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植物

新植物 | 一次又一次被“吹捧”的豆类食品,与降低未绝经乳腺癌患者的骨质疏松和骨折风险有关

图源 Google

说到乳腺癌,近年从安吉莉娜·朱莉因家族病史切除乳腺、姚贝娜因此病逝,再到日本漫画《樱桃小丸子》的作者樱桃子女士、作家唐家三少的妻子接连去世。在娱乐圈带来一轮轮的密集关注下,大家对乳腺癌这个“肿瘤君”早已一点都不陌生。根据全球女性乳腺疾病的统计数据,每18秒就有一名女性被诊断患有乳腺癌,每年有近200万女性患乳腺疾病,其中有50万女性死于乳腺癌。几乎每分钟就有一名女性死于乳腺癌,乳腺癌已成为名副其实的全球头号“红颜杀手”。

虽然女性乳腺癌的发病率在攀升,但也不用过于恐慌,因为医学科技的快速发展,乳腺癌的生存率也在提高。根据日本国立癌症研究中心发布的数据,大部分癌症的3年生存率已经达到70%左右,而早期的乳腺癌治愈率约90%(子宫颈癌甚至接近100%),癌症并不都是绝症。但是比起常人,乳腺癌患者的骨质疏松发病率要更高,为消除这一副作用,耶鲁大学的最新的一项研究发现摄入大豆异黄酮可明显改善这一现象。

乳腺癌与骨质疏松那些事儿

其实,在众多癌症中,乳腺癌的治疗效果算是最好的。但是对于幸存者来说,乳腺癌治疗结束仅仅只是“长征”的开始。一方面在于,早期乳腺癌患者术后5年的复发率是极高的,60%患者会在5年内复发,5年之后复发率才会越来越低。因此之后的康复过程至关重要。而另一方面,既往研究发现,乳腺癌的一些治疗方法会降低患者的血清雌激素水平,从而导致骨质的流失,增加骨质疏松及骨折事件发生的风险。

目前,国内对于骨质疏松症的诊断多基于骨密度(BMD)的测定,世界卫生组织将BMD小于等于健康年轻女性BMD均值2.5个标准差的情况定义为骨质疏松症,而将BMD低于健康年轻女性BMD均值1.0~2.5个标准差的情况定义为骨量减少或骨丢失[1]。曾有研究发现,BMD较高者乳腺癌的发生风险也相对较高。这项临床研究结果显示,腰椎和髋骨较高的BDM与乳腺癌患病风险相关,可分别将患病风险增加82%和62%[7]。基于上述研究推测,乳腺癌患者的骨质疏松发病率应该是更低的。

但是,一系列研究证实,化疗、内分泌治疗乳腺癌能显著增加患者骨质疏松及骨折的发生率。化疗会抑制卵巢功能,降低雌激素水平,诱导女性过早绝经,加速骨流失;也可以引起厌食和体重下降,从而导致骨丢失。

而乳腺癌的内分泌治疗方案,如卵巢功能抑制法、卵巢切除术以及芳香化酶抑制剂(AI)等都会降低患者的雌激素水平,从而加速骨质流失。几项AI辅助治疗绝经后早期乳腺癌的大型临床研究显示,AI被越来越多的用于激素受体阳性绝经后乳腺癌患者的辅助治疗,因为它能进一步降低乳腺癌的复发和死亡风险,但同时也增加了患者的骨折风险。

高豆类食品,降低乳腺癌患者的骨质疏松风险

近日,牛津大学出版社发表了一篇题为《乳腺癌幸存者的大豆食品摄入、运动和身体质量指数与骨质疏松性骨折风险》的新论文,收录在JNCI癌症谱系中。这是第一个发现高豆类饮食与降低绝经前乳腺癌幸存者骨质疏松和骨折风险相关性的研究,文章具体考察了体重指数(BMI)、运动和食用豆类食品对乳腺癌幸存者骨折率的影响。该研究使用了上海乳腺癌生存研究中心的5042名年龄在20~75岁之间的乳腺癌幸存者的数据,在登记时收集详细的信息,包括癌症诊断和治疗历史、药物使用、饮食习惯、锻炼和其他生活方式因素。[9]

在5042名参与者中,研究人员排除了调查中骨折数据缺失的参与者(n=894)和IV期乳腺癌患者(n=9),以避免因骨转移导致骨折的情况混淆。其余4139例0~Ⅲ期的乳腺癌患者被纳入研究中,其中绝经前1987例、绝经后2152例。研究人员对患者乳腺癌诊断后的18个月、3年、5年、10年的骨折情况进行评定。根据乳腺癌诊断后6个月和18个月的调查问卷,计算参与者的运动量和大豆食品(豆腐、豆奶、新鲜大豆、其他豆制品)异黄酮的摄入量。入组时测量体重和身高,计算体重指数。根据寿命表和多因素比例风险回归模型进行分析,所有统计学检验均为双侧。

研究显示,所有患者10年内的骨折发生率为13.3%,骨质疏松性骨折发生率为3.6%;其中未绝经妇女分别为11.1%和2.9%,绝经后妇女分别为15.4%和4.4%。骨质疏松性骨折在癌症诊断中的年龄层发生率分别为2.73%(<50岁)、4.01%(50~59岁)、5.22%(60~69岁)和3.84%(≥70岁)。

