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养在线 | 2018年益生菌行业发展现状分析,骨关节炎、焦虑、减肥?来看看益生菌的相关作用

营养在线 | 2018年益生菌行业发展现状分析,骨关节炎、焦虑、减肥?来看看益生菌的相关作用

亚太地区市场规模增长迅速,我国已达553亿元

人体肠道系统中约有500-1000种细菌,这些细菌可分为有益菌、有害菌与中性菌三大类。其中具有调节人体稳态作用的被称作益生菌,它们能合成多种人体生长发育必须的维生素,促进蛋白质的分解与矿物元素的吸收。

益生菌对于健康的调节作用具有全球性共识,益生菌相关产品在全球范围内的销售与流通也一直保持较好势头,产品形式也因不同地区的消费习惯而变化。根据产业分析公司GIA数据,2005年至今全球益生菌产品市场的增长率约为10%-15%,是全球高速增长行业之一。

在全球益生菌行业蓬勃发展大背景下,亚太地区整体市场规模表现抢眼,中国食品科学技术学会益生菌分会数据显示,亚太地区益生菌消费规模占全球规模的份额进一步扩大,高达47%,其次是欧洲22%(西欧15%、东欧7%)、北美16.5%和中东6.5%。

中国的益生菌产业开发落后欧洲、日本等地区约15-30年,正式开始于20世纪90年代末,但进入21世纪后,国内益生菌市场呈现奋起直追的态势。数据显示,2010年我国益生菌产品市场规模约222亿元,至2017年上升至553亿元,CAGR等于17%左右。假设未来5年,我国益生菌产品市场规模维持17%的CAGR,预计到2023年其市场规模将达到1420亿元。

目前,国内益生菌原料占比最大为美国杜邦(50%)与丹麦科汉森(35%)两家公司,约占国内整体原料市场85%,其余厂商约15%。国内厂商中,年产能及产值在千万规模以上的公司主要有江苏微康生物、北京科拓恒通、河北一然生物、上海润盈生物四家公司。

下游应用以功能性食品为主

作为发酵食品、保健食品、药品、日化用品以及农畜牧等产业健康转型的探索方向,益生菌产业下游产品横跨发酵乳品、乳饮料、休闲零食、膳食补充剂、日化用品及动物饲料等多个领域,产品品类丰富。从应用角度出发,全球益生菌下游产品主要可分为功能性食品(85.9%)、保健食品与药品(8.6%)和益生菌原料(5.6%)三大类。

我国发酵乳制品的消费规模占国内益生菌整体市场的78.4%,是国内益生菌产业重要增长动力之一,现代生活随处可见的酸奶类产品就是最经久畅销的益生菌发酵乳制品。

国内电商平台膳食补充剂被外资品牌占据

益生菌膳食补充剂方面,我国市场依旧主要由外资品牌占领,大量外资品牌选择避开需要“蓝帽”申请的药店渠道进入电商国际平台进行销售。数据显示,2017年淘宝平台销量前三甲为澳洲life space、美国swanson和日本酵素reperfe,占整体规模的65%。

消费升级下,差异化的益生菌产品将更受欢迎

消费升级下,差异化的益生菌产品将更受欢迎。以发酵乳制品为例,我国人均可支配的收入提升传导到乳制品消费端表现为居民对乳制品的保健功能与种类多样化提出更高要求,我国乳制品消费即将进入以“档次高、品种多”为特点的成熟期。市场上普通白奶销售受挫,酸奶、含有活性益生菌的乳饮料销量持续上升,酸奶引申品类中的发酵果蔬汁、发酵植物蛋白饮料等创新产品出现良好增长势头:

1、奶源差异化:酸羊奶、发酵植物蛋白等

目前市面上绝大部分酸奶是以牛乳为发酵原料制成,原本集中在云南、内蒙古、陕西等地质植被以及气候条件舒适的地带。羊奶口感润滑细腻,营养价值高,近年来发展迅速,2017年体量达到65亿元。目前,植物蛋白发酵饮料在欧美等国开始流行,我国市场上流行的是大豆酸奶,目前体量约为6.35亿元。

2、消费场景差异化:奶酪、发酵果蔬汁、发酵茶等

奶酪为西方舶来品,进入我国后已经拥有忠实的消费群体,经改良后大部分属于即食奶酪或餐饮配料,以当前平均18%增长率计算,预计2020年市场规模将达到78亿元。发酵果蔬汁为我国近两年兴起的饮料之一,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市场约有7-8种活跃的发酵果蔬汁饮品,主要销售渠道为便利店、水吧等地。

