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人群

营养在线 | 小剂量叶酸可以有效降低HCY浓度,预防脑卒中发生;肠道微生物组生态失调是功能性胃肠道疾病基础

小剂量叶酸可以有效降低HCY浓度,预防脑卒中发生

内容来源:叶酸新视野

心脑血管疾病是当今世界上威胁人类最严重的疾病之一,近年来研究证实同型半胱氨酸(Hcy)是一种反应性血管损伤氨基酸,高Hcy血症与心、脑及外周血管病变关系密切,被认为是脑卒中的独立危险因素。血浆Hcy水平升高可加速动脉粥样硬化,并可能加速不稳定斑块的形成,导致脑梗死。

高Hcy是脑卒中的独立危险因素

目前治疗高Hcy血症通常应用叶酸、甲钴胺和维生素B6等B族维生素可以显著降低血浆Hcy水平,其中叶酸的作用最显著。

本研究旨在比较大、小剂量叶酸两种不同方案的治疗效果。

将脑梗死伴高同型半胱氨酸血症患者206例,按血浆Hcy浓度分层:

低浓度层:15 μmol/L<血浆Hcy浓度<30 μmol/L,

高浓度层:血浆Hcy浓度>30 μmol/L,

分层后将低浓度层患者随机分成1A组、1B组;

将高浓度层患者随机分成2A组、2B组。

1A组和2A组给予小剂量叶酸0.4 mg/d,甲钴胺 0.5 mg/d,维生素B610 mg/d;

1B组和2B组给予大剂量叶酸5 mg/d,甲钴胺0.5 mg/d,维生素B6 10 mg/d。

于12周及48周随访患者,观察血浆Hcy水平。

低浓度层2组患者治疗前后Hcy水平的变化

治疗后12周和48周血浆Hcy浓度:1A组与1B组治疗前后Hcy水平比较差异明显(P< 0.01),即治疗后2组Hcy水平均明显降低。比较大、小剂量叶酸方案组的血浆 Hcy水平变化差异不(P>0.05),即大剂量组不优于小剂量组。

高浓度层2组患者治疗前后Hcy水平的变化

治疗后12周和48周血浆Hcy水平:2A组与2B组治疗前后Hcy水平差异比较明显( P< 0.01),即治疗后2组Hcy水平均明显降低。大、小剂量叶酸方案组的血浆 Hcy水平变化差异不明显 (P>0.05),即大剂量组不优于小剂量组。

在高浓度层和低浓度层均得出两种不同方案降低Hcy水平的效果在治疗前后均有明显差异,即两种方案均能显著降低患者血浆Hcy水平,但两种剂量方案组的治疗效果比较无明显差异。也就是说在高浓度层和低浓度层两种剂量方案治疗脑梗 死伴高Hcy血症均有显著效果;小剂量方案组即能显著降低患者血浆Hcy水平,大剂量组不优于小剂量组。

目前临床治疗采用的叶酸剂量及治疗方案是根据维生素干预预防脑卒中研究–选择叶酸(2.5mg/天)来治疗高同型半胱氨酸血症。但对于是否可以应用更小剂量的叶酸治疗高Hcy血症未做研究。本实验证实无论在低浓度和高浓度分层中应用小剂量叶酸0.4mg/d和大剂量叶酸5mg/d,同时 联合B族维生素治疗高 Hcy血症,二者有效性比较无统计学差异。研究得出小剂量叶酸联合B族维 生素治疗和应用大剂量治疗的治疗效果是一致的,可以达到治疗预期目的,并有良好的治疗效果。

本文摘自:《卒中与神经疾病》2014年12月第21卷第6期  有删减
项目基金:陕西省科技计划项目(2012K15-02-12)
作者单位:710002  西安市第一医院神经内科(职瑾 任自才  吴松笛 王清 王芳 史亚玲 刘国正 蔺雪梅);西安市中 医医院(裴纪文);陕西省人民医院(段斌)

肠道微生物组生态失调是功能性胃肠道疾病基础

内容来源:中国生物技术网 编译:符权、郑倩望、魏韬(华南农业大学食品学院)

人肠道微生物组在调节人体功能性胃肠道(GI)的运动和分泌等重要生理活动中的作用是研究人体功能性胃肠道疾病(FGID)相关症状的基础,它是引起FGID发病机制的重要因素之一。[1、2]。针对肠道微生物组研究方法其一的粪便因其中的微生物群落可以广泛反映胃肠道和结肠粘膜微生物组在引发炎症中的作用,故成为研究肠道微生物组与FGID相关性的主要研究对象[3]。

