et al. Predictors of carotid intima-media thickness progression in young adults: the Bogalusa Heart Study[J]. Stroke, 2007, 38(3): 900-905.
[6] Nicolucci A C , Hume M P , Martínez, Inés, et al. Prebiotic Reduces Body Fat and Alters Intestinal Microbiota in Children With Overweight or Obesity[J]. Gastroenterology, 2017:S0016508517356986.
[7] Hume M P , Nicolucci A C , Reimer R A . Prebiotic supplementation improves appetite control in children with overweight and obesity: a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J]. The American Journal of Clinical Nutrition, 2017, 105(4):790-799.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
化解千万儿童陷入的肥胖危机,菊粉扮演了什么角色?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slider{ height: 250px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