益生菌有利于关节炎的治疗

关节炎虽然常见,不仅仅是一种疾病。因为它可能会引起混淆,所以简单的引物可能会对从任何年龄开始的关节炎类型有所帮助。

 

类风湿性关节炎(RA)

 

这种关节炎在自然界中是自身免疫性的。它激发关节和其他肌肉骨骼区域;残疾和器官损伤并不少见。患者常常有肠道问题,包括恶心,腹泻和便秘。

 

越来越多的证据将微生物组与类风湿性关节炎(RA)的疾病路径联系起来。研究表明,肠道菌群和口腔微生物菌群都可能通过激发宿主局部炎症反应而触发类风湿性关节炎。反过来,炎症导致一系列有害的细胞变化,这些变化加重并破坏微生物群落。

 

事实上,微生物对免疫系统的发育和活化至关重要,特别是对于与Th17辅助细胞等自身免疫密切相关的细胞类型。

 

骨性关节炎

骨关节炎(OA)是影响全球数百万人的关节炎的最常见形式。年龄是一个很大的驱动力。

 

关节骨骼上的保护性软骨侵蚀,导致关节残疾,最常见的是发生在手,膝盖,臀部和脊柱。骨关节炎不是自身免疫性疾病,而是与一系列危险因素有关:年龄,性别(女性),肥胖,受伤,职业,遗传,骨骼畸形和其他疾病,如糖尿病。

 

在一项研究中,诊断为骨关节炎的患者的粪便分析显示来自肠球菌属,链球菌属,葡萄球菌属,真杆菌属,乳酸杆菌属,双歧杆菌属和梭菌属的物种的计数增加。

 

有趣的是,在所测试的患者中有5%可见普雷沃菌属。通过对来自类风湿性关节炎患者和对照的114份粪便样品进行测序,研究人员在2013年确定了在新发未治疗的类风湿性关节炎中存在的普雷沃氏菌与疾病密切相关。普氏菌丰度的增加与类杆菌的减少和据报道与抗炎症状态有关的有益微生物的丧失相关。

 

可能的修复?调节微生物群可以改变导致滑膜炎症和关节炎的细菌副产物。

 

根据骨关节炎动物研究的最新综述,大鼠模型表明益生菌干酪乳杆菌可缓解疼痛和炎症以及软骨退化。进一步的研究可能会表明菌株特异性益生菌是否有益于OA的辅助治疗。

 

益生菌补充剂和关节炎

产乳酸的细菌显示出免疫和抗炎作用以及减轻关节炎症状的能力:

  • 在2013年的研究中,嗜酸乳杆菌通过调节促炎细胞因子保护实验性关节炎大鼠的器官。嗜酸乳杆菌处理与关节炎相关的器官损伤。
  • 在2014年的一项来自伊朗的研究中,与安慰剂组相比,补充干酪乳杆菌改善了已确定RA患者1年以上的症状和炎性细胞因子。

来自中国的一项研究也观察了乳酸杆菌干酪乳杆菌(LcS)在骨关节炎中的作用。

537例膝关节炎患者参加了这项双盲安慰剂对照试验,并随机接受含有LcS或安慰剂的脱脂牛奶,每天持续6个月。

 

结果:

  • 与安慰剂组相比,LcS组患者的WOMAC(西安大略省和麦克马斯特大学骨关节炎指数)和VAS(视觉模拟评分)评分均显着改善。
  • 接受LcS治疗的患者的血清高敏C反应蛋白hs-CRP水平也明显低于安慰剂组。
  • 在血清hs-CRP水平和WOMAC和VAS评分之间观察到强的线性相关性。

但即使在同一物种内,积极的变化也是多样的。鉴定具有特定免疫调节性质的功能性益生菌是关键。值得注意的是,含有益生元和发酵食物较少的西方饮食也可能使炎症疾病增加的生态失调,从而预防疾病。

 

益生菌对焦虑的减缓作用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服用减少焦虑症的药物,我们应该记住,焦虑是一种在数千年的进化过程中发展起来的高度有价值的防御机制。

 

焦虑会触发皮质醇释放。如今,数字媒体,噪音,健康恐慌和财务不安全的压力越来越大,似乎已经让人担心会陷入虚弱状态。

 

显然,现代生活威胁着心理健康。虽然药物可能有助于它们引起广泛的成瘾,但结果可能比目标焦虑更糟糕。

 

微生物连接

这就是为什么研究微生物组 - 脑 - 肠轴是如此迫切。

 

焦虑改变肠道微生物群和肠道微生物改变应激反应。这是一条双向的研究道路,可以为大规模的公共卫生问题提供切实可行的解决方案。

 

