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养在线 | 临床案例佐证HMB有利于骨骼健康,益生元还能控制体重?

营养在线 | 临床案例佐证HMB有利于骨骼健康,益生元还能控制体重?

临床案例佐证HMB有利于骨骼健康

信息来源:技源集团

目前,HMB以促进蛋白质合成,抑制蛋白质分解的作用而广受健身运动爱好者的欢迎和认可。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科研人员开始关注HMB有助于减缓老年肌肉衰减症患者肌肉减少以及对骨骼肌的作用。然而,由于骨骼肌与骨骼的亲密关系,不由得让人产生进一步的联想, HMB对骨骼是否有着我们还未发现的作用?

实验人员对小鼠进行了为期6周的分组喂养训练实验,将40只小鼠分为四组,A组不限制饮食并进行运动训练;B组在A的条件上增添了HMB的摄入(0.5 g/kg);C组减少了30%的卡路里摄入并进行运动训练;D组在C组的条件上额外增添了HMB的摄入。

最终,研究人员对小鼠的骨矿物质含量(BMC)和骨密度(BMD)进行了检测分析,他们发现,D组补充了HMB的小鼠的BMC显著高于C组,而4组之间的BMD并没有显著差异。因此,研究人员认为,在能量限制期间,骨矿物含量会减少,而HMB能够缓解骨矿物含量的减少。

研究人员对这样的研究结果并不感到意外,因为骨骼与肌肉之间亲密的联系不仅仅是他们是相邻的表面,也因为它们之间的化学成分与代谢关系紧密相联。

如果说,4年前的动物实验并不足以表明HMB可以促进骨骼健康方面,那么2017年发表的一篇临床案例报道或许能够增加一些说服力。

医学(Medicine)杂志上近期发表的一篇临床案例,详细描述了一位有骨质疏松家族史的病人在服用药物以及HMB补充剂后,腰椎BMD和股骨BMD检测结果出现明显变化。

这位病人服用伊班膦酸盐(Ibandronicacid25个月,改善了股骨BMD,但是对腰椎BMD的影响比较弱;而后,她服用15个月的帕米膦酸盐(Pamidronic acid)进行治疗,改善了腰椎BMD,遗憾的是对股骨BMD的治疗效果并不显著。

然而,研究人员使用QCT(骨密度仪)进行检测时发现,在后续进行为期61周的CaHMB1250mg,含1000mg HMB)的服用后,病人的腰椎和股骨vBMDvolumetric bone mineral density,体积骨密度)都有所改善。

研究人员表示,与增重近2%增长的皮质骨和小梁骨相比,腰椎vBMD获得了近8%的高增长,这些都证明HMB能够改善vBMD,同时,服用HMB期间这位病人没有报告有任何副作用。

此外,在2年半的HMB服用治疗后,DEXA检测显示HMB对这位骨质疏松病人的腰椎和股骨骨密度有积极作用。研究者认为,这仅是一个临床个例,仍然需要对更广泛的人群进行研究来评估HMB对骨骼组织代谢的影响。

骨质疏松是一种会影响骨骼,使其变脆并容易发生骨折的疾病,肌肉衰减症是一种会影响人体肌肉,让肌肉虚弱无力的疾病。在某些情况下,一些人会同时患有骨质疏松和肌肉衰减症,这种疾病现在被命名为osteosarcopenia

研究表明,患有osteosarcopenia的病人比单独患骨质疏松或肌肉衰减症的患者更容易出现摔倒和骨折的风险。目前没有一种药物能够同时作用于肌肉和骨骼,综合动物实验和临床病例报告,HMB对骨健康有积极影响,值得进一步探索。

益生元还能控制体重?

信息来源:消化界

201612月,国际益生菌与益生元科学协会(ISAPP)发布共识,更新了益生元的定义和范围。对益生元的新定义是:能够被宿主体内的菌群选择性利用并转化为有益于宿主健康的物质。新的定义扩展了益生元的概念,包括可能的非碳水化合物物质,可应用于胃肠道外的身体其他部位,并且益生元的类型不再仅限于食物。益生元可以改变肠道微生物的组成,促进有益菌的增殖,可能与体重体脂以及脂肪细胞规模降低有关。用益生元来改变肠道微生物促进肠道神经系统的正常反应,从而减少肠道的通透性和代谢内毒素的增加。在人体模型试验中,益生元对血糖和胰岛素血症的影响已经基本证明,但是对体重脂肪含量关系存在一些争议。Hume在最新的研究中发现益生元制品还可以抑制食欲。另外益生元可能具有抗炎作用,一些研究表明肠道微生物可以通过与代谢紊乱相关的炎症反应与肥胖相关联,益生元还可能通过调节肠道微生物来降低食物的摄入量和食欲使体重下降。

2017年关于儿童肥胖的最新研究纳入了7~12岁肥胖或超重儿童,本试验采用同一中心、双盲、安慰剂对照的方法,随机把纳入者分到试验组和对照组,试验组给予富含低聚果糖的菊粉(益生元)(8 g/dn=22),对照组给予麦芽糊精作为安慰剂(8 g/dn=20),干预16周后,研究人员发现尽管两组儿童的体重都增加了,但是菊粉组只增加1 kg,而安慰剂组增加2.6 kg。此外,菊粉试验组的体脂肪率降低2.4%,躯干脂肪率降低3.8%,安慰剂对照组分别增加0.5%和降低0.3%,这个改变还是非常明显的。另外,对照组中炎性因子白介素-6IL-6)显著增多,这也验证了益生元的抗炎症作用。通过粪便检测发现,菊粉试验组微生物群中的双歧杆菌明显增加,双歧杆菌作为有益菌在许多益生菌制剂中广泛添加。而另有一个名为普通拟杆菌(Bacteroides vulgatus)的细菌则显著减少,相比双歧杆菌,普通拟杆菌可是个反面角色,它可以抑制肠道黏液的分泌,导致克罗恩病的发生;还可以和粪便普雷沃菌(Prevotella copri)合作,造成胰岛素抵抗。另外,菊粉试验组柔嫩梭菌显著减少,且柔嫩梭菌与IL-6的表达呈正相关。试验组与对照组副作用分别为(无、轻微、中度不适)70.0% vs 61.1%25.0% vs 27.8%5.0% vs 11.1%

来源:技源集团 消化界,文章为原文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新营养立场。

0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猜你喜欢

文章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后发表评论

上一篇

这42家药企最值钱,又有多少家涉及了营养产业?

下一篇

肥胖真的是营养过剩吗?你可能是个营养不良的胖纸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