同样作为研究人肠道微生物组与GI疾病的相关性的关键因素–小肠道微生物生态环境的相关研究现今却鲜有涉及,这主要是由于小肠难以进入且其中的微生物密度较低,研究者难以获得足够的细菌DNA来进行表征小肠微生物群的研究[4]。目前表征小肠微生物组成主要通过Watson胶囊活检、肠镜检查[5]或使用回肠造口流出物样本[6]来完成,但研究成果存在较大局限性,若可以找到一个合适的对小肠微生物的表征方法并进行相关研究那将使人肠道微生物组与FGID相关性的研究取得较大突破性进展。

2019年5月1日,梅奥医学中心消化内科与肝病科的George B. Saffouri在Nature Communications上发表题为Small intestinal microbial dysbiosis underlies symptoms associated with functional gastrointestinal disorders的研究论文。采取十二指肠抽吸物培养的研究方法对小肠微生物进行表征,提出了小肠微生物组与FGID具有相关性,强调了表征小肠微生物组在临床的益处,为FGID相关肠道症状的治疗提供了新思路。

此项研究中,研究者对164名样本(包括126例肠道疾病样本和38名健康样本)的十二指肠抽吸物培养进行SIBO、小肠道微生物组与FGID症状相关性的研究,以及对16名健康样本进行食物干涉研究饮食差异对SIBO与肠道微生物组的影响。

在该项研究中:

1.研究者发现在SIBO存在情况下,无胃肠道症状出现,健康样本也可能患有SIBO。SIBO与胃肠道症状或微生物组成之间缺乏相关性,其是否是FGID症状的主要驱动因素或代表环境影响还有待进一步研究,但根据该实验SIBO研究结果可以得出,患者样本目前正接受针对SIBO的亚剂量的非靶向抗生素治疗,这可能对肠道微生物组产生长期附加危害,尤其是使其抗生素耐药性增加。

2.健康样与患病样的肠道微生物组存在差异,包括卟啉单细胞的显著减少以及微生物组较低的α多样性、丰富度和均匀度。而主要导致有症患者小肠微生物组成差异的因素和导致微生物群的落差异的原因有12%来自于高龄、PPI、抗生素使用以及GI手术。

导致健康对照(红色)和有症状患者(蓝色)的症状指数变化的四个因素

3.研究者在食物干涉研究中发现,食用高纤维饮食的一部分健康人群患有SIBO,证明饮食对SIBO有所影响;对健康样短时间改用低纤维,高糖饮食可引发胃肠道和全身症状,并在恢复基线饮食后症状有所改善,表明饮食对肠道微生物群落组成有显著影响。

综上,此项研究证明了小肠道微生物群可能是引发常见的胃肠道症状的因素之一;采用的小肠微生物组成分析可以帮助识别微生物组被改变的个体,可能有助于对胃肠道症状进行靶向抗生素治疗以及描绘具有健康小肠微生物组的健康蓝本;研究提供初步证据支持饮食与小肠微生物群的相互作用,为发展此方向与FGID相关的胃肠道症状的研究奠定了良好基础。

参考文献:
[1] Simren, M. et al. Intestinal microbiota in functional bowel disorders: a Rome foundation report. Gut62, 159–176 (2013).
[2] Bhattarai, Y., Muniz Pedrogo, D. A. & Kashyap, P. C. Irritable bowel syndrome: a gut microbiota-related disorder? Am. J. Physiol. Gastrointest. Liver Physiol.312, G52–G62 (2017).
[3] Kostic, A. D., Xavier, R. J. & Gevers, D. The microbiome in inflammatory bowel disease: current status and the future ahead. Gastroenterology146, 1489–1499 (2014).
[4] El Aidy, S., van den Bogert, B. & Kleerebezem, M. The small intestine microbiota, nutritional modulation and relevance for health. Curr. Opin. Biotechnol.32, 14–20 (2015).
[5] Chung, C. S. et al. Differences of microbiota in small bowel and faeces between irritable bowel syndrome patients and healthy subjects. Scand. J. Gastroenterol.51, 410–419 (2016).
[6] Booijink, C. C. et al. High temporal and inter-individual variation detected in the human ileal microbiota. Environ. Microbiol12, 3213–3227 (2010).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
营养在线 | 小剂量叶酸可以有效降低HCY浓度,预防脑卒中发生;肠道微生物组生态失调是功能性胃肠道疾病基础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slider{ height: 250px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