胃肠道健康

为什么雅培、雀巢、惠氏、嘉宝都钟情于母乳低聚糖(HMO)?

图源:摄图网

母乳,作为妈妈送给新生baby的第一份礼物,尤为珍贵。《中国居民膳食指南(2016)》中明确指出:母乳是宝宝最理想的食物,能够为6个月以内的宝宝提供所需的全部液体、能量和营养素。除此之外,母乳中所含有的母乳低聚糖(HMO),对于宝宝抗感染、提高免疫力也有十分积极的作用。

认识母乳低聚糖

众所周知,母乳是婴儿最佳的天然食物,为婴儿早期的生命提供了完美的开端。近年来,随着科技的发展,不断有研究揭示,母乳中富含一类人体不能消化而肠道有益菌可发酵利用的复杂的碳水化合物,可以帮助宝宝建立强大的免疫系统——母乳低聚糖。

科学研究表明,母乳低聚糖(Human Milk Oligosaccharides,HMO)是人类母乳中的第三大营养物质,仅次于乳糖和脂肪,含量为5—15g/L。它主要以游离形式存在于母乳中,这些低聚糖由3-9个单糖聚合而成,2′-岩藻糖基乳糖占主导地位。

图:母乳低聚糖的核心结构

母乳低聚糖的基本单体有D-葡萄糖(Glc)、D-半乳糖(Gal)、N-乙酰葡萄胺(GlcNAc)、L-岩藻糖(Fuc)、唾液酸(Sia),这些单糖以不同的方式结合。目前通过研究已经证明人乳中有200多种低聚糖,且结构复杂,只存在于母乳中,是天然益生元。

母乳低聚糖被称为生俱来的保护屏障

HMO是母乳中天然含有的,对宝宝的生长发育起到重要作用。HMO不仅具有独特的益生元作用,可以影响宝宝肠道菌群的构建,而且对婴儿的大脑发育、抗感染、免疫调节以及体内信号传导等都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总的来说,母乳低聚糖为婴幼儿提供了与生俱来的保护屏障。

λ 有效预防婴儿对食物过敏

一项刊登在国际杂志《Allergy》上的研究,加利福尼亚大学的研究人员对来自421名婴儿和母亲在出生三到四个月后的母乳样本进行了分析;随后在一岁时,婴儿接受皮肤针刺试验,以检查对常见过敏原(包括某些食物)的过敏反应。[1]

研究人员发现,421名婴儿中,有14%(59名)的婴儿在其1岁时都会对一种或多种食物过敏,虽说并没有单一的HMO与食物过敏相关,但整体的HMO组分似乎发挥着重要作用。研究者Bode说道,我们的研究鉴别出了HMO的有益特性,其与儿童在一岁时对食物的过敏风险降低直接相关。

λ 防止早产儿的坏死性小肠结肠炎

坏死性小肠结肠炎(NEC)是早产儿最常见、最致命的肠道疾病之一。研究证明5%-10%早产儿(体重小于1500g)易发生坏死性小肠结肠炎,其中1/4死亡,而存活的婴儿伴有严重神经系统并发症。

发表于《Gut》的一篇文章验证了HMO能预防NEC。Jantscher-Krenn等研究人员采用新生大鼠NEC模型,进行了随机双盲实验,实验组口服HMO配方奶粉,对照组口服无HMO奶粉。研究发现与无HMO奶粉配方相比,HMO治疗组NEC患者96小时生存率明显提高,从73.1%提高到95.0%,病理评分也明显得到改善了。特别是母乳中的二唾液酸乳-N-四糖对大鼠的NEC起到预防作用。[2]

λ 降低病毒和细菌感染风险,增强免疫力

一项发表在《Clinical and Translational Immunology》杂志的研究,伦敦帝国理工学院的研究人员招募了183位母亲及其婴儿进行研究,分析了109份初乳样本、61份出生后6天采集的母乳样本和63份出生后3个月采集的母乳样本。研究发现,乳糖基-N-二岩藻黄素六糖I(LNDFHI)有助于新生儿在出生后几周内清除B族链球菌(产后新生儿脑膜炎的常见感染原因),也是英国甚至全球的新生儿在出生后最初三个月里感染的主要原因。

