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全的叶黄素报告,这次让你一口气读完

史上最全的叶黄素报告,这次让你一口气读完

2016年是建明与帝斯曼携手庆祝FloraGLO® 叶黄素面向全球市场推出二十周年。借此机会建明发布《FloraGLO® 叶黄素白皮书——建明FloraGLO®:叶黄素研究与探索的先锋》。

FloraGLO® 叶黄素:品牌首创,行业标杆

FloraGLO® 叶黄素是一种采用天然原料制造的非酯化叶黄素,在质量、安全与功效方面拥有良好声誉,是面向国际市场推出的首个叶黄素品牌。自此之后,FloraGLO® 给叶黄素补充剂市场带来了革命性变化,为人类健康所需的叶黄素的发展与突破奠定了基础。在问世之初,研究人员发现,叶黄素和玉米黄质——两种膳食类胡萝卜素选择性地积聚在视网膜处——在保护人体视力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与此同时,建明也认识到,叶黄素补充剂可以有效补充因果蔬摄入量不足而导致的膳食缺乏,更重要的是,这也进一步印证补充的叶黄素对视力和人体健康其他方面非常重要这一猜想。

yhs1

近年来,叶黄素在皮肤健康、认知、母婴营养领域的关键作用越来越明显,也不断得到公众的认可,这表明,关于叶黄素发挥重要作用的领域,值得进一步探索。过去20年关于叶黄素的大量研究证明了叶黄素领域取得的进步,如今,科学界均推荐叶黄素为理想膳食的一种基本营养素。

FloraGLO® 叶黄素曾被应用在 70 多项人体临床试验中,包括研究营养在保护人类视力方面发挥作用的最大规模多中心试验,即年龄相关性眼病研究2(AREDS2)。所有这些研究确定叶黄素是人类膳食的必要营养素,不仅可降低疾病风险,同时可维护人体最佳健康状态。

建明与帝斯曼始终走在叶黄素研究的前沿,共同合作推动这一领域的发展并提高世人对这一重要营养素的认知,而在 1994 年,叶黄素这种营养素还鲜为人知。我们非常感谢所有类胡萝卜素研究人员在过去20 多年来为这一领域的发展做出的突出贡献,同时,向下文所述重要发现发表个人观点的知名学者致以最诚挚的感谢,最后,我们希望各位能够借此机会重新回顾FloraGLO® 的整个发展历程以及叶黄素背后的科学。

yhs2

什么是叶黄素和玉米黄质?

叶黄素(CAS 127-40-2)和玉米黄质(CAS 144-68-3)属于类胡萝卜素,其特点是,这两种营养素分子的每个终环处有一个羟基。它们以酯化(如叶黄素棕榈酸酯)或非酯化(“自由”)形式(见图1)出现。在植物花朵或果实中,它们是酯化形式,而在菠菜、甘蓝等蔬菜及部分水果中,则主要以自由形式存在。然而,叶黄素和玉米黄质无法在人体内全程合成,必须通过膳食来源才能获得。

以非酯化形式存在时,叶黄素和玉米黄质是植物叶绿体的内在组成部分,在光合器中充当辅助色素,在高光强度的情况下提供抗氧化保护作用。

叶黄素酯和玉米黄质酯主要存在于植物的花朵或果实中,因为酯化形式更加稳定不易被氧化,可以更好地充当色素。

区分酯化与自由型叶黄素、玉米黄质尤为必要,这是因为在人类摄入的食物中,93%的食物含有自由型叶黄素和玉米黄质,只有7% 的食物含有酯化叶黄素和玉米黄质。 如下文所述,人体更易吸收自由型叶黄素和玉米黄质,而且,我们也在人体血液及器官中发现了这类自由型叶黄素和玉米黄质。

在人体的哪些部位发现了叶黄素和玉米黄质?

