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粉的安全性到底咋样,看看国际国内的法规及安全评估,你就知道了。。。

菊粉的安全性到底咋样,看看国际国内的法规及安全评估,你就知道了。。。

一、国际和国内法规

1、国际法规:

  • 欧盟健康委员会于1987年批准菊粉为新资源功能食品,用于改善日益严重的慢性疾病和肥胖人群。
  • 美国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于2000年11月22日发表公告GRN000044,认可了菊粉的地位,并明确指出其为公认的安全级(GRAS)功能性食品。
  • 2008年7月16日,澳大利亚新西兰食品立法机构FSANZ允许菊粉来源的物质和GOS可以单独或一起添加到婴儿配方奶粉、婴儿食品和幼儿配方补充剂食品中,并明确了各自的最大添加量。
  • 2015年12月12日,欧盟发布法规(EU)2015/2314,批准菊苣菊粉(Chicory inulin)有助维持正常肠道功能的健康声称,且摄入量每天不得低于12g才有助于此声称的效果。
  • 2016年12月,欧盟营养和健康声称管理法第13.5条规定:和含糖食物饮料相比,摄入含有菊粉的食品和饮料可以减慢血糖的上升。
  • 除第13.5条法规,普通健康声称法规第10.3条也可使用类似声称:减少血糖升高,维持血糖平衡。
  • 2018年7月26日,美国FDA将菊粉和纤维素等功能性纤维计入膳食纤维含量。

2、中国法规

  • 1982年卫生部标准菊苣为药食同源作物。
  • 2009年3月卫生部发布标准菊粉为新资源食品,并批准膳食纤维有助于维持正常肠道功能的声称。
  • 2013年8月国家卫生计生委办公厅关于低聚果糖使用有关问题的复函,规定低聚果糖是常用的食品配料,也是营养强化剂,可用于婴幼儿食品及调制乳粉。
  • 2018年10月15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菊粉、低聚果糖国家标准的报批稿。

3、各国推荐食用量

4、小鱼亲测

小鱼亲测是水中银(国际)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推出的产品安全性评级测试(评价级别严于动物毒理学评价,是目国际上最严格的安全评价方法之一),它将水中銀的权威生物测试科技,变成简单易明的产品评级榜,让消費者理解到合法不等于安全;法规安全与真实安全的差距;产品之间安全性差距,以帮助消费者作出安全明智的选择。

维乐夫菊苣来源天然低聚果糖,经水中银公司小鱼亲测,原料的品质为最高等级的绿鱼,说明维乐夫低聚果糖原料的品质远高于相关法规要求,是安全又健康的食品。

二、安全性评估

菊粉和低聚果糖是可溶的、可发酵的膳食纤维,热量低,具有很多潜在的健康益处。经标准毒理学试验方法研究 (Ioana G. Carabin et al., 1999),高水平菊粉型果聚糖的摄入,不会增加死亡率和发病率;无靶器官毒性、生殖或发育毒性及致癌性;无致突变或遗传毒性的潜力。

1、毒理学研究

鉴于菊粉和低聚果糖具有相似的化学和营养,以低聚果糖为代表进行毒理学研究,结果证明菊粉和低聚果糖是可以安全食用的。

1.1 急性毒性

将24只4周龄无菌雄性JcL-IcR小鼠、24只4周龄无菌雌性JcL-IcR小鼠、24只6周龄雄性SD大鼠、24只10周龄SD雌性大鼠分别分成4组(每组6只小鼠或大鼠),分别灌胃0、3、6 和 9g/kg的低聚果糖(平均DP 3.5),每只小鼠和大鼠的灌胃量分别为0.5ml和2ml低聚果糖溶液,每天灌胃1次,连续7天,试验小鼠和大鼠没有出现任何毒性症状;一般健康状态未见异常;与对照组相比,7天内无死亡和体重增加。

由此可以得出,低聚果糖单次灌胃剂量达到9g/kg时,对小鼠和大鼠的死亡率、一般健康状态和体重无影响,即低聚果糖的LD50大于9 g/kg。

1.2 亚急性毒性(6周灌胃研究)

