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我们正在用科技直面脂肪酸失衡带来的挑战

此刻,我们正在用科技直面脂肪酸失衡带来的挑战

在人迹罕至的北极阿拉斯加,植物生长有限,爱斯基摩人的主要食物就是肉类和鱼类,很少机会吃到蔬菜水果,但爱斯基摩人的体格却都格外健壮,困扰人类的疑难疾患在那里很少见到,比如心肌梗塞、中风之类的慢性疾病,以及冠心病的发病率仅是美国、加拿大的1/10。这几乎成了一个让科学界困惑的谜团。

最终破解这个谜团的是丹麦医学博士戴伯格教授,他于1971年率领一个医学研究小组到格陵兰岛,研究免疫学并进行流行病学调查。在调查中发现爱斯基摩人健康的秘密可能是他们广泛摄入了来自于深海鱼类的Omega-3。

然而,受地理条件等诸多因素的限制,世界上其他国家的居民似乎没有爱斯基摩人那样“幸运”,通过日常饮食就能摄入足量的Omega-3。特别是随着生活方式和饮食习惯的改变,人们日常膳食中Omega-3和Omega-6的比例逐渐发生变化,而由此带来的健康问题也成为了当今社会的一大挑战。

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Omega-3缺乏会带来相应的健康风险

d1

从这张图可以看出,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的人群其血液中EPA和DHA的含量较低,特别是在一些欠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而过去的研究证实,血液中低Omega-3水平与心血管疾病相关的死亡风险增加有关;降低血液中的EPA和DHA水平还可能增加认知能力下降的风险。

实际上,自1971年Dyerburg医生在《柳叶刀》杂志上发表相关研究报告以来,关于Omega 3——EPA/DHA对多种疾病和健康状况影响的论文大约有3万多篇,相关临床研究开展了约3200个,而且相关研究还在持续增加。

d2

来自帝斯曼的2016年的最新荟萃分析(11个前瞻性研究371965参与者)显示,  长链Omega-3多不饱和脂肪酸摄入量每日增加0.3克,伴有6%的全因死亡风险的下降;其中血液中EPA与总脂肪酸的比值每增加1%, 伴有20%的全因死亡风险的下降;血液中DHA与总脂肪酸的比值每增加1%, 伴有21%的全因死亡风险的下降。

为什么我们的脂肪酸比例失衡了

其实,Omega-3和Omega-6均是必需的脂肪酸。在人类历史进程中,Omega-3和Omega-6一直处于合理的平衡(1:1~4:1–N6:N3)。然而随着人口增长,现代食品系统和农业开始适应食品需求的增长,随着20世纪初食品系统产业化的形成,膳食中Omega-3和Omega-6的平衡开始发生变化。动物不再自由地在牧场放养,而是依靠廉价的食物来喂养,如玉米槽。20世纪后半叶,食品公司继续开发更廉价的食物来源,导致食物欠缺“营养”并含有高含量的Omega-6。

国际脂肪酸和脂类研究学会(ISSFAL)对成年人每天DHA和EPA的建议摄入总量为500毫克,美国医学研究院(IOM)对人体膳食脂肪酸DHA和EPA建议摄入量为160毫克/天,而目前中国成年人的DHA和EPA平均摄入量只有37.6毫克/天,根据国家权威部门实施的中国居民营养与健康调查结果和《中国食物成分表》进行的调研和分析,其摄入量不到国际权威机构建议量的四分之一。中国人摄入量的数值与多个权威机构所推荐的建议值相差甚远,属于严重缺乏状态。通过多种途径改善居民膳食中Omega-3长链多不饱和脂肪酸摄入量偏低的状况不仅是政府的责任,也是相关企业不可推卸的义务,其中帝斯曼MEG-3®系列鱼油早已成为Omega-3科技研究的领跑者。

全产业链品质控制

帝斯曼MEG-3®系列鱼油的生产和供应从可追溯的沙丁鱼/凤尾鱼/金枪鱼鱼种筛选开始,与优质渔场垂直合作,通过迅速新鲜提炼、分子蒸馏工艺和浓缩工艺,直至全球物流链监管,最终确保卓越的品质与表现。值得一提的是,为了让广大消费者通过更小的片剂获得更多有效成分,得到最佳体验,同时使终端品牌生产商降低成本,提高效率。帝斯曼在Omega-3生产过程中引入了先进的3C技术,做到浓缩Omega-3工艺环节低损耗,并且可以高纯度分离DHA(80%浓度)与EPA(80%浓度),大大降低能耗与生产成本。

“我们也许并不能拯救世界,但我们至少可以改变自己。”恢复脂肪酸平衡的路还很漫长,我们能做的就是不断创新,以科学和科技为武器,捍卫人类营养与健康。

新营养原创,作者:小普,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xinyingyang.com/5027

0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猜你喜欢

文章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后发表评论

上一篇

2016年度新营养十大新闻评出

下一篇

Kemin的ZeaONE®玉米黄质获得FDA的GRAS认证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