叶黄素和玉米黄质积聚在人体多处器官中。尽管并非维生素A前体类胡萝卜素,这种积聚仍然表明叶黄素与玉米黄质具有重要的生理作用。

叶黄素和玉米黄质在眼睛视网膜中积聚。叶黄素和玉米黄质是仅有的两种选择性地沉积于视网膜黄斑区的膳食类胡萝卜素,在这里它们被称为黄斑色素。它们同时是唯一存在于眼睛晶状体中,并且发挥重要功能的类胡萝卜素。近期研究发现,叶黄素也是老年人和婴儿脑部的主要类胡萝卜素。叶黄素和玉米黄质也存在于皮肤、乳腺组织、卵巢和子宫玉米黄质,甚至在母乳和新生儿血浆中也发现了这两种营养素。叶黄素和玉米黄质存在于其它组织这一事实,意味着它们不仅具有维护眼睛健康的功效。

叶黄素和玉米黄质生理重要性的历史回顾

yhs3

叶黄素和玉米黄质对眼睛的生理重要性可追溯到 1782 年。Nussbaum已经审查了黄斑色素和人类视力研究的性质。这段历史包括Wald在 1945 年的重要发现“黄斑色素由类胡萝卜素构成”,和 Kirschfeld 在 1982 年发表的观点“黄斑色素对眼睛具有重要的光损伤防护作用”。不过,自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 Snodderly 等人提出重要发现以后,黄斑色素方面的研究开始迎来飞速发展,他们借助对眼部组织的复杂的组织固定与解剖技术,详细描述了黄斑色素在灵长目动物视网膜中的定位与分布,如图 3 所示。该项研究表明,黄斑色素位于灵长目动物视网膜光感受器的前部,有效创建了一个过滤器,可以吸收具有破坏性波长的光线,尤其是蓝光(波长400 nm - 480 nm)。

考虑到黄斑色素对眼睛的光保护作用,关注光线对视网膜的影响是重要的一个方面。

yhs4

尽管黄斑极为细小,却是视网膜中最能影响视敏度的一个区域,这更加突出了它保护眼睛光感受器,预防破坏性波长的光损伤的重要性。

高效液相色谱(HPLC)的出现让Bone 和 Landrum 能够进一步确认叶黄素与玉米黄质是以黄斑色素形式积聚的膳食类胡萝卜素。现在发现,黄斑色素同时含有第三种叶黄素——内消旋玉米黄质,它是一个结构异构体,由视网膜中的叶黄素转化形成。现在并无任何数据表明内消旋玉米黄质在人类主要摄入的食物中数量可观,不过,研究人员并未在人体血液或肝脏中发现这种叶黄素,也并未在含有叶黄素和玉米黄质的果蔬中发现这种物质。

1994年,Johanna Seddon 等研究了摄入抗氧化剂、类胡萝卜素与年龄相关性黄斑变性(AMD)之间的关系,这或许是历史上关于叶黄素与玉米黄质领域最具影响力的研究。他们发现,在深绿色叶菜类中摄入叶黄素和玉米黄质与AMD风险降低密切相关。

*AMD 是一种进行性、年龄相关性眼部状况,会损坏眼睛黄斑,导致视力模糊不清,视觉出现黑洞,让患者出现视力障碍(https://nei.nih.gov/health/mac- ulardegen/armd_facts)。目前,单是美国,就诊断出接近 207 万例,预计到 2050 年,该数字会翻番,达到 544 万(https://nei.nih.gov/ eyedata/amd)。

哪些膳食中存在叶黄素和玉米黄质?

叶黄素和玉米黄质通常同时存在,多种果蔬中存在这两种物质,尤其是玉米、菠菜、花椰菜和甘蓝。考虑到叶黄素、玉米黄质在光合作用中的作用,这种情况并不奇怪。尽管家禽自身并不制造类胡萝卜素,但叶黄素和玉米黄质会在蛋黄中积聚,具体其视饮食情况而定。

据估算,在类胡萝卜素膳食的每日摄入量中,80%是自由型叶黄素,13% 是自由型玉米黄质,大约只有 7% 的叶黄素和玉米黄质以叶黄素酯和玉米黄质酯的形式存在。人体胰腺分泌的消化酶能够把叶黄素从叶黄素酯中分离出来,不过这个过程的效率偏低。一项针对叶黄素酯与自由型叶黄素生物利用度的直接对比研究表明,较之于自由型叶黄素,必须摄入更多的叶黄素酯,才能确保血液中叶黄素的水平相同。

