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抗生素时代”,选对β-葡聚糖才能真正提供免疫支持

“后抗生素时代”,选对β-葡聚糖才能真正提供免疫支持

当越来越多的细菌对抗生素产生耐药性时,无药可医的“超级细菌”似乎想把人类“拖回”没有抗生素的时代。于是在这样一个“后抗生素时代”的关口,不幸成为抗生素滥用“重灾区”的中国于前不久印发《关于持续做好抗菌药物临床应用管理有关工作的通知》,再次下令严管抗生素,多地医疗机构响应国家号召叫停普通门诊输液。“超级细菌”出没的后抗生素时代,严管抗生素自然是当务之急,但从源头上防患未然,增强免疫,减少抗生素的使用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而当大量主张提供免疫支持的功能性原料充斥市场的时候,如何辨别选择成为了众多企业格外关心的话题。

β-葡聚糖作为提供免疫支持的功能成分日益受到关注

美国国家健康与营养调查(NHANES)调查了5514名20岁以上的成年人,数据表明免疫健康是他们使用膳食补充剂最主要的目的之一,这一需求甚至超过了关节健康、结肠健康以及心脏健康。另一项于2016年由哈佛开展的,涉及1579名18岁以上成人的研究同样证实,免疫健康是过去两年中人们服用膳食补充剂的三大理由之一。消费者对免疫健康产品的需求为营养补充剂公司、功能性食品和饮料企业带来了巨大的市场机会。仅在2015年消费者就花费了15亿美元购买免疫补充剂。此外,旨在提供免疫支持的功能性食品和饮料在 2015年的销售额超过500亿美元。北美地区相关类别的功能性食品和饮料市场年复合增长率更是高达13.9%。在产品层面,市场上的许多免疫健康产品已经含有具有免疫支持益处的微量营养素,例如维生素C、维生素D、锌和草药成分如紫锥菊等。除此之外,随着消费者对于膳食纤维的认知逐渐加强,β-葡聚糖作为免疫支持的另一关键成分越来越受到消费者欢迎。

来源众多 不是每种β-葡聚糖都能提供免疫支持

β-葡聚糖作为中天然存在的膳食纤维/多糖,有许多来源,在谷物、真菌、酵母、细菌和藻类中都能找到β-葡聚糖的身影。那么问题来了,只要是β-葡聚糖就能够提供免疫支持吗?事实上,这取决于β-葡聚糖的结构。

β-葡聚糖中所含有的葡萄糖通过糖苷键相连,形成了不同的结构。裸藻和某些细菌产生线性β(1,3)-葡聚糖;真菌(酵母、蘑菇)和海藻(海带)产生支链或者网状结构β(1,3/1,6)-葡聚糖;谷物(燕麦、大麦)则产生线性β(1,3/1,4)-葡聚糖。

这其中,来自藻类、酵母和蘑菇的β-葡聚糖因具有共同的“1,3键链接结构”,可以作为免疫调节剂。因为人体能将这种特殊的“1,3键链接结构”识别为“非己”或称外来物质。“非己”物质作为病原体相关分子模式(PAMPs),可以被免疫细胞表面的特定受体识别。通过结合和吞噬带有“1,3键链接结构”的β-葡聚糖,这些细胞表面的特殊受体会产生信号级联反应,从而激活免疫细胞。

裸藻:更纯净的高纯度β-葡聚糖来源

而在同样带有“1,3键链接结构”的β-葡聚糖来源中,裸藻似乎成为了一种特别的存在。这种“特别”首先体现在来源的“纯净”上。以建明BetaVia为例,用于生产该产品的裸藻在有氧条件下的封闭罐中异养生长。这种优化的垂直整合工艺可以确保产品的安全可靠。此外,“藻”如其名,裸藻没有细胞壁,只有富含蛋白质的薄膜,这种先天的结构优势,使其中自由漂浮的裸藻淀粉颗粒很容易就可以从细胞中分离出来,符合消费者对于天然和低加工原料的需求。辅以建明专有的发酵工艺,使得BetaVia能够含有超过50%的裸藻β-葡聚糖。

除了高含量的β-葡聚糖之外,建明专有裸藻菌株干燥后制成的BetaVia Complete产品营养丰富,蛋白质含量超过20%,并含有裸藻全细胞中发现的各种维生素和矿物质,甚至包括一些植物来源蛋白所缺乏的必需氨基酸。

在国家重拳严管抗生素的当下,免疫市场的机会悄然而至。而在众多免疫支持成分中,那些来源天然、安全、高效的免疫成分无疑将持续领跑同类产品,赋予免疫相关产品更大的价值空间。

欲了解更多关于裸藻β葡聚糖的信息,欢迎扫描下载

新营养原创,作者:小普,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xinyingyang.com/8169

0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猜你喜欢

文章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后发表评论

上一篇

新饮料 | Vermont Village将抹茶元素加入苹果醋,推出“Green Energy”

下一篇

营养在线 | 长期使用抗生素:或增加肠癌风险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