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充肠道益生菌,要“养菌”先要会“种菌”

补充肠道益生菌,要“养菌”先要会“种菌”

近些年来,随着“人类微生物组计划”等研究项目的开展,人类对自身微生态的关注达到了空前的高度;然而当人们谈到自身所携带的各类细菌,许多人还是谈虎色变,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肮脏、恶心、传染疾病等。诚然,在人类的文明史进程中,细菌给人类带来了无尽的伤痛与悲哀。其实,细菌也有好坏之分,好的细菌不仅对人体无害,它还是人体肠道的健康卫士。

巴马长寿村的故事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确认的世界长寿之乡——中国广西壮族自治区巴马县,拥有 70多位在世的百岁老人。对这些百岁老人进行体检后,得到一个令人惊喜的数据:他们体内的有益菌数占总菌数比例平均达到了38%以上,相当于青少年水平,这就揭开了巴马地区百岁老人健康长寿的秘密,也印证了人们常说的“肠年轻,常年轻”。

百岁老人肠道中的有益菌也就是益生菌,那么益生菌是何方神圣呢?益生菌(Probiotics)一词源于拉丁文,原意为“有益于生命的”的菌类,主要来源于肠道内正常性的生理菌和非肠道菌。

肠道是菌群的大染缸

人体肠道内大约含有1000种细菌,其总数达到约10万亿个。这个总重量约为1200g的微生物菌群(与肝脏重量相当),是成年人自身细胞数量的10倍。我们每天排出的粪便中,干重量的30%以上是由这些细菌及其“尸体”构成的。这群庞大的肠道菌群,已不仅仅是一个个肉眼看不见的微生物,它们就像人的另一个器官,在食物分解、营养吸收、免疫反应、新陈代谢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

肠道内多样化的微生物在繁衍过程中逐渐达到种类和数量的平衡,这种平衡与机体的正常代谢密切相关。然而,人体肠道内的菌群组成与平衡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它会随着人生中经历的不同阶段而发生变化。肠道内的这些菌群根据不同的生理功能被分为三大类:共生菌、条件致病菌和病原菌。共生菌,就是与人类宿主互取所需的一群菌,在肠道中获取营养,同时产生对人体有益的物质,并保护人类健康,如双歧杆菌、乳酸菌、拟杆菌等,这些专性厌氧菌占了肠道菌群的99%以上。条件致病菌在肠道菌群内数量较少,在正常情况下,由于大量共生菌的存在,这群细菌只作“壁上观”;但若在一定条件下菌群大量繁殖就会导致发病。常见的条件致病菌大多是肠球菌、肠杆菌等。此外还有病原菌——它们一般不常驻在肠道内,但是若不慎被其“入侵”,则有可能在肠道内兴风作浪,导致病变。较为常见的“臭名昭著”的致病菌有引起食物中毒的沙门氏菌、导致腹泻的致病性大肠杆菌等。

肠道微生态的组成也会随着年龄的增加而改变。婴幼儿期人体内的有益菌较多,占主要优势,主要为双歧类菌,数目偏多;而到成年期,由于肠胃功能的失调导致腐败菌如大肠菌群、魏氏杆菌、葡萄球菌等占优势,有益菌的数目逐步减少;老年期肠道类乳杆菌和双歧菌大幅降低,腐败菌如产气荚膜梭菌大幅上升,这就是我们所熟知的肠道老化现象。

肠道菌群平衡是健康的保证

肠道正常菌群对人体的健康起着重要的作用,但在某些情况下,这种平衡状态被打破就会形成菌群失调,导致疾病的发生或加重病情,进而使菌群失调加剧,形成恶性循环。

益生菌通过在肠道上表皮细胞的黏附和定植,便可使出浑身解数,在多个方面维系微生态的平衡,促进人体健康。益生菌对肠道菌群的调理与平衡主要有以下几种:

  1. 占据肠道壁的有效黏附位点,竞争性排除有害菌群,平衡肠道的pH值;
  2. 通过营养物质的竞争,降低有害菌的生存和繁殖能力;
  3. 产生致病菌抑制类物质,如乳酸、醋酸、过氧化氢等抑菌类物质;产生有助于降解营养成分或代谢产物的酶,如降解细菌毒素、降解乳糖等。

肠道微生物的菌群平衡有利于机体抵御各种病原菌的侵袭,维持机体的正常健康。当某些因素导致的肠道菌群微生物失调后,主要会表现为乳杆菌、双歧杆菌等益生菌数量显著减少,肠道内本身含有的粪球菌和肠球菌等成为优势菌种,紧接着出现机体的免疫力下降、肠道内病原菌的大量繁殖,进而引起或加重各种疾病。而益生菌能有效地修复宿主肠道菌群的健康平衡,提高肠道对病原菌的抵抗力,维护和保持人体的正常健康。