Andreas博士称:“虽然这只是早期研究,但结果证实了母乳的复杂性,以及它可能为新生儿带来的益处。越来越多的研究表明,母乳低聚糖可以保护新生儿免受感染,如轮状病毒和B族链球菌,并可促进新生儿体内肠道益生菌的增殖”。

λ 大脑发育的营养素

0-3岁宝宝大脑发育关键期,宝宝越小的时候大脑的塑造性越强。“大脑发育”是儿童成长过程中,爸爸妈妈们重点关注的问题。都说“从母婴营养供给,到家庭的养育环境,孩子生命中最初的一千天最为重要”。

唾液酸是大脑发育不可缺少的物质。大脑内唾液酸的浓度在出生前几个月和出生后几年大大增加。唾液酸主要源于含有唾液酸的神经节糖苷和糖蛋白。有研究发现,母乳喂养的宝宝大脑内的唾液酸含量明显高于奶粉喂养的宝宝。母乳内的唾液酸主要源于唾液酸化的母乳低聚糖,其含量是糖蛋白的2-3倍。

λ 降低妈妈患病风险

目前大部分的研究聚焦在母乳喂养对婴儿的健康益处,其实母乳喂养对妈妈来讲也有潜在益处。HMO可以通过作为益生元或抗黏附抗菌剂、或通过直接调节乳腺上皮细胞应答或局部免疫应答等作用影响母亲乳腺乳汁中的细菌群落,从而起到降低母亲发生乳腺炎等疾病的风险。[3]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最近发布的《中国母乳喂养影响因素调查报告》显示,婴儿出生后能够早接触早开奶的比例仅为11%,远低于45%的世界平均水平。遇到哺乳困难时,只有不足半数的母亲向专业的医务人员寻求帮助。对于上班族来说,86%有带薪产假的婴儿母亲,可休产假不足6个月。工作场所设立哺乳室的比例仅为19%,远不能满足婴儿母亲恢复工作后继续母乳喂养的需求。

那么对于这些母乳不足或是因为特殊原因无法继续哺乳的新手妈妈们来说,肯定都很好奇从哪里来获取HMO来满足宝宝生长需求呢?

HMO有很高的生物活性,2′-岩藻糖基乳糖(2′-FL)是HMO中含量最丰富的,每升母乳中有约2.4g2′-FL。HMO可以用发酵的方式进行生产,即葡萄糖和乳糖被发酵为2’-岩藻糖基乳糖以及其他碳水化合物,对它进行纯化/过滤、蒸发、干燥,得到这些粉末,其中会有乳糖以及其他的一些母乳低聚糖。现在可以生产母乳低聚糖,用于生产婴儿配方奶或者是膳食补充剂,使得它能够接近母乳的营养。

谁在抢占市场?

父母希望给孩子的永远是最好的。在给孩子的营养品中,保证母乳低聚糖(HMO)的合理摄入,是保障宝宝健康发育的关键之一。目前,行业领先的奶粉企业已经意识到HMO对婴儿的重要性,并不断加强对这一重要成分的研究与探索,而且一些具有强大科研实力的品牌已经推出了相关的产品。

雅培于2016年在美国上市HMO配方奶粉。雅培(Abbott)美版SimilacHMO婴幼儿配方奶粉,奶源是未经人工生长激素处理的奶牛,保证非转基因,奶源安全,里面添加了含有2′-FL HMO,有助于增强宝宝的免疫系统, 能够深度模拟母乳喂养的奶粉。同时雅培Similac创造的OptiGRO的DHA+维生素E+叶黄素组合能够促进重要营养吸收,帮助促进宝宝的大脑发育,提升视觉感知力。

图源:雅培海外自营官方旗舰店

SIMILAC美国雅培液体奶,也添加了含有2′-FL HMO。相比于奶粉来说,液态奶有一大优势,无需加热,无需加水,可直接喂宝宝。需要注意的是,开瓶后的液体奶可以在冰箱存放48小时,加热后的液体奶1小时内喝完,喝不完要丢弃,超过时间限制的液体奶不能给宝宝喝。