  • 大豆异黄酮每天摄入量≥56.06mg与<31.31mg相比(交互P<0.01),摄入量高的绝经前患者的骨质疏松相关骨折发生风险较低(风险比:0.22,95%置信区间:0.09~0.53,P<0.001),绝经后患者的骨质疏松相关骨折发生风险无显著差异(风险比:1.34,95%置信区间:0.79~2.27,趋势P=0.278)。
  • BMI≥25与<25相比(交互P=0.01),BMI 值高的绝经前患者骨质疏松相关骨折发生风险较高(风险比:1.81,95%置信区间:1.04~3.14),绝经后患者骨质疏松相关骨折发生风险无显著差异(风险比:0.67,95%置信区间:0.43~1.03)。
  • 运动代谢当量≥12.55与<4.50相比(交互P=0.980),绝经前患者骨质疏松相关骨折发生风险差异微乎其微(风险比:0.56,95%置信区间:0.29~1.08,P=0.071),而运动量大的绝经后患者的骨质疏松相关骨折发生风险较低(风险比:0.56,95%置信区间:0.33~0.97,趋势P=0.035)。

结果表明,绝经前乳腺癌患者的骨质疏松相关骨折发生风险与大豆食品摄入量成反比、与BMI成正比,绝经后乳腺癌患者的骨质疏松相关骨折发生风险与运动量成反比。在年轻女性中,摄入更多的大豆食品可以降低77%的骨质疏松性骨折风险,而在老年女性中,运动量则会显示出类似的结果。研究人员表示:“我们的发现,特别是大豆食品摄入与年轻乳腺癌幸存者骨质疏松性骨折的新关联,如果得到进一步证实,将有助于指导未来在这一脆弱人群中减少其骨折的风险,降低乳腺癌治疗所带来的负作用。”

图源 medicalxpress

其实这并不是大豆食品第一次被“吹捧”与骨骼健康有关,2018年8月,密苏里大学(University of Missouri)的研究人员通过一项动物研究发现,食物中的大豆蛋白可能会抵消更年期女性对骨骼和代谢健康的负面影响[10]。此外,研究人员认为,大豆蛋白对尚未进入更年期的女性的骨骼强度也有积极作用。

参考文献:
[1] 王琴,张频. 乳腺癌治疗对骨质的影响及防治策略. 癌症进展[A]. Oncology Progress. 2015,13(1):24-29.
[2] Qu XH, Cummings SR, Mingwei Q, et al. Vertebal fracture in Beijing, China: the Beijing Qsteoporosis Project[J]. J Bone Miner Res, 2000,15(10):2019-2025.
[3] Vehmanen L, Saarto T, Elomaa I, et al. Long-term impact of chemotherapy-induced ovarian failure on bone mineral density(BMD)in premenopausal breast cancer patients. The effect of adjuvant clodronate treatment[J]. Eur J Cancer, 2001,37(18):2373-2378.
[4] Howell A, Cuzick J, Baum M, et al. Result of the ATAC(Arimidex, Tamoxifen, Alone or in Combination) trail after completion of 5 years’ adjuvant treatment for breast cancer[J]. Lancet, 2005,365(9453):60-62.
[5] Rabaglio M, Sun Z, Price KN, et al. Bone fractures among postmenopausal patients with endocrine-responsive early breast cancer treated with 5years of letrozole or tamoxifen in the BIG 1-98 trail[J]. Ann Oncol, 2009,20(9):1489-1498.
[6] Coleman RE, Banks LM, Girgis SI, et al. Skeletal effects of exemestane on bone-mineral density, bone biomarkers, and fracture incidence in postmenopausal woman with early breast cancer participating in the Intergropp Exemestane Study(IES):a randomized controlled study[J]. Lancet Oncol, 2007,8(2):119-127.
[7] Dowsett M, Cuzick J, Ingle J, et al. Meta-analysis of breast cancer outcomes in adjuvant trials of aromatase inhibitors versus tamoxifen[J]. J Clin Oncol, 2010,28(3):509-518.
[8] Becker T, Lipscombe L, Narod S, et al. Systematic review of bone health in older women treated with aromatase inhibitors for early-stage breast cancer[J]. J Am Geriatr Soc, 2012,60(9):1761-1767.
[9] Neil Zheng, Evelyn Hsieh, Hui Cai, et al. Soy Food Consumption, Exercise, and Body Mass Index and Osteoporotic Fracture Risk Among Breast Cancer Survivors: The Shanghai Breast Cancer Survival Study. JNCI Cancer Spectrum. (2019)0(0):pkz017.
[10] University of Missouri-Columbia. (2018, August 7). Soy diets might increase women’s bone strength[J]ScienceDaily. Retrieved June 18, 2019 from www.sciencedaily.com/releases/2018/08/180807171051.htm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
新植物 | 一次又一次被“吹捧”的豆类食品,与降低未绝经乳腺癌患者的骨质疏松和骨折风险有关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slider{ height: 250px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