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为自己足够了解维生素D吗?未必

你以为自己足够了解维生素D吗?未必

你能区分出孩子到底是缺乏钙还是缺乏维生素D吗?你知道鱼肝油和维生素D并不是同一个东西吗?你懂得维生素D的剂量要如何把握吗?……如果这些疑问也让你犯了难,那么也许你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了解维生素D。

缺钙还是缺“D”,你分清楚了吗?

一岁左右的孩子体检的时候,医生最常问的一句话“孩子晚上睡觉出汗多吗?会夜惊吗?”如果家长回答“是”,那么多半会得到“补钙”的建议。但是一味补钙真的有用么?这些症状的出现真的是因为缺钙吗?

民间俗称的“缺钙”,多数是医学称之为“佝偻病”的病症,全称“维生素D缺乏性佝偻病”。其实从这个全称就能知道,是由于体内维生素D不足,致使钙、磷代谢失常的一种慢性营养性疾病。而缺钙多继发于维生素D不足,摄钙不足,或两者兼而有之,最终导致了佝偻病。所以,简单地认为佝偻病就是“缺钙”并不准确。婴幼儿时期为了预防佝偻病,首先需要常规补充的是维生素D,然后再根据个体情况,决定要不要适量补钙。因为大部分钙的吸收需要在维生素D的协助才能完成。所以维生素D不足,吃再多钙也很难起作用。

为什么说维生素D3才是骨骼发育的真正关键?

今天的消费者已经对维生素D3对于健康,特别是骨骼健康的作用“了如指掌”,比如预防佝偻病、软骨病;促进生长和骨骼钙化,牙齿健全;提高机体对钙的吸收;调节免疫系统等。但很多人并不知晓这些功效背后的作用机理,维生素D的主要功能是通过增加胃肠道对钙磷的吸收来维持血浆中的钙磷浓度来实现的。而且,维生素D3从生命的早期开始,就对母体和胎儿的骨骼发育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因此在孕期、婴幼儿期、儿童期及时合理的补充维生素D3将会使骨骼受用一生。

无论如何,在生命早期进行维生素D营养干预已经是没有争议的事实,我们需要做的就是如何生产出更加适合婴幼儿服用的维生素D产品。根悉目前走在精准营养前端的纽曼思品牌,率先推出了一种可以根据不同人群,实现不同剂量的维生素D产品。同时其原料也是来自于全球最大的维生素D3(胆骨化醇)的制造商DSM公司。

鱼肝油、维生素D、维生素A,到底谁在起作用?

要回答这个问题,可能还要从维生素D是如何被发现的讲起。1913年,美国科学家埃尔默·麦科勒姆和玛格丽特·戴维斯在鱼肝油里发现了维生素A,后来英国医生爱德华·梅兰比发现鱼肝油可以预防佝偻病,于是认为是维生素A或者其协同因子在其中发挥了作用。直到1921年,麦科勒姆发现,被破坏了维生素A的鱼肝油具有同样预防并抵抗佝偻病的作用,一种全新的脂溶性维生素才随之浮出水面。因为是第四种被发现的维生素,所以按照英文字母顺序被命名为“维生素D”。

维生素D是否存在“最佳”摄入量?

美国儿科学会、中华医学会儿科2003年建议,所有母乳喂养的婴儿在出生后2个月开始补充维生素D,剂量是每天200国际单位。但是经过5年的实践,发现这个剂量并不足以满足该年龄段婴幼儿的需求。于是2008年美国儿科学会更新指南:建议从婴儿刚出生的几天就要开始补充维生素D,剂量增加一倍,为每天400国际单位。而我国最新版的《婴幼儿及少年儿童维生素D缺乏和佝偻病的预防》则建议,为维持婴儿和儿童血清25-OH-D浓度≥50 nmol/L,婴幼儿和儿童每天应补充400 国际单位的维生素D,而对于那些具有维生素D缺乏危险因素的儿童,则应摄入更高剂量的维生素D,直到测定指标值达到正常范围。

其实,对于维生素D的摄入量,200国际单位也好,400国际单位也罢,都是“建议”摄入值,而非“最佳”摄入值。基于此,区别于市场上不分年龄段,统一剂量补充带来的不利后果。医护人员一直期盼一种能根据中国消费者特点、年龄不同,所需剂量不同的产品,精确细分到成人、儿童。根据食安法规定,中国营养食品包装所标识为最低满足量,消费者可根据自身需求在医嘱或营养师建议下额外补充,并及时检测和调整。

这些剂型真的不适合孩子吗,还是你没掌握正确的开启方式?