动物研究体现了明确联系:益生菌 - 主要是商业上可获得的乳酸杆菌和双歧杆菌菌株能够减轻应激反应(皮质醇产生和/或焦虑行为)。在2016年对10项人类随机对照试验的回顾发现,益生菌补充剂可以不同程度地减少焦虑。有关更多研究以及可能的作用机制的概述,请阅读上面提到的IPA文章。

 

新见解

现在,2018年6月的荟萃分析让我们了解了最新的文献。益生菌对人类和动物的焦虑行为和焦虑症状的影响通过主要数据库中的荟萃分析进行分析。

 

美国堪萨斯大学的Daniel J. Reis及其同事发表了益生菌的抗焦虑作用:对PLoS One中临床和临床前文献的系统评价和荟萃分析。数据来自22项临床前研究(743只动物)和14项临床研究(1527只个体)。

 

发现

  • 益生菌减少了动物的焦虑行为。
  • 亚组分析显示仅在患病动物中减少。
  • 鼠李糖乳杆菌是唯一被确定为减少焦虑的物种,尽管证据很少。益生菌并没有显着减少人类焦虑症状。

作者的结论

“虽然临床前(动物)研究表明益生菌可能有助于减少焦虑,但这些发现尚未转化为人类临床研究,可能是由于现有研究缺乏临床焦虑人群。需要进一步研究益生菌治疗临床相关的焦虑症,特别是关于益生菌物种鼠李糖乳杆菌。”

 

益生菌研究应该关注患有严重焦虑的目标人群。在这个焦虑的年代,寻找志愿者不应该太困难。

 

益生菌菌株的减肥功效

根据日本森永乳业有限公司的一项新研究,膳食补充益生菌菌株Bifidobacteriumbreve B-3可能有助于降低健康肥胖前成年人的体脂水平。

 

微生物学,食品与健康生物科学的科学家报告说,在每日剂量为200亿CFU的情况下补充益生菌菌株12周后,体脂肪质量和体脂百分比分别显着降低0.6kg和0.7%。

 

“肠道微生物群的组成因肥胖受试者情况而异,被认为是肥胖的治疗靶点,”“这些结果表明B. breve B-3是一种有前途的益生菌菌株,可用于减少健康肥胖前体内的人体脂肪。”

 

“据我们所知,B. Breve B-3是唯一一种在没有生活方式改变的随机对照试验中诱导体脂显着减少的双歧杆菌菌株。

 

肠道微生物群和肥胖

肠道微生物群与肥胖之间的联系最初是由Jeffrey Gordon及其在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的小组于2006年报道的,他们发现肠道中的微生物群体在肥胖和瘦人之间是不同的。

 

研究结果表明,体重和脂肪增加受肠道微生物群落及其对宿主物理和代谢特性的影响,导致与人类肥胖相关的代谢变化。

 

新研究

对于这项新研究,来自森永和国立医院组织京都医疗中心的科学家招募了80名肥胖前但健康的日本成年人参加他们的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试验。一半的参与者被随机分配接受B.breve B-3胶囊,另一半接受安慰剂并治疗12周。

 

结果显示安慰剂组在4周和8周后内脏脂肪面积显着增加,但益生菌组没有观察到显着变化。此外,与安慰剂相比,B-3组在8周和12周时体脂百分比和体脂百分比显着降低。

 

体脂百分比和体脂百分比的降低与在Obesity Reviews(2018,Vol.19,No.2,pp.219-232)中发表的15项随机对照试验的荟萃分析报道的相似。荟萃分析包括使用一系列不同益生菌菌株的研究,发现体重和脂肪百分比分别平均减少0.6kg和0.6%。

 

此外,森永科学家报告血液标志物组之间没有差异。然而,与基线相比,观察到益生菌组的甘油三酯水平略微降低和HDL胆固醇水平升高。

 

重要的是,对B. breve B-3组的参与者没有不良反应的记录。

 

在评论潜在的作用机制时,研究人员指出,短双歧杆菌B-3可能诱导脂肪酸氧化,增加能量消耗,增加胆汁酸合成。

 

“因此,B. Breve B-3菌株对健康人群是安全的,可能有助于预防肥胖前体内的人体脂肪堆积和相关的代谢紊乱,“他们总结道。

来源:前瞻网 美中健康产品协会,文章为原文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新营养立场。

0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猜你喜欢

文章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后发表评论

上一篇

益生菌有效没效?我们综合了营养界内专业性观点,供参考

下一篇

新饮料 | 听过怡泉+C,但你知道火的还有怡泉汤力水吗?当然汤力水不止有怡泉......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