因此,提供自由型叶黄素以方便人体吸收尤为重要。

根据多项随机试验的结果(在下文详细讨论),推荐每天摄入10mg叶黄素和2mg玉米黄质。不过,考虑到全球很多地区摄入的果蔬量偏低,叶黄素和玉米黄质的摄入量远低于这些推荐水平并不奇怪。美国成人叶黄素和玉米黄质的摄入量在0.8-1.1mg/天,不过会因年龄和种族有所差别。其他国家成人的摄入量也相对偏低,欧洲、巴西、日本、中国的叶黄素和玉米黄质摄入量之和分别为0.5-4.0mg、0.6-1.1mg/天,以及0.35和2.9mg/天。鉴于膳食叶黄素的平均摄入量远低于降低AMD风险所需的摄入量,因此人体明显需要补充膳食叶黄素。FloraGLO® 叶黄素解决了这种膳食需求,为评估补充叶黄素对人体健康的生理性影响提供了机会。

yhs5

FloraGLO® 叶黄素:为丰富人类膳食叶黄素提供了机会

20世纪九十年代初,建明开始调查叶黄素作为膳食补充成分的潜力。建明认识到人类膳食摄入叶黄素水平与眼睛健康所需叶黄素水平之间的差距。当时,他们主要为动物健康市场生产纯化叶黄素,利用从中积累的专业知识和生产工艺,建明开始迈向新的领域。1992年和1993年发表的多篇文章进一步验证了建明的远见卓识,这些文章指出,抗氧化剂,特别是类胡萝卜素,可能在降低AMD风险中发挥重要作用。

后来,1994年秋发生的两件大事将世人的看法转向:1.通用膳食补充剂和2.专用叶黄素补充剂。

第一件事是,1994年,美国政府通过了膳食补充剂健康与教育法(常被称为DSHEA)。该法案制定了膳食补充剂安全标准及现有食品标准应用于这类食品的标签要求。

第二件事是,Johanna Seddon 博士及眼病病例控制研究组(EDCCS)其他成员于1994年11月9日在美国医学协会杂志(JAMA)上发表了一篇流行病学研究成果报告。

这项多中心研究与EDCCS之前的研究结果完全一致,表明增加类胡萝卜素的摄入量可能降低AMD风险。调整完其他风险因素后,研究结果表明,较之于平均每天摄入0.6mg的叶黄素和玉米黄质,平均每天摄入 6mg 叶黄素和玉米黄质后,患有AMD的风险可显著降低57%。这一重要发现为FloraGLO®发展成为眼睛健康和年龄相关性眼病预防研究投入最多的叶黄素品牌奠定了基础。

FloraGLO® 叶黄素的质量、安全与功效

质量、安全和功效自始至终都是FloraGLO® 叶黄素背后的基本宗旨。FloraGLO® 是全球投入科研精力最多的叶黄素品牌,有 70 多项人体临床试验证明了其功效。鉴于此,FloraGLO®叶黄素是目前研究人员研究最多的叶黄素品牌,也是眼科医生最常推荐的叶黄素品牌。其他任何叶黄素品牌都没有如此之多的临床研究做后盾。

质量

FloraGLO® 叶黄素的质量从原料就开始抓起——用于提取FloraGLO® 叶黄素的万寿菊花。尽管在膳食中,叶黄素主要来自深绿色叶类蔬菜,不过,这类蔬菜的叶黄素含量并不足以与万寿菊花瓣中叶黄素含量相提并论。

FloraGLO® 叶黄素来自符合良好农业操作规范(GAPs)种植的万寿菊花,可追溯到种植万寿菊的具体农场。收获后,需要把万寿菊花干燥、造粒,然后利用正己烷进行提取,从而把花瓣中的叶黄素与其他成分进行分离、浓缩处理。然后除去提取溶剂,获得一种名为万寿菊油树脂的半固体物质。这种油树脂含有叶黄素酯、玉米黄质酯以及其他溶油性植物成分。符合严格质量规格的万寿菊油树脂会被运往建明位于爱荷华州得梅因的总部,在那里,万寿菊油树脂会被加工成自由型FloraGLO®叶黄素。

图 6 介绍了建明把万寿菊花叶黄素酯转化为非酯化(“自由型”)叶黄素的整个工艺流程,以及FloraGLO®叶黄素在市面上呈现的各种形式。该专有工艺流程包括:1)通过皂化去掉叶黄素酯和玉米黄质酯中的脂肪酸,生成自由型叶黄素和玉米黄质;2)结晶化并从混合物中分离出自由型叶黄素和玉米黄质;3)干燥叶黄素晶体;最后4)把叶黄素晶体转化为液体和固体产品。

yhs6

虽然皂化在化学处理中并不困难,不过,在不生成大量异构体的前提下,制造自由型叶黄素和玉米黄质则具有一定的难度。因此,需要严格控制FloraGLO® 叶黄素的制造工艺以确保天然叶黄素和玉米黄质不会降解成产热的立体异构体,如内消旋玉米黄质。

