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看待最近刷爆朋友圈的海藻糖和艰难梭菌的这段“孽缘”?

你怎么看待最近刷爆朋友圈的海藻糖和艰难梭菌的这段“孽缘”?

新年刚过,除了李小璐的消息,另一条关于海藻糖和艰难梭菌“孽缘”的微信也刷爆了朋友圈。起因大概是发表在《自然》上的一篇研究称,艰难梭菌的高毒菌株会代谢糖的添加剂海藻糖。并由此推断,一种广泛使用的食品添加剂可能导致了这些流行菌株的出现。

事件还原

1月3日《自然》发表了一篇论文,该论文称美国得克萨斯州贝勒医学院的James Collins博士和Robert Britton博士通过全基因组测序和对比分析发现,海藻糖可以让艰难梭菌的高毒力亚型的毒力再提高数倍,并且在极低浓度下也一样可以被艰难梭菌利用。而同期配发的评论甚至指出,这个研究可能说明了海藻糖是21世纪初期欧美地区艰难梭菌感染大爆发的“幕后推手”。

让英国医生被迫换成短袖的艰难梭菌

艰难梭菌是一种厌氧生长的革兰阳性梭状产毒芽孢杆菌,为人类肠道中的正常菌群,研究证实抗生素的应用可导致该细菌过度生长。值得一提的是,这种超级细菌最初引起人们重视是因为其经常袭击卫生保健人员以及与感染病人接触的人。而由于当时英国的医院出现了越来越多的“艰难梭菌”感染者死亡病例(据悉,英国2004年共有2247人感染艰难梭菌死亡),英国的卫生制度也因此遭到了批评。英国政府不仅启动了5000万元英镑的资金,来帮助医院对抗艰难梭菌,还在医院里起用蓝色的短袖服装替换下已经问世141年的白大褂。

海藻糖不只有食品添加剂一个身份

援引James Collins博士的说法,“这项研究的一个重要贡献是让我们意识到,我们以为的‘非常安全’的食品添加成分,可能会带来意想不到的负面后果。”但实际上,James Collins博士所暗示的这种“非常安全”的食品添加成分——海藻糖并非只有食品添加剂一个身份。

海藻糖是一种自然界中广泛存在的非还原性双糖,无毒副作用,化学性质十分稳定,除了具有低聚糖的一般特性,还有独特的生物学特性,在严酷环境下可保护生物体的组织和大分子的功能和活性,因此也被誉为“生命之糖”。由于其良好的加工性能,在很多加工食品中都能看到海藻糖的身影。比如,在烘焙食品中,可以有效防止淀粉老化;在糖果、巧克力中充当甜味调节剂;降低速冻食品,比如冰淇淋的凝结点;替代饮料中的部分蔗糖,带来更佳的口味;抑制肉类或油炸食品的蛋白质变性和脂肪酸化,保持食物风味等。

从1998年,日本林原生化研究所申请了使用海藻糖的非油炸食品专利后,美国FDA和欧盟,先后认可了其作为食品添加成分中的安全地位。而且,不仅海藻糖的安全性得到了认可,其在健康方面的益处也被不断发现验证。比如,海藻糖有抑制骨胶原分解、防止骨质疏松的作用;有较强的抗辐射作用,可防止DNA突变;另有证据证实海藻糖能促进人体双歧杆菌增殖,促进肠道健康,同时还可以作为益生菌制剂的干燥保护剂提高益生菌制剂的生物效价。而现在看来,海藻糖有益于益生菌增殖以及保护益生菌制剂活性方面的价值,在“增加艰难梭菌毒性”这条“指控”面前显得是那么的“微不足道”。

除了食品和保健食品,海藻糖另外一个重要应用领域是化妆品行业。由于其具有保湿、防晒、防紫外线等功效,因此常被应用在化妆品中作为保湿剂、洁肤剂、紫外线吸收剂等。

更为重要的一点是,尽管今天因为增加艰难梭菌的毒性而被诟病,但海藻糖确确实实在治病救人的医疗领域也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海藻糖可有效地降低角膜上皮细胞在干燥环境中的死亡率,保护角膜组织,尤其是角膜上皮和内皮细胞,因此可用于干眼症的预防和治疗;可以预防亨廷顿病小鼠模型的神经退行性病变;作为药用辅料用于黏膜给药的其他药物制剂,以减少药物对黏膜的刺激;保存血细胞、生殖细胞等的活性;作为器官保存液的有效成分延长待移植器官的保存时间。

