肠道菌群可能会影响青少年肥胖风险

肠道菌群可能会影响青少年肥胖风险

近日,一项最新数据显示,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儿童肥胖率已高达22%,新州卫生厅长吉利安·斯金纳表示,州政府将在未来十年努力实现儿童肥胖率降低5%的目标。

据澳大利亚广播公司报道,新州卫生厅最新报告指出,肥胖已经成为新州的“常态”。新州有22%的儿童体重超标或者肥胖,44%的儿童每天保持坐姿超过两小时。在健康指数方面,只有5%的儿童摄取足够的蔬菜,64%摄取足够的水果,运动足量的儿童只占28%。

几乎同一时间召开的第二届中国儿童肥胖和高血压学术会议透露,1985年~2010年,我国儿童肥胖患病率从0.13%上升至4.95%,增长了30余倍。中国营养与健康调查资料显示,我国6岁~17岁儿童青少年的高血压患病率从1991年的7.6%上升到2009年的13.8%,增长近一倍。北京市儿童成人慢性病防治办公室主任、首都儿科研究所流行病学研究室主任米杰指出,近年来,随着儿童肥胖的蔓延,儿童高血压也逐年增加,成为日益突出的公共卫生问题。

“超重和肥胖儿童中,30%患高血压,43%患血脂异常,67%患糖尿病和空腹血糖受损,16%有脂肪肝。”米杰说,儿童高血压以原发性高血压为主,肥胖是其主要危险因素,且伴随多种代谢异常,尤以胰岛素抵抗为特点。儿童长期血压上升可引起心脏、血管、肾脏等靶器官损害,同时增加成年期心血管重构风险。

资深作者,来自美国康涅狄格州纽黑文耶鲁大学儿科系的Nicola Santoro博士及其同事在《内分泌与代谢杂志》上报告了他们的研究成果。根据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数据显示,在过去的30年中,儿童和青少年的肥胖率分别增加了一倍多和四倍。

而这种体重增加的速度引发了一个重大的公共健康问题,即这些肥胖青少年成年后更可能出现肥胖,而这可能会导致他们罹患中风、心脏病、II型糖尿病和某些类型癌症的风险增加。

科学家们的研究包括84名年龄在7-20岁之间的的儿童和青少年,其中7人超重,15人体重正常,27人肥胖,35人重度肥胖。研究人员分析了肠道菌群——即生活在肠道内的微生物种群——以及所有参与者的血液样本。血液样本利用短链脂肪酸水平进行评估,后者是由某些肠道菌群产生的。

早前发表在《中国儿童保健杂志》上的一项研究表明,研究人群范围内,肠道变形菌门比例增加可能在学龄前儿童肥胖发生中起着重要作用。

北京儿童医院、北京市儿科研究所营养研究室的研究人员选取29例3~6岁的单纯性肥胖儿童及34例性别、年龄相近的正常儿童,采集清晨粪便并从中提取菌群DNA,然后针对16S rRNA的V4-V5区进行PCR扩增,在门和属的水平上检测肠道菌群的变化,分析其与儿童BMI之间的相关关系。

结果显示,肥胖儿童粪便中变形菌门水平明显高于正常儿童,分别为11%和7%;厚壁菌门、拟杆菌门、放线菌门及乳杆菌属、拟杆菌属、双歧杆菌属及大肠志贺菌属与正常儿童之间均无明显差异。相关分析显示,变形菌门水平与儿童BMI水平呈显著正相关,而其他菌门和菌属与体质指数(BMI)之间无相关性。

新营养原创,作者:小普,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xinyingyang.com/4739

0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猜你喜欢

文章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后发表评论

上一篇

中国营养产业的昨天、今天、明天,你应该关注的“大政纲要”都在这里

下一篇

从量到质,合成虾青素的野心很大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