与市面上其他含叶黄素的成分不同,FloraGLO® 叶黄素只提供膳食中常见的自由型叶黄素。我们拥有经过20 多年不断发展、精进的专有生产工艺,以维护和确保这一叶黄素品牌的品质。

FloraGLO® 叶黄素得益于罗氏维生素与精细化工公司关于类胡萝卜素生物利用度的知识,该分公司于 2003 年被帝斯曼并购。2008 年,建明与帝斯曼建立战略合作关系,开始全面开拓叶黄素市场,提供多种产品形式,可以同时保证膳食补充剂的工艺稳定性和生物利用度,并且有利于在食品中强化叶黄素。提到产品形式,最令人感兴趣的也许是应用帝斯曼Actilease® 技术(帝斯曼商标)的叶黄素粉末。经该种微囊化技术处理后的微小叶黄素颗粒被包裹在一种易溶基质中,可被压制成无显著降解的片剂等产品形式。鉴于可溶解基质的性质,这种粉状产品可达到的极高生物利用率已经被两个独立的临床研究证实。

安全

FloraGLO® 为补充剂用叶黄素的安全制定了标杆。 Kruger 等人曾首次采用阵列试验证实了FloraGLO® 的安全性。这些试验包括一组完整的急性和慢性喂食和诱变性研究,其中使用了大量的 FloraGLO® 叶黄素,以证明其安全性。2004 年 6 月,联合国粮农组织与世界卫生组织的食品添加剂联合专家委员会(JECFA)曾对这些数据进行了审核,以评估该叶黄素品牌用于食品的安全情况。根据评估结果,JECFA 制定了万寿菊来源的叶黄素和玉米黄质每日允许摄入量(ADI):2mg/kg 体重/天(即体重 70kg或 154磅的人,每日摄入量为 140mg),这一每日允许摄入量显著高于市面所售维生素/膳食补充产品的每日摄入推荐量——10mg 叶黄素和2mg玉米黄质。FloraGLO® 是医师推荐最多的叶黄素品牌。

此外, FloraGLO® 叶黄素的安全性也经过了多位专家的审查,并被认定在一系列食品中应用均符合“一般公认安全(GRAS)”,随后成功通过美国食品与药品监督管理局(FDA)的审核,获得GRAS认可通报(GRAS 公告目录,GRN 140)。此外,FDA 还审查了FloraGLO® 叶黄素在足月儿(GRN 221 号)和早产儿(GRN 390号)婴幼儿配方奶粉的GRAS档案并颁发了无异议函。截止到现在,这些是在婴幼儿配方奶粉中使用叶黄素的唯一批准文件,而婴幼儿配方奶粉是最注重安全性的产品种类。重要的是,自FloraGLO® 叶黄素上市销售至今的 20 多年中,任何临床试验均未出现因摄入FloraGLO® 产生的相关严重不良反应的报告。

2006 年,欧洲食品安全局(EFSA)制定了相对保守的叶黄素每日允许摄入量(ADI):1 mg/kg 体重/天,肯定了叶黄素的安全性,同时确认了婴幼儿和儿童可安全摄入叶黄素作为营养补充。

2008 年,EFSA在评估完建明提交的关于FloraGLO® 在婴幼儿营养方面的数据后得出结论,这些数据“并不会引起对婴儿配方奶粉中叶黄素安全性的担忧,不论是其中天然叶黄素含量水平,还是申请人建议在天然叶黄素含量偏低(≤20μg/l)的婴幼儿配方奶粉中使用叶黄素的含量水平(添加的叶黄素浓度为 250 μg/l)”。

所有这些安全评估均证明了 FloraGLO® 叶黄素的安全性,因此使 FloraGLO® 成为值得您信赖,可以一生安全使用的叶黄素品牌。FloraGLO®是一种经过临床医学证明对宝宝安全,在婴幼儿营养品中可放心使用的叶黄素品牌。