以6-7周龄雄性Wistar大鼠(SPF)为试验动物,每组18只,每天灌胃1.5、3和4.5 g/kg的低聚果糖(平均DP 3.5),连续6周,以蔗糖和葡萄糖为对照。结果显示,试验期间大鼠未出现异常或死亡现象;与对照组相比,灌胃3和4.5 g/kg的大鼠体重轻微增加,另一组与对照组无差异。

由此可以得出,低聚果糖单次灌胃剂量达到4.5g/kg,连续6周,不会对大鼠造成相关毒性。

1.3 亚急性毒性(6周喂喂研究)

以6-7周龄雄性Wistar大鼠(SDP)为试验动物,每组18只。以Oriental Kobo Kogyo精饲料为基础饲料,除去5%的蔗糖和5%的淀粉,添加5%或10%的试验原料低聚果糖(平均DP 3.5),制备日粮添加剂,连续饲喂试验大鼠6周,以蔗糖、葡萄糖和山梨醇作为对照。研究结果显示,饲料中添加低聚果糖可导致体重下降,但因单次口服低聚果糖不会引起大鼠血糖的显著提高,因此,大鼠体重下降被认为归因于低聚果糖的低热量含量;其他指标检测结果与对照组相比无显著差异。

由此可见,与现有食品中常用的糖相比,低聚果糖没有毒性。

1.4慢性和致癌性研究

对50只雄性和50只雌性Fischer 344大鼠进行了为期104周的综合性长期/致癌性研究(Clevenger et al., 1988)。试验大鼠适应一周后,饲料中添加0、8000、20,000和50,000 ppm的低聚果糖(平均DP 3.5)进行干预试验。

研究结果显示,低聚果糖对试验大鼠的存活率、体重、进食量、饲料利用率、组织器官重量都没有影响;对试验大鼠的血液指标没有影响;对试验大鼠的肿瘤发病率没有影响。即,低聚果糖无致癌潜力。

1.5 遗传毒性

通过以下三个试验测试低聚果糖(平均DP 3.5)的遗传毒性:(1)细菌回复突变试验,使用Salmonella typhimurium (Ames试验) TA1535、TA1537、TA1538、TA98、TA100 以及Escherichia coli WP2 uvr A;(2)L5178Y小鼠淋巴瘤TK6基因突变试验;(3)人上皮细胞(HeLa S3)中非常规DNA合成的诱导测试。每个测试都设置了较大范围的试验剂量、有及没有代谢活性。研究结果证明,低聚果糖的使用没有潜在的遗传毒性 (Clevenger et al., 1988)。

1.6 结论

以上毒理学研究结果证明,低聚果糖对试验动物的食物消耗、体貌或行为都没有影响;不会造成其发病率和死亡率的增加,无靶器官毒性、生殖或发育毒性及致癌性;无致突变或遗传毒性的潜力。

2、耐受性研究

虽然菊粉和低聚果糖在结构上相似,但链长不同,人体的耐受性也不同。与水果和蔬菜摄入后一样,菊粉和低聚果糖的摄入也会引发肠胃胀气、腹胀、腹胀等胃肠道症状,这些常见但主观的抱怨难以测量和定量,可通过以下原理来解释:小分子成分具有更高的结肠渗透压;发酵慢的化合物比发酵快的耐受性更好。例如,菊粉(平均DP 10)比低聚果糖(平均DP 3)具有更好的GI耐受性和更少潜力的渗透性腹泻。此外,通过动物实验证明,与麦芽糖醇和山梨醇相比,低聚果糖更不容易诱发腹泻。而菊粉作为一种发酵较慢的化合物,比低聚果糖具有更好的胃肠道耐受性。因此,摄入量的限制是至关重要的(Stone-Dorshow和Levitt,1987)。

