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人群

要“乳”不要“糖”,这背后的市场空间可能大到超乎想象

图源:摄图网

提起无乳糖产品,你会想到什么,特殊医学用途婴幼儿配方食品无乳糖配方粉,还是凤毛麟角的几款低乳糖液态奶?相关数据显示,2010年,全国无乳糖牛奶产量为30万吨,仅占液态奶的1%,至2016年,占比也仅提高了1个百分点。对比无乳糖产品发展相对成熟的美国和芬兰市场,早在2006年,美国无乳糖和低乳糖奶制品的销售额就已达到5.235亿美元,2001年-2006年间的综合年增长率达到7.3%[1];而芬兰的专业化餐饮所使用的奶和奶制品几乎都是经过乳糖水解的[2]。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了无乳糖产品在中国市场的滞后发展?难道中国的消费环境还不够成熟?事实可能恰恰相反,无乳糖背后的市场空间也许大到超乎你的想象。

除了“乳糖不耐”无乳糖产品其实具有强的“普适性”

所谓乳糖不耐受是指人体内因缺少乳糖酶而导致摄入的乳糖无法分解成可被人体直接消化吸收的半乳糖和葡萄糖。要知道,几乎所有婴儿都有足量的乳糖酶,以分解来自母乳的乳糖,但随着年龄增长大约7、8岁以后,全球能消化乳糖的人就只剩下35%了。有学者解释,乳糖酶流失意味着身体在向你发出“该断奶了”的信号。

如果按照这种说法,那么成人世界的食谱里就不应该有“牛奶”。但实际上,如果失去牛奶的营养助力,恐怕古人类体力与智力将无法得到迅猛发展。因此,达尔文的物种进化论在“成年人与牛奶”之间的关系上再次得以体现。在奶制品的重要产区,那些能够从牛奶中获取营养的极少数基因表现出了明显的生长优势。并通过遗传选择,使一部分地区的成年人能够从牛奶中获取营养,比如欧洲。针对欧洲人的乳糖耐受研究显示,一个人成年后是否还有足量能分解乳糖的乳糖酶,主要取决于MCM6基因rs4988235位点,它有三种类型:AA-乳糖耐受;AG-乳糖耐受;和GG-乳糖不耐受。遗憾的是,因为亚洲人,特别是中国人“喝牛奶的历史”实在太短,所以中国人的GG基因型人数几乎占到100%。换言之,绝大多数中国人,在基因学分析角度上都属于“乳糖不耐受”型。

图源:《自然》杂志 由澎湃新闻 王亦赟 汉化

说到这里,你可能会有这样的疑问:明明很多人喝牛奶并不会出现腹泻等所谓的乳糖不耐症状啊?“乳糖不耐受”与“喝牛奶之后拉肚子”之间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因果关系。虽然有些人因为缺少乳糖酶而无法分解乳糖,但肠道微生物会以各自的方式来分解乳糖。有些微生物比如双歧杆菌,就像给一个无法自己消化乳糖的人开了外挂,因此喝了牛奶也能被吸收,不会有不良反应;但有些人肠道微生物在分解乳糖时会产生大量气体,这才导致了腹痛、腹泻等症状的产生。[3]所以,即便很多人喝牛奶没事,中国人“乳糖不耐受”并非小概率事件也已经实锤。

回到产品本身,无论是开篇提到的特殊医学用途婴幼儿配方食品无乳糖配方粉还是低乳糖液态奶,似乎都是给乳糖不耐人群,更准确一点的描述应该是那些“一喝牛奶就会出现乳糖不耐症状”的消费者而量身定制的。但实际上,如果我们能跳脱出“乳糖不耐”的框子,“无乳糖”产品的消费同样具有普适性。比如想要进行体重控制的消费者,无乳糖产品有助于减少能量摄入,同时又能获得均衡而丰富的营养;而对于营养摄入需求较大的中老年人而言,无乳糖产品既能满足这个年龄层的营养消费需求,又可以很好的解决年龄增长带来的乳糖酶缺少问题。不仅如此,通常我们认为“无乳糖”产品只和“乳”有关,但实际上,从含乳制品的角度上考量,“无乳糖”概念完全可以向“无麸质”“无转基因”一样,为更广泛的加工食品/饮料提升产品溢价空间。

不是所有的无乳糖产品都真正做到了“无乳糖”

