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溶性膳食纤维-抗性糊精与特殊医学用途配方食品

水溶性膳食纤维-抗性糊精与特殊医学用途配方食品

如果仅仅从字面上看,“抗性糊精”这四个字似乎很难让人们将其和膳食纤维联系在一起。但实际上,抗性糊精不仅确确实实是膳食纤维,更是水溶性膳食纤维中的典型代表之一,如今,抗性糊精不止在膳食补充剂、功能食品、保健食品中广泛应用,还将应用领域拓展到了特殊医学用途配方食品领域。

水溶性膳食纤维的典型代表

从1953年澳大利亚科学家Eben Hipsley第一次提出“膳食纤维”的概念以来,膳食纤维的概念也随着人们的认知不断完善。而各国对于膳食纤维的定义不尽相同,2004年世界食品法典委员会认为膳食纤维应该至少具有以下特点之一:天然存在于所消费食物中的可食用的碳水化合物聚合物;可以由食物原料中经物理、酶或化学法获得的碳水化合物聚合物。同时应具有以下特性:

  • 增加粪便量
  • 促进结肠发酵作用
  • 降低血总胆固醇(TL)和/或低密度胆固醇(LDL)浓度
  • 降低餐后血糖和/或胰岛素浓度

我国膳食纤维的定义是由中国营养学会给出的,膳食纤维一般是指不易被消化酶消化的多糖类食物成分,主要来自于植物的细胞壁,包含纤维素、半纤维素、树脂、果胶及木质素等。根据膳食纤维水溶性不同,将其分为两类,即:水溶性纤维(SDF)与不溶性纤维(IDF)。两类纤维都有相应的健康益处,但不溶性纤维往往由于口感相对粗涩,常给加工食品带来不期望的口感或口味。而水溶性纤维,如高分子水溶性纤维,由于其粘度高、凝胶性大,在食品加工中也常常“碰壁”。近年来出现的低粘度水溶性纤维使膳食纤维变得更容易被接受,抗性糊精无疑是低粘度水溶性纤维最具代表性的产品之一。

之所以在文章一开头说到人们很难把抗性糊精和膳食纤维联系到一起,主要是因为一提起“糊精”,人们往往首先会想到“淀粉”,因为“糊精”是淀粉进一步转化的产物,而在多数人的印象里“淀粉”和“纤维”似乎扯不上半点关系。实际上,抗性糊精虽然由淀粉制成,但经历了糊精化及分离纯化的过程, 在糊精化过程中,淀粉经过了一定程度的水解,其后再聚合,形成不能被消化酶切断的糖苷键,从而将淀粉转换成了不能在小肠中消化的纤维。

糊精化之后的分离工艺确保抗性糊精分子量的适宜分布,使流变和技术性能稳定一致,以及抗性糊精含量达到预期水平。然后经过进一步的精制步骤,包括去除单糖和双糖及最后喷雾干燥而获得最终产品。由于抗性糊精具有不被人体消化酶(如淀粉酶、葡萄糖淀粉酶等)消化的特性,其在消化道中(结肠以上)不会被消化吸收,可直接进入大肠,因此它是一种低热量食品原料,可作为膳食纤维发挥各种生理作用。

特殊医学用途配方食品的优选原料

下面以松谷-艾地盟公司生产的抗性糊精--善倍素®(Fibersol®-2)为例,来说明抗性糊精的生理功效, 主要有以下四个方面:其一、善倍素®可调节人体肠道环境。大家都知道膳食纤维有改善便秘的效果,作为水溶性膳食纤维,善倍素®不仅能改善便秘,还能有效改善腹泻。试验结果显示,每天摄取5g善倍素®连续一周后,排便次数和排便量均明显增加。善倍素®在肠内可以使双歧杆菌等益生菌增加,来改善肠内菌群。其二、善倍素®可延缓餐后血糖上升。研究显示,将善倍素®和富含碳水化合物的食物一起摄取,可减少餐后血糖上升幅度,进而减少胰岛素上升幅度,这对于预防糖尿病和改善糖尿病病状均有帮助。其三、延缓餐后血液中甘油三酯浓度上升。在摄取汉堡薯条等高脂肪食品时,伴餐摄入5g善倍素®后,6个小时内的观察显示,相比对照组,实验组餐后甘油三酯上升的幅度明显偏小。除这些功用之外,善倍素®还有饱腹感的功效。