Rumessen等人(1998)第一次比较了摄入两种不同链长果聚糖后的生理反应,之后有学者进一步比较了乳果糖、果糖和山梨醇摄入后引发的生理反应。一项以10名健康成人为研究对象的单盲随机临床研究中,研究了10-30g菊粉型果聚糖(短链和长链)的肠道吸收、转运时间和发酵。所用的短链果聚糖(FASC;低聚果糖)的平均DP为10(中位DP为53),而长链果聚糖(FALC;菊糖)由不同长度的果糖链(由51%平均DP12和42%的平均DP21组成)。胃肠道症状被记录和评分。症状包括肠胃胀气、腹胀、腹痛、恶心、腹泻,严重程度从0(无)到3(严重)。在摄食7小时后,在固定时间做记录(0.5小时)。然后计算每个试验的总症状评分。结果显示,所有参与者在FASC(低聚果糖)摄入30g和乳果糖摄入20g后累积和平均最大症状评分最高,而在摄入果糖20g后最低。百分之七十五的分数是由于轻微的胀气(腹胀,气胀)。摄入10或20克FASC(寡果糖)或20克果糖后未报告腹泻。腹痛占症状评分的15%。对于单独摄入10 - 30克FASC(寡聚果糖),77%的分数是胀气问题,17%是腹痛。长链果糖的转运时间比短链果糖长。作者认为,随着果聚糖的摄入,腹部症状随着剂量的增加和链长的减少而增加。

在体外和体内都已经证明,菊粉型果聚糖由于其b构型,在上消化道是不可消化的。临床研究支持体外发现,这些果聚糖能够耐受人消化酶(a-葡萄糖苷酶、麦芽糖酶-异麦芽糖酶和蔗糖酶)的水解,这些酶是α-糖苷键特异性的。此外,它们还能抵抗唾液腺、胰酶和胃酸的作用,完整地到达大肠,在那里发生广泛的发酵。通过抑制胃肠道上部的消化,菊粉型果聚糖没有被显著吸收(Cummings等人,1997;Ellega_rd等人,1997;Molis等人,1996)。鉴于菊粉或菊粉较小的DP在体系上用于测量肾小球滤过率的经验,吸收菊粉或菊粉较小的DP不会引起安全问题(参见静脉输注的耐受性)。可溶性纤维的发酵程度取决于它们的化学结构,进一步影响腔内pH和上皮细胞的结肠增殖。膳食纤维由结肠厌氧细菌发酵,产生乳酸、短链脂肪酸(乙酸、丙酸和丁酸)和气体(H2、CO2和CH4)(Roberfroid,1993)。气体可以在呼吸和/或排气中排出,而SCFA被肠上皮部分吸收,并被身体进一步代谢。醋酸为组织提供能量。丙酸在人类中的确切作用尚未完全阐明。丁酸是由结肠细胞代谢,并已被证明是调节细胞生长,诱导分化,并影响细胞凋亡。这被认为可能保护结肠细胞不进行恶性转化(卡明斯等人,1997)。SCFA也可能在某些类型的结肠炎中起预防作用(RobRoFID,1993)。

通过结肠发酵产生的H2作为半定量的发酵速度的指标先被吸收,然后通过呼出的空气排出。不同类型的纤维可能不同地影响小肠传输时间。例如,果胶,一种粘性类型的多糖,导致葡萄糖的口对肛运输延迟,而麦麸则倾向于增加。使用呼气-H2排泄物作为转运时间的间接评估,发现不溶性纤维可增加转运时间,而可溶性纤维可减少转运时间(StoneDorshow和Levitt,1987)。

大量研究证明,成年人对FOS的耐受剂量为20-30g/天(Hata和中岛,1984年;Stone-Dorshow和Levitt,1987年;Briet等人,1995年)。另外一项研究评估了学龄儿童食用低聚果糖(DP 4-5)可能引起的胃肠道耐受性(Cadranel and Coussement,1995,未公布的数据),共43名10-13岁的健康男孩和女孩参加了研究,日常饮食不受限制,在巧克力饮料、苹果汁和胶粘熊中添加低聚果糖,摄入后12小时内通过问卷调查引发的副作用(头痛、打嗝、胃痉挛和重感、肠噪音、排气、肠痉挛和腹泻);每60分钟测量一次呼气氢排泄量,持续5小时。结果发现,几乎所有儿童呼气氢排泄量的增加都与摄入低聚果糖剂量相关,低聚果糖以液体为载体时产生较高的氢排泄峰值(79ppm),略低于以固体为载体的耐受性(37ppm)。