图源:雅培海外自营官方旗舰店

2017年雀巢推出了含有两种母乳低聚糖的Nan Optipro Supreme系列奶粉。德国上市的雀巢BEBA Supreme高端奶粉,突破性地添加了两种母乳低聚糖HMO 2‘FL+LNnT,安全性得到权威机构FDA、EFSA认证。这两种HMOs属于中性HMOs类,占母乳中所有HMO的75%以上,而BEBA Supreme中这两种HMO的含量高达1.5g/L,更加贴近母乳喂养效果。还含有独特的双重科技小分子蛋白,宝宝更易吸收。

图源:天猫

启赋HMO,这是惠氏继OPO、有机、β-酪蛋白等配方后,顺应精细化喂养的科学理念,推出的含有母乳低聚糖HMO关键元素的配方奶粉。港版启赋ILLUMA深信宝宝拥有与生俱来的天赋,以崭新技术还原宝宝自然的营养需要。亲和人体、爱尔兰原装进口,蕴含HMO的配方喂哺与妈妈授乳分泌相近,加倍亲和。

图源:惠氏海外自营官方旗舰店

港版惠氏S-26金装幼儿乐打破智慧营养极限,推出αlipids再加入母乳低聚糖HMO,支持脑部连接,有助打好学习和认知基础。αlipids升级结合5大磷脂,互相协同配合,磷脂是脑细胞膜的主要成分,对髓鞘形成十分重要,髓鞘有效加快讯息传递,对孩子的学习和认知力极为重要。港版惠氏S-26 GOLD独有母乳低聚糖HMO,配方同时含低聚果糖,有助促进肠道益生菌生长,支持孩子肠道健康。

图源:惠氏海外自营官方旗舰店

嘉宝Gerber Good Start Infant Formula Gentle (HMO)婴儿配方奶粉,含有DHA、母乳低聚糖 (2- fl HMO)和益生菌(B.乳酸乳球菌),不含转基因成分,无人工生长激素,且奶源来自于美国黄金奶源地威斯康星州,保证了产品的纯正口味和安全品质。

图源:亚马逊

母乳低聚糖守护宝宝肠道健康

肠道是人体最大的免疫器官,人体约70%以上的免疫细胞存在于胃肠道粘膜。从出生3-5天开始,不同菌群就会在肠道中展开地盘的争夺。对于在生命早期(0-3岁)的宝宝,处于免疫系统发育的窗口期,母乳喂养将对肠道菌群产生很大影响。科学家发现,母乳低聚糖能够为肠道中的有益菌提供食物,促进有益菌生长,从而改善肠道菌群结构。

HMO不被人体的胃酸破坏,也不被消化酶分解,能直接达到大肠,刺激肠道有益菌群生长。而且可以通过竞争黏附作用,阻止有害菌与宿主表皮细胞的多糖结合,从而抑制有害菌生长,维持肠道微生态平衡;HMO还含有和肠道表皮细胞表面受体类似的结构,可以充当诱饵直接于病原微生物和毒素相结合,阻止其与肠道上皮细胞的受体结合,对肠道致病菌产生的毒素起直接抑制作用,预防肠道感染,守护宝宝肠道健康。

20世纪50年代中期母乳低聚糖被首次发现。随着分析技术和生产水平的进步,母乳低聚糖的研究已经取得了长足发展,并在过去几年得到较大突破,但仍处于揭示母乳低聚糖复杂性的初级阶段。如今,科学家们正致力于更深入的研究,目的是为宝宝健康免疫系统奠定基石。

参考文献:
[1]Kozeta Miliku, Bianca Robertson, Atul K. Sharma, et al. Human milk oligosaccharide profiles and food sensitization among infants in the CHILD Study. Allergy, 2018; DOI: 10.1111/all.13476
[2]Jantscher-Krenn E, et al. The human milk oligosaccharide disialyllacto-N-tetraose prevents necrotisingenterocolitis in neonatal rats. Gut. 2012 Oct;61(10):1417-25.
[3]Wang B. Sialic acid is anessential nutrient for brain development and cognition. Annu Rev Nutr.2009;29:177-222.Annu Rev Nutr. 2009;29:177-222.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
为什么雅培、雀巢、惠氏、嘉宝都钟情于母乳低聚糖(HMO)?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slider{ height: 250px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