正是基于安全而确切的健康功效,5g善倍素®不仅应用于膳食补充剂、功能食品、保健食品中,还拓展到了特殊医学用途配方食品领域。

在由国家食品安全风险评估中心最新出版的《特殊医学用途配方食品系列标准实施指南》(以下简称“指南”)中,我们见到了膳食纤维的身影。按照“指南”中的定义,膳食纤维是指植物中天然存在的、提取或合成的碳水化合物的聚合物 (其聚合度≥3),不能被人体小肠消化吸收、对人体有健康意义。抗性糊精由淀粉加工而成,是将焙烤糊精的难消化成分用工业技术提取处理并纯化而成的一种低热量葡聚糖,属于低分子水溶性膳食纤维。援引“指南”中释义,“某些膳食纤维含量高的原料,如果在特殊医学用途食品中使用,也可以增加该类产品中的总的膳食纤维含量,如麦麸、燕麦、抗性糊精等。”

对于糖尿病、术后恢复、高胆固醇血症患者以及孕产妇而言,以抗性糊精为代表的膳食纤维产品具有良好的辅助治疗作用。随着特殊医学用途配方食品系列标准的实施,抗性糊精不仅有了“合法”的使用依据,更有了可操作的检测标准。关于包括抗性糊精等在内的膳食纤维的检测方法,“指南”中明确规定:“关于膳食纤维的检测方法,对于一些小分子(聚合度3-12)的可溶性膳食纤维,如低聚果糖、低聚半乳糖、多聚葡萄糖、抗性糊精和抗性淀粉等,由于其能部分或全部溶解在乙醇溶液中,检测方法GB5413.6-2010(婴幼儿食品和乳品中不溶性膳食纤维的测定标准)或GB5009.88-2008(食品中总的、可溶性及不溶性膳食纤维的酶重量法)不能准确测定。因此,如果配方中加入了低聚果糖等物质时,可参照国际或国内权威检测方法,或者采用配料计算法等,从而准确计算或测定膳食纤维含量。”

此外,《中国居民膳食营养素参考摄入量(DRIs)》(2013版)指出膳食纤维的适宜摄入量(AI)为25g/d,没有区分人群年龄阶段及食物(能量)摄取量不同。美国医学研究所(Institute of Medicine, IOM)推荐膳食纤维的摄入量为21-38 g/d (根据摄入1000卡能量须伴随14克膳食纤维提出)。各国对膳食纤维并未设定上限(UL)摄入值,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对膳食纤维摄入UL的评估研究报告认为,每日摄取50g膳食纤维对人体并无不良影响。

其实,因为特殊医学用途配方食品针对的是特殊人群,出于对消费者的安全考虑,营养学研究人员及生产商对善倍素®做了大量的应用实验,以确保最终产品的安全性和有效性。美国生产的添加善倍素®的奶昔产品就宣称:“专为糖尿病人研发的奶昔”、“适用于有减重、低热量饮食要求的人士”、“延缓餐后血糖上升”;日本开发的以善倍素®为主要原料之一的肠内营养产品能够为有特殊需求的人群补充膳食纤维,同时产品具有流动性好、粘度低的特性;根据孕产妇的营养需求,日本还使用善倍素®开发了专供孕产妇的汤食,产品在外包装显著位置标示“没有添加人工调味剂”、“减少40%钠”以及“针对加强妈妈的营养素(叶酸、铁、钙、12种维生素及膳食纤维)”。

膳食纤维是人类饮食中的一种不可或缺的功能成分,具有调节人体肠道环境,延缓餐后血糖上升,延缓餐后甘油三酯上升,提供饱腹感等生理功能。然而,当今大多数人群或个体的膳食纤维摄取不足或严重不足,特别是近年来由于追求美味和便利,精加工食品的消费量逐渐增大,从而使膳食纤维摄取不足这一营养学问题更为令人勘忧。 因此,在加工食品中添加一定量的膳食纤维变得非常必要。特别是针对特殊人群而言,高安全性、功效确切的低分子可溶性膳食纤维—善倍素®为特殊医学用途配方食品的研发提供了优良的备选素材。

新营养原创,作者:小普,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xinyingyang.com/6400

0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猜你喜欢

文章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后发表评论

上一篇

人到中年,是该了解钠、钾、脂肪、蛋白质、钙、膳食纤维、磷脂都与血压的关系了

下一篇

华大基因创业板开挂了,总市值突破千亿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