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益生元年”始于基础研究

“益生元年”始于基础研究

从1989年学界提出双歧杆菌刺激因子的概念,到发现FOS和菊粉的双歧生长刺激作用;从1995年首次提出益生元的概念,到2018年我们终于迎来“益生元年”……益生元产业发展的每一步都伴随着基础研究的开拓探索。

1995年,G.R.Gibson&Marcel B.Roberfroid提出了益生元定义:非消化的食物成分,通过选择性地刺激一种或几种结肠细菌的生长和/或活性,对宿主产生有益影响,从而增进宿主的健康。

从那时起,益生元的概念大多是基于益生菌展开的。2001年联合国粮农组织(FAO)再次引用这一被广泛接受的概念,并在2014年重申。益生元作用于人类或动物的微生物,以改善健康为目标。

在多数针对人体的功效评价中,采用市场销售较多的益生元(例如FOS和GOS)进行的研究显示出对乳酸杆菌或双歧杆菌的增殖,而非病原体,例如梭菌纲和某些大肠杆菌。由于乳酸杆菌或双歧杆菌属于益生菌,所以这种评价方法建立起了益生菌和益生元之间的联系。此后,益生元的概念出现在了各种食品、营养和微生物学领域的期刊上。

2004年G.R.Gibson&Marcel B.Roberfroid更新了这一定义:益生元是被选择性发酵的成分,可引起胃肠道微生物群组分和/或活性特殊的改变,有益于宿主的身心健康。

按照这个定义,益生元需要符合三个标准,即:抵抗宿主消化的能力(例如胃酸、胆汁等);由肠道微生物发酵;并且选择性地刺激与健康相关肠道细菌的生长和/或活性。

2008年,联合国粮农组织(FAO)对于益生元的定义:益生元是一种可通过调节微生物菌群而有益于宿主健康的无生命的食品成分。

随着益生元概念的发展,益生元也开始应用于肠道以外的部位。联合国粮农组织于2008年更新了益生元的定义。在这个定义里,“选择性发酵”被删除,但这一修改被批评为“不排除抗生素”。2年后,将狭义的“饮食性益生元”重新定义为“选择性发酵的成分,其导致胃肠微生物群的组成和/或活性的特定变化,从而赋予宿主健康益处”。

2015年,Bindels 等人提出应该删除特异性要求。这一提议导致了益生元的另一个定义是“一种不易消化的化合物,通过肠内微生物的代谢调节肠道微生物群的组成和/或活性,从而赋予宿主有益的生理效应”。该定义限制了与肠道微生物群(不包括阴道和皮肤等肠外部位)相互作用的益生元,并且取消了对选择性发酵的要求。这一定义强调了益生元对微生物群的功能效应。

2016年12月,国际益生菌和益生元科学协会(ISAPP)专家组在最新科学和临床证据基础上,更新了益生元定义:一种可以被微生物选择性利用,以赋予宿主健康益处的底物。此次重新定义益生元让我们看到了益生元的更多“可能”:比如,非碳水化合物有可能也是益生元;益生元也许不只是食物;益生元可能应用于除胃肠道以外的其他身体部位等。

今年初,上海交通大学赵立平教授带领的团队在著名的《Science》杂志上发表文章,称他们发现富含膳食纤维的饮食可以调节2型糖尿病患者的肠道菌群,增加特定的肠道有益菌菌株,分泌更多的短链脂肪酸。这一发现瞬间引起了学术界,乃至整个肠道微生态及糖尿病医学领域的高度关注。

但事实上,这并不是国内首例关于膳食纤维可以调节2型糖尿病患者肠道菌群的临床实验。早在2年前,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院就曾通过75例2型糖尿病患者按照性别和体重指数匹配的方法进行临床试验,而研究使用的菊粉正是由维乐夫集团下属丰宁平安高科实业有限公司生产提供的。

临床试验结果显示4周时,菊粉组的FBG、HbA1c、HOMA-IR、总胆固醇(TC)、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LDL)同对照组相比有降低的趋势;8周时,菊粉组患者的FBG、HbA1c、HOMA-IR、TC、LDL同对照组相比显著降低(P<0.05),其余观察指标无显著变化(P>0.05)。以此说明菊粉有益于2型糖尿病患者的血糖控制和血脂代谢,并且对肝、肾功能无影响。

更为巧合的是,维乐夫同协和医院等机构联合在Peer J. 发表的《菊粉改善糖尿病表型及肠道微生态的机理研究》与赵立平教授团队在Science上发表其研究成果前后仅差一周时间。

何谓“益生元年”?为何“益生元年”?说到底,还是要落脚到真正可以惠及亿万百姓的优质益生元产品上。而这样的产品从何而来?除了生产研发环节的严控把关,基础研究更是重中之重,没有基础临床研究“打底”,产品何谈惠及百姓。令人欣慰的是,中国的益生元企业开始意识到基础研究的重要性,于是就有了上面维乐夫集团联合协和医院等机构发表的上述研究结果。

而在刚刚圆满落幕的2018新营养领跑峰会上,来自维乐夫研究院的安颖博士更和在座各位分享了诸多与菊粉相关的临床研究,这些研究广泛涉及肠道菌群、免疫健康、糖尿病、心血管疾病、肥胖等人类健康的各个领域。

维乐夫研究院安颖博士

大约400多年前,培根提出“知识就是力量”,这句话对于今天的中国的益生元产业发展依然有很强的指导意义。只有建立在科学研究基础上的产业发展才能给民族的健康注入持久而鲜活的动力,这也是“益生元年”开启的意义之一。

新营养原创,作者:小普,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xinyingyang.com/7782

0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猜你喜欢

文章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后发表评论

上一篇

保持年轻态,除了虾青素,西兰花种子水提物和益生菌也是好选择

下一篇

新营养观下,如何解读益生元市场新格局?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