此外,就在半年前,《自然》杂志的子刊发表的一篇文章称,科学家发现了海藻糖的新用处:激活巨噬细胞,治疗动脉粥样硬化。

无意于为海藻糖辩驳 但需要为加工食品正名

讲到这里,首先需要说明的是,作为第三方的媒体,新营养的观点向来是公正客观的。因此我们列举了上述海藻糖的应用,并非有意为海藻糖辩驳,只是为了说明这样一个事实,海藻糖除了食品添加剂外,还有多重“身份”。而这些身份都有可能使其成为造成21世纪初期,欧美地区艰难梭菌感染大爆发的“幕后推手”。而原论文作者却非要将海藻糖(作为食品添加剂),甚至将所有食品添加剂推到“被告席”的位置,似乎有失公允。

一方面,FDA、欧盟食品安全委员会等国际权威的食品安全组织并未针对海藻糖的安全性做出任何新的规定,现在就为海藻糖“定罪”为时尚早;另一方面,论文作者James Collins博士认为人们通过加工食品摄入海藻糖进而导致艰难梭菌感染大爆发的推论也过于片面。毕竟,如上文所说,食品添加剂并非人们摄入海藻糖的唯一来源,哪怕是从不食用加工食品的人,也可以从蘑菇、海藻、豆、虾、面包、啤酒甚至酵母中获得海藻糖。更何况海藻糖作为试剂、辅料和诊断药的稳定剂,已用于生物制品和特殊生物制剂的贮存。在医院这个更加容易感染艰难梭菌的环境中,海藻糖已经充斥在医疗用品的各个角落。(也难怪,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愿意拨款支持这项研究了。)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食品添加剂第一次“躺枪”了,似乎每一次流行疫情或者公共卫生出现问题时,人们都能千方百计的从食品添加剂这里打开突破口。类似于“海藻糖与艰难梭菌”这样的研究还有很多,诸如,人工甜味剂伤害小鼠菌群并引起葡萄糖耐受不良;乳化剂改变菌群,促进小鼠结肠炎和代谢综合征;乳化剂直接影响菌群并促炎症基因表达;三氯蔗糖改变小鼠肠道菌群并促进肝脏炎症;月桂酸单甘油酯,在小鼠中伤菌促炎症……等等。尽管这其中有很多是体外模拟或者动物实验,但既然是从Nature、Cell这样权威刊物发出来的,总会莫名的吸引到成千上万的关注目光。

还是回到这篇论文本身,无论站在任何角度,我们都没有质疑其学术方面的真实性(这个问题需要Nature的编辑来操心),但无论是学术论文,还是其他文字,在不同利益方的眼中,都会有不同的解读方式,而作为一篇学术方面的论文,仅就实验本身的真实性负责就足够了,对于诸如“艰难梭菌感染大爆发幕后黑手”的推论已经不在学者的职责范围内,更何况,论文作者更有意无意的将所有食品添加剂都推向威胁健康罪魁的“被告席”呢?

科学本来就是在不断发展的,也许对于同一个事物,永远也不会有盖棺定论的那一天。但如何以科学的眼光、公正的态度看待诸如海藻糖和艰难梭菌的“孽缘”这类问题确是每一个人都能做到的。作为行业媒体,我们尤其希望食品、营养乃至大健康产业能够得到所有人的一致公平对待,不管是监管部门,还是学术界。

新营养原创,作者:小普,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xinyingyang.com/6646

0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猜你喜欢

文章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后发表评论

上一篇

营养在线 | 这些食物可能增加你患结肠癌的几率,消费者对食品和健康感到困惑,晚上时间对于节食者来说更加煎熬

下一篇

《运动饮料》团体标准(T/CBIA002-2017)解读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