在一所参与的学校(21名儿童),测试了一到两瓶含3.6克低聚果糖的巧克力饮料的耐受性。一组儿童在早晨中途休息时,接受含3.6 g低聚果糖的200毫升巧克力饮料。第二组在上午和午餐时喝同样的饮料(总共7.2克低聚果糖),而第三组(对照组)喝200毫升标准巧克力饮料。在另一所学校,用高剂量的低聚果糖和固体食物测试了22名儿童。一组在早晨中途休息,用9克低聚果糖200毫升苹果汁。第二组接受200ml标准苹果汁(对照),而第三组儿童在凌晨30分钟内摄取3只含9g低聚果糖的胶熊。

总的来说,结果表明对低聚果糖具有良好的耐受性。没有记录有气胀、粪便异常或腹泻等症状。大多数症状被普遍称为“胃痉挛”,在对照组和试验组中经常被提及。报告“胃痉挛”的试验组没有胃肠胀气或肠鸣音。

受试者随后进行氢呼气试验,测量呼出空气中氢的峰值浓度。结果表明,呼吸氢浓度与低聚果糖的摄取量成正比,液体产物引起呼吸氢浓度高于固体产物。在许多情况下,甚至在最后一次观察之后,发现呼吸氢浓度继续上升,而在对照组中,呼吸氢浓度始终保持不变。在大约50%的观察中,在给药后3至4小时内观察到呼吸氢峰,与给药量或给药方法(液体与固体)无关。

本研究设计的优点和缺点。测试学龄儿童的能力通常是一个显著的优势和艰巨的任务。结果表明,年龄在10至13岁之间的儿童对9克低聚果糖的耐受性良好。在研究中使用的低聚果糖的剂量(3至9克)反映了实际剂量与商业产品。在研究设计中看到的一个缺点是没有控制饮食。这使得个体症状对应受试物质比较困难。它进一步影响从氢呼气测试获得的结果,这样造成结论是比较粗略的。

报告的副作用(例如,胃痉挛)是广泛的,模糊的,总体频率低,没有相关肠胃的症状,如肠胃胀气。有鉴于此,作者得出结论,报告的反馈的客观性是值得怀疑的,可能是心身性质的,与低果糖摄入无关。进一步观察到,如果掺入固体食物而不是液体,则低聚果糖的耐受性更好。              

尽管非控制饮食可能含有降低对低聚果糖耐受性的其他成分,但总的发现支持这样的结论,即10至13岁的儿童最多可耐受9g低聚果糖的剂量。

菊粉和低聚果糖对人体的健康益处已被大量研究证明,2018年3月Science发表了由上海交通大学赵立平、彭永德和张晨虹共同主导的最新研究结果,证实含菊粉的高膳食纤维营养干预辅助阿卡波糖治疗,可快速有效地改善2型糖尿病;Nature Reviews 和Cell子刊最新的两项研究报道了菊粉可以通过恢复受损的肠道黏液层,保护肠道健康及屏障功能 (Katrina Ray, 2018; Bjoern O Schroeder, 2017);Gut发表的一项研究证明菊粉可以通过改变肠道细菌改善便秘 (Doris Vandeputte, 2017);另外,低聚果糖和菊粉可直接调节黏膜免疫(Microbiome, Richard Y Wu, 2017),参与肠道菌群内部合作代谢 (Nature, Seth Rakoff-Nahoum, 2016);JAMA发表的一篇文章指出不应该怀疑菊粉等膳食纤维的有益作用,现有科学证据已证实了天然或合成的膳食纤维菊粉等对人体生理的有益作用,FDA也正在逐步公布相关研究证据 (Susan T Mayne, 2016)。

综上所述,菊粉及低聚果糖作为食品原料和营养强化剂是安全的,完全可以放心食用!

来源:维乐夫食品研究院,文章为原文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新营养立场。

2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猜你喜欢

文章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后发表评论

上一篇

Lumi引领营养美容十年记:与消费者一同成长

下一篇

益生元致癌有无定论,请看以下观点......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