既然“无乳糖”的优势如此显而易见,那么具体到实际产品,什么样的产品才可以真正称之为“无乳糖”呢?尽管商业中对降乳糖和无乳糖的通用说法有很多,比如对于液态奶就有乳糖水解奶、水解奶、降乳糖奶、低乳糖奶、部分去乳糖奶、完全去乳糖奶、去乳糖奶、无乳糖奶等。落实到法规和标准上,国际上一般只允许使用“低乳糖”(low-lactose)、“无乳糖”(lactose-free)两种,有的国家也允许使用“降乳糖”(lactose-reduced)的宣称。对于这三种“法定”的乳糖宣称,每种都有具体的乳糖含量要求,如过去使用“无乳糖”宣称的产品,法典标准和加拿大等国规定,采用气相色谱法检测时,产品中不得检出乳糖;北欧则要求产品汇总乳糖含量≤0.01g乳糖/100g食品。(参见表1和表2)

为了实现“无乳糖”,长期以来,减少或者除去牛奶中乳糖的方法是利用乳糖分解酶,使乳糖得以水解。但单纯使用乳糖分解酶的乳糖分解率并不理想,因此,“去乳糖技术”成为了无乳糖产品成败的关键。为了更好的了解“去乳糖技术”,新营养专访了全球第一家生产无乳糖牛奶的公司“蔚优Valio”(Valio)。

提起“蔚优Valio”的名字,很多人也许并不熟悉。但实际上,这一品牌距今已经有114年的历史了,作为芬兰最大的食品和乳制品企业,在当地市场占有量近80%,产品覆盖从短保鲜奶、长保奶、酸奶再到奶粉等各类乳制品。不仅如此,蔚优Valio与中国也有很深的渊源,早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蔚优Valio(当时的中文名称为为维利奥)就作为芬兰乳业代表与中国农业部合作,对中国的乳品行业技术人员进行了长期的培训。1991年,维利奥第一次将脱盐乳清粉DemiTM90出口到中国,从此维利奥的脱盐乳清粉等产品以婴幼儿配方粉等产品形式走进了中国千千万万的寻常百姓家。2001年蔚优Valio推出了世界上首款真正意义上的无乳糖牛奶,在上市之后的两个月内销量就达100万升。2002年,无乳糖液态奶产品的销量激增至1200万升,至2010年,年销量已达7000万升。而按照维利奥商贸(中国)有限公司亚太区董事总经理肖路的说法,与其说蔚优Valio是一家乳企,不如说是科技技术企业。

1945年,蔚优Valio实验机构的维尔塔宁博士发明了青贮饲料,牧场得以不受季节限制生产出高品质的牛奶。因为这个发明,维尔塔宁博士还获得了当年的诺贝尔化学奖。此后,蔚优Valio一直在做技术研发,包括研发了全球首款婴儿液态奶。目前,其在全球已经拥有350多项专利,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无乳糖专利。

肖路介绍,目前国内多采用乳糖酶分解技术来分解乳糖,在高温杀菌过程中会发生“美拉德反应”,呈现出特殊的焦糖甜味,与普通牛奶有口感差别。蔚优Valio则是通过超滤技术去除牛奶中大部分乳糖,再以水解方式去除剩余乳糖,在风味口感上能非常接近普通牛奶。更重要的是,蔚优Valio的乳糖去除率达到99%。

自2003年以来,蔚优Valio将这项屡获殊荣的无乳糖生产专利技术授权给全球众多奶制品企业,使无乳糖产品能在全世界广泛地开发生产。除此之外,饮料和休闲食品生产商们也使用蔚优Valio2007年研发上市的无乳糖奶粉配料产品,制作生产无乳糖牛奶巧克力、冰激凌、甜点、汤料、酱料,甚至宠物食品,为食品工业领域提供了更多的食品制造方案。

在不久前结束的FIC展会上,蔚优Valio向观众展示了eila®无乳糖奶粉系列产品,并有全脂、部分脱脂、脱脂,以供不同需求选择。该系列产品采用芬兰本土农场奶源,100%芬兰原装进口,全程可控可追溯;利用乳糖水解去滤专利技术,冲调之后乳糖含量低于0.01%,蛋白质含量较普通奶粉高出20-25%;且碳水化合物含量较普通奶粉更少,作为非转基因产品,在做到无乳糖的同时,保持了自然纯正的牛奶口味和口感。

来自Simmons的调查显示,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在留心乳糖。“要乳不要糖”或将成为新的食品/饮料风潮,现在加入,正当时。

参考资料:
[1]开拓中国无乳糖乳制品和食品市场 作者:赵少华
[2]降乳糖和无乳糖乳品的现状与趋势研究 作者:黄敏、南庆贤、郑东欢
[3]你目之所及的中国人,都有“乳糖不耐受”作者:鲍语AwesomeAbalon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
要“乳”不要“糖”,这背后的市场空间可能大到超乎想象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slider{ height: 250px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