营养圈里有一句公认的至理名言,大致是说“没有剂量,一切都是毒药。”乍听上去有点危言耸听,但实际上任何一种营养素都有他的“安全底线”,这个“安全底线”的术语就是可耐受最高摄入量(UL)。超过这个“底线”就会给机体带来相应的副作用,在这一点上,维生素D也不例外。(通常,国外维生素D的UL为50μg/d,而我国为20μg/d。)尽管普通人每日膳食维生素D的含量大约在2.5μg 左右,距离UL尚有非常大的空间。但为了确保食用安全,很多企业还是在服用形式,也就是剂型上想了很多办法,比如纽曼思的维生素D3软胶囊。

一些家长认为,软胶囊不适宜婴幼儿食用(至少产品外包装上是这样写的),但国标之所以这样要求,指的是不可直接给婴幼儿或较小儿童使用,以防吞咽发生风险。而家长可以通过剪开胶囊或刺破胶囊的方式给孩子服用,这也是国际上通行的作法。实际上,企业选择软胶囊的原因恰是为了孩子的安全考虑,软胶囊剂型不仅可以更为精准的把控单次摄入剂量,且具有性质稳定,不易被二次污染的优点。

综上,我们了解到,日常生活中常说的缺钙,往往是由于体内维生素D不足,导致的钙、磷代谢失常。因此,维生素D才是骨骼发育的真正关键。而对于预防佝偻病而言,鱼肝油中真正起作用的成分恰是维生素D。且对于婴幼儿而言,个体的摄入量存在差异,应科学补充遵循医嘱。就维生素D3的剂型而言,只要“开启”方法得当,软胶囊依然是尚佳选择。

参考文献:

[1] Hathcock JN,Shao A,Vieth R,et al. Risk assessment for vitamin D[J]. Am J ClinNutr,2007,85(1):6-18.

[2] Holick MF. Vitamin D deficiency[J]. N Engl J Med,2007,357(3):266-281.

[3] Hollis BW,Wagner CL. Assessment of dietary vitamin D requirements during pregnancy and lactation[J].Am J ClinNutr,2004,79(5): 717-726. [4] Wagner CL,Hulsey TC,Fanning D,et al. High dose vitamin D3 supplementation in a cohort of breastfeeding mothers and their infants:a six-month follow-up pilot study[J]. Breastfeed Med,2006,1(2):59-70.

[5] Roth DE,Martz P,Yeo R,et al. Are national vitamin D guidelines sufficient to maintain adequate blood levels in children? [J].Can J Public Health,2005,96(6):443-449.

[6] American Academy of Pediatrics,Committee on Environmental Health. Ultraviolet light:a hazard to children[J]. Pediatrics, 1999,104(2 pt 1):328-333.

[7] Hollis BW,Wagner CL. Nutritional vitamin D status during pregnancy:reasons for concern[J]. CMAJ,2006,174(9):1287-1290.

[8] Mannion C,Gray-Donald K,Koski K. Association of low intake of milk and vitamin D during pregnancy with decreased birth weight[J]. CMAJ,2006,174(9):1273-1277.

[9] Am J ClinNutr,2003,77(1)204-216. [10]Pediatric,2008, 122;398-417.

新营养原创,作者:小普,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xinyingyang.com/6570

0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猜你喜欢

文章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后发表评论

上一篇

饮料行业发展如何升级?

下一篇

2018年的第一个工作日,早餐来份益生菌煎饼怎样?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