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松脂千年不腐的秘密到低聚原花青素,人类抗氧化的脚步从未停止

从松脂千年不腐的秘密到低聚原花青素,人类抗氧化的脚步从未停止

一瓶食用油的保质期大概只有18个月,而同样富含松脂的松树的寿命却可以长达3000-5000年之久?后世在研究中发现,原来几千年间松脂不被氧化腐烂的秘密与一种叫做原花青素的物质有关。

真正的抗氧化核心成分:低聚原花青素

上世纪50年代,法国学者马斯魁勒从花生仁的包衣中发现了黄酮类化合物原青花素(Oligomeric Proantho Cyanidins简称OPC)。在用其做动物实验时发现,动物的血管强度在短时间内就可以提高一倍,血管的渗透性明显降低;用患水肿的老鼠做实验,水肿症状可得到明显改善。尽管OPC被证实具有极强的抗氧化性,但花生仁包衣中的含量很低,虽然已证实其可用于调节血管机能,但因无法实现大规模商业生产而失去市场价值。后来,马斯魁勒从美洲探险船员吃松树皮而免于坏血病的故事得到启发,发现了松树皮中含有大量的OPC(其中含有约85%的OPC)。这一发现的意义在于找到了大量提取OPC的新资源。直到上世纪70年代,马斯魁勒又发现了获得OPC的另一个更为优质的资源——葡萄籽。这也是为什么今天我们在一些海外代购的葡萄籽提取物相关产品的商品标签上,常常能看到关于主要功效成分的含量标注有两个:第一个标注是葡萄籽提取物(Grape Seed Extract)的含量;第二个标注才是主要抗氧化成分—低聚原花青素的含量。

从马斯魁勒的导师夫人怀孕后,因为服用OPC,双腿肿胀恢复而成为第一个受益者至今,已经有无数消费者受益于OPC强大的抗氧化能力,以及其在其他健康方面的益处。归纳起来作为一种抗氧化功能食品,它具有非常强大的清除自由基的能力,现代医学和营养保健学认为,心脏病、癌症、早衰、关节炎等超过70%的疾病与自由基有关;同时,OPC对于调节血管机能、抵抗炎症、过敏、保护免疫、消化系统、预防辐射损伤、增强皮肤弹性方面都有非常好的辅助功效。

聚合度是如何影响原花青素的抗氧化活性的

就像马斯魁勒从没有停止过研究OPC的脚步一样,人们对于如何更好的利用OPC这样一个强大的抗氧化素材的探索也从未止步。而目前最前沿的OPC应用研究主要集中在生物利用度方面。提到OPC的生物利用度,就不得不提及低聚原花青素。

原花青素属于植物多酚类物质,单体有没食子酸、儿茶素、表儿茶素、表儿茶素3-O-没食子酸酯;二聚体是上面四种单体以排列组合(C4-6、C4-8键结合)的形式两两结合(有42=16个)。三聚体(43=64个)以此类推各聚合度可能的异构体的数量公式:2n-1×3n(n=聚合度)。其中2-7聚体是低聚原花青素,2-4聚体是低分子低聚原花青素,5-7聚体是高分子低聚原花青素。一般认为,药用植物提取物中存在的低聚原花青素是有效成分,它们具有抗氧化、捕捉自由基等多种生物活性。换言之,高含量的低聚体原花青素对于生物活性十分关键,人体对于原花青素的吸收会随着聚合度的升高而降低。

而另一篇较早时候发表在《食品与发酵工业》上的题为《葡萄籽原花青素的聚合度与抗氧化活性关系》的论文也证实了聚合度对原花青素抗氧化活性影响较大,单体对脂质体体系的抗氧化活性低于二聚体,对于聚合体而言,原花青素抗氧化活性随着聚合度的升高而降低。同时,科学实验表明,纯的单体和二聚体主要充当抗炎剂,而低分子低聚原花青素的混合物在葡萄糖代谢、脂代谢以及巨噬细胞功能代谢方面发挥了其生物活性,高分子低聚原花青素主要是抗氧化作用。所以除了要注意葡萄籽中低分子低聚原花青素的量之外,还需要格外注意低聚原花青素中二三聚体的含量。二三聚体的含量越高说明临床功效越好。

而这也成为了今天国外众多知名膳食补充剂企业选择INDENA(中文)的葡萄籽提取物作为主要功能素材的关键因素。据其中国地区代理商北京信达和众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介绍,INDENA的葡萄籽提取物含有80%以上低聚原花青素。这就无怪乎连美国药典中葡萄籽提取物的检测方法是参照INDENA葡萄籽提取物检测方法来写的

新营养原创,作者:小普,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xinyingyang.com/7162

1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猜你喜欢

文章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后发表评论

上一篇

营养在线 | 焦虑增加:老年痴呆早期预警?怀孕服用益生菌可预防婴儿湿疹

下一篇

新饮料 | 谁将成为下一任饮料霸主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