当心肠道未老先衰

肠内微生态环境对人体的健康极为重要,科学家因此提出了“肠道年龄”的概念。当前我们生活在一个压力重重、竞争激烈的社会,饮食也存在高蛋白、高脂肪、少纤维的趋势,饮食和环境的变化导致了肠内菌群的组成、数量和平衡都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导致肠道衰老出现了低龄化的趋势。据调查研究发现,现代人肠道衰老低龄化的趋势主要有以下三大成因:

  1. 膳食结构的不平衡,长期的高蛋白、高脂肪的饮食结构会加速肠道的衰老;
  2. 运动量的不足加速肠道衰老;
  3. 劳累过度、精神压力大也会减弱肠道功能,导致肠道老化。

针对以上种种,适时补充肠道益生菌能够帮助人体恢复肠道活力,保持肠道健康。

肠道益生菌的“十八般武艺”

迄今为止,关于益生菌对肠道健康研究的论述文献数以万计,其功效大致归纳起来有以下几大类:

  • 抑制肠内腐败细菌的生长及毒素的产生,减少外来致病菌的感染风险。当肠内有害菌群占主导优势时,势必会产生相对应的代谢产物,而这些代谢产物大都是对人体有毒有害的毒素。肠道内的大肠杆菌极易引起急性腹泻、出血性结肠炎、溶血性尿毒症等。体外实验证明,瑞士乳杆菌Rosell-52可抑制大肠杆菌O127:H6、O157:H7对肠道上皮细胞的黏附。表层蛋白(Slps) 是细菌细胞壁外的类晶体层,Rosell-52由于有一层特殊的表面蛋白S-蛋白,可以强烈的黏附于肠道上皮细胞,这使得Rosell-52可以与致病菌抢占黏附位点,抑制病原菌的黏附和位移,如肠致病性大肠杆菌(EPEC)、肠出血性大肠杆菌(EHEC)。长双歧杆菌Rosell-175能抑制大肠杆菌O157:H7对肠道上皮细胞的黏附,强烈抑制大肠杆菌产生毒素的黏附;同时,体外实验研究表明:Rosell-175培养液对肠道致病菌李斯特菌的生长也有很好的抑制效果。
  • 整肠作用,改善肠道腹泻、便秘等不适症状。一些IBS、IBD、AAD患者通常面临便秘和腹泻的困扰,益生菌可以促进肠道的消化和吸收功能,刺激肠道的蠕动,促进排便。同时,益生菌对致病菌的抑制作用又可以预防和抑制其产生的炎症性腹泻。长双歧杆菌Rosell-175是新生儿肠道内第一株生长繁殖的菌群,能有效地改善儿童便秘,促进老年人肠道蠕动正常化,增加IBS患者的大便次数。
  • 调整肠道黏膜层的功能和完整性。正常的肠黏膜屏障包括机械屏障、免疫屏障以及微生态屏障,这三个屏障在维持肠道微生态平衡方面具有重要的意义。大肠杆菌黏附于上皮细胞会引起细胞结构的重新排列,这将导致上皮细胞结构打开或松散,即肠道的屏障功能受损,感染源转移;植物乳杆菌Rosell-1012可以刺激肠道上表皮黏膜细胞的增值和黏膜蛋白的分泌,加强屏障效应。
  • 调节人体的免疫。肠道黏膜上分布有占人体70%的免疫细胞,益生菌与肠上免疫因子发生信息交流,产生细胞因子,提高机体的免疫力。瑞士乳杆菌Rosell-52可诱导小鼠脾细胞产生非特异性的多克隆抗体(IgM和IgG),促使抗体迅速做出免疫反应。
  • 调节营养物质的吸收和代谢产生活性物质。
  • 改善胃肠道的炎症及其不适症状。常见的如Rosell-175长双歧杆菌在临床用于预防溃疡性结肠炎的复发,瑞士乳杆菌Rosell-52和蔓越莓全粉可部分抑制幽门螺杆菌对食道鳞片上皮细胞的黏附。

常言道,欲取之,先与之。肠道健康有赖于肠道益生菌的平衡和调理,改善肠道菌群平衡是“养菌”的结果,但是要做到这一点,首先要选择合适的益生菌进行补充,达到“种菌”的目的。拉曼健康科技有限公司(加拿大)针对肠道健康目前普遍存在的常见问题,结合了各株菌株的特性,筛选出3株天赋各异的菌株:瑞士乳杆菌Rosell-52、植物乳杆菌Rosell-1012、长双歧杆菌Rosell-175,通过合理的配比,应用拉曼独有的活菌稳定性技术,创造性地提供了肠道健康的解决方案——拉曼肠道健康配方菌(简称GI)并由广州能靓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独家代理引进到中国市场。这一配方菌能够高效解决“种菌”和“养菌”两个过程,使口服补充肠道益生菌粉成为“种菌”的一种高效来源,势必也将成为替肠道健康保驾护航的隐形卫士。

文章作者:广州能靓生物技术有限公司 郑政东

新营养原创,作者:小普,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xinyingyang.com/5519

3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猜你喜欢

文章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后发表评论

上一篇

膳食纤维摄入不足,有益菌居然做起坏事……

下一篇

开启免疫系统的正确方法 你找对了吗?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