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信社

新营养专访 | 葡萄糖基甜菊糖苷为何会火?听听科莱恩怎么说

广告
广告

遍布全球的减糖风潮使得甜菊糖苷,这种来源于天然植物的甜味剂迅速风靡市场。然而众所周知,甜菊糖苷自身的后苦味犹如“阿喀琉斯之踵”,始终影响着产品的终端应用。直到葡萄糖基甜菊糖苷的出现,使其离“完美的甜”又近了一步。究竟为什么葡萄糖基甜菊糖苷如此引发业内关注,不妨听听科莱恩怎么说。

全新食品饮料减糖解决方案

葡萄糖基甜菊糖苷又称酶转苷甜菊糖苷,或酶改质甜菊糖苷。以甜叶菊(Stevia Rebaudiana Bertoni)叶为原料,经酶法对在甜叶菊叶中提取的甜菊糖苷进行葡萄糖基化,然后经蒸发浓缩、喷雾干燥而得的食品添加剂葡萄糖基甜菊糖苷。(国家卫计委2016年第8号公告)。换言之,利用酶法在甜菊糖苷的结构中引入一些新的糖分子,可以改善天然甜菊糖苷的不良口味,从而更有利于其在终端产品中的风味应用。

那么,科莱恩又是何许“人”也?它与葡萄糖基甜菊糖苷有何关联?其实,熟悉化工领域的读者一定熟知科莱恩这家专注创新的瑞士特种化学公司。不久前举办的FIC展会上,科莱恩带来的全新 VITIPURE® SR减糖解决方案正是基于葡萄糖基甜菊糖苷。

科莱恩食品配料负责人Eduardo Costa介绍到,随着消费者越来越意识到健康饮食的价值所在,如今食品消费的选择已不再仅仅停留于口味和价格, 消费者更愿意购买由天然原料制成的营养价值更高的产品。在中国,食品和饮料产品的传统甜味仍然受到广泛欢迎,糖的消耗量居高不下且处于不健康的消费状态。基于此,食品和饮料企业希望能够寻求一种平衡:在减少产品糖分的同时,可以保持产品原有风味的吸引力。VITIPURE® SR 系列基于高效的葡萄糖基甜菊糖苷,提供“清洁标签”方案选择,来减少即饮饮料中的糖分,从而降低卡路里。使其在提供清甜口感体验的同时,又没有传统甜菊糖苷的苦味。

高纯度与应用技术是关键所在

Eduardo Costa表示,从甜菊糖苷到葡萄糖基甜菊糖苷要经历一个专业化程度非常高的定向酶催化生物反应过程。而科莱恩则可以通过独特的工艺反应控制过程,得到高纯度且批次更稳定的产品,比如GSG 120、GSG 150、GSG 180。而保证葡萄糖基甜菊糖苷的高纯度和稳定性只是工业链条上的关键点之一,在具体应用层面上,如何让葡萄糖基甜菊糖苷真正发挥应有价值,还需要强大的应用技术支持。

位于科莱恩上海总部的 VITIPURE® 体验空间将为中国客户提供量身定制的解决方案。(照片来源:科莱恩)

据了解,相比传统甜菊糖苷,新一代产品在甜度上有稍许减弱,但通过将葡萄糖基甜菊糖苷与传统的高纯度甜菊糖苷结合,既可以保证甜度,同时还能较好的解决后苦味问题。VITIPURE® SR 系列产品就是通过对葡萄糖基甜菊糖苷以及甜菊糖苷的有效组合,来保证终产品的最佳风味效果的。为了掌握两种成分的最佳组合比例,以确保在不同终端应用中的最佳风味效果,科莱恩不仅掌握了该项核心技术,还启动了VITIPURE® 体验空间。该体验空间位于科莱恩的地区总部所在地上海,这是一个应用配方开发实验室兼创新中心。它将致力于新产品开发,全程支持客户从产品原型设计至商业化,为中国的食品和饮料企业提供量身定制的解决方案。

据了解,葡萄糖基甜菊糖苷已经在美国、日本、韩国等国市场获得广泛运用,在我国,依据国标GB2760-2014以及国家卫生计生委2016年第8号公告,葡萄糖基甜菊糖苷可作为食品添加剂使用。随着应用端对其认识不断加深,基于葡萄糖基甜菊糖苷的解决方案将为整个中国食品饮料行业带了更便捷、更健康和更具持续性的新选择。

小普
坚持遵循“循证营养学、大数据、原创”三大原则。

新营养专访 | DKSH多样化产品打出组合拳,原来“营养、健康、美味”也可以如此简单

上一篇

一图读懂 | 切莫步入睡眠的八大误区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

推荐阅读

  1. 暂时没有相关的文章!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slider{ height: 250px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