功效

较之于其他品牌,以及人体临床试验反复证明,FloraGLO® 叶黄素的功效无可匹敌。

截止到 2016 年年初,FloraGLO® 叶黄素已被应用到 70 多项人体临床研究中,包括著名的、由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下属的国家眼科研究所(NEI)开展的AREDS2 研究。总之,如表 2 所述,这些研究涵盖了从血液叶黄素含量到摄入FloraGLO® 叶黄素导致的认知功能变化等大量临床参数。该品牌的临床研究数量显著高于市面上的其他任何叶黄素品牌。FloraGLO® 叶黄素被如此之多的人体临床研究采用的一个直接结果是,FloraGLO® 成为研究人员研究次数最多、医生推荐最多的叶黄素品牌。FloraGLO® 是全球研究最多的叶黄素品牌,其功效被 70 多项人体临床试验证明。

yhs7

叶黄素和 FloraGLO®的发展史

yhs8

FloraGLO® 叶黄素增加MPOD,改善AMD受试者的视觉功能

黄斑色素密度

黄斑色素光学密度或MPOD是被叶黄素相关人体临床研究评估次数第二多的参数,仅次于经补充后血液中的叶黄素含量。MPOD是衡量眼睛黄斑区叶黄素和玉米黄质含量的直观参数。叶黄素和玉米黄质在眼睛黄斑区的积聚呈黄色,可以用肉眼观察到,如图3和图7 所示。图 3 细致的检测表明,叶黄素和玉米黄质在黄斑区中心位置的浓度最高,随着距离中心位置越远,叶黄素和玉米黄质的浓度逐渐降低。

yhs9

yhs10

尽管这类图片对描述黄斑区叶黄素和玉米黄质含量非常有帮助,但是此类研究的难度非常大,素材难寻(因为要借助眼球来做研究)。因此,需要借助非侵入式参数对眼睛中的叶黄素和玉米黄质进行量化,这个参数就是MPOD。在这方面,几乎每项关于FloraGLO® 叶黄素的研究都表明,MPOD会因补充叶黄素而上升。表3列出补充叶黄素后MPOD上升的例子。尽管这类图片对描述黄斑区叶黄素和玉米黄质含量非常有帮助,但是此类研究的难度非常大,素材难寻(因为要借助眼球来做研究)。因此,需要借助非侵入式参数对眼睛中的叶黄素和玉米黄质进行量化,这个参数就是MPOD。在这方面,几乎每项关于FloraGLO® 叶黄素的研究都表明,MPOD会因补充叶黄素而上升。表3列出补充叶黄素后MPOD上升的例子。

自然,MPOD 初始值最高的人通常只会出现少量的上升,而MPOD初始值最低的人,其MPOD的上升空间最大。不过,Wooten和Hammond结合覆盖846名受试者的多项研究数据得出,43%的受试者的MPOD低于0.2光学密度单位(ODU),16%的受试者的MPOD低于0.1ODU。此外,尽管还有争议,研究表明,MPOD随年龄增加而下降。在一个涉及800多名健康爱尔兰受试者的大型个案对照研究中,报道了年龄相关性MPOD下降。涉及小规模美国人(n=217)和日本人(n=197)受试者的研究表明,MPOD因年龄出现类似情况的下降。研究同时表明,患有AMD的受试者眼睛中的MPOD低于视力健康的受试者。这些研究结果非常重要,因为低MPOD和年龄,是AMD发展的两大重要相关风险因素。

2009年,一个专家组开始评估MPOD测量值和变化的背景材料,因为它与叶黄素/玉米黄质补充有关。结合评估发现,专家组成员一致同意,中心部位MPOD低于0.2ODU属于偏低水平,MPOD数值在0.2-0.5之间属于中等水平,MPOD数值高于0.5则视为较高水平。

虽然MPOD相对稳定,但是增加叶黄素和玉米黄质摄入量仍会提高MPOD的水平,无论是因为饮食发生变化,还是通过额外补充。不过,MPOD的变化并不会立即显现,每天摄入10mg的 FloraGLO® 叶黄素后,大约需要 2-4个月才能观察到MPOD明显提高。研究人员现将MPOD视为人体内叶黄素与玉米黄质含量的生物指标,同时将其视为膳食补充是否充足的长期指标。研究人员同时建议将MPOD用作人脑中叶黄素与玉米黄质含量的生物指标。尽管对将MPOD作为预测值与视力、AMD风险相关连存有争议,不过,似乎连EFSA都认可这个事实:大部分健康人群的MPOD会因摄入叶黄素而提高。

最重要的是,研究实验室不再是唯一可以测量MPOD的地方,越来越多的验光和眼科部门开始具备这种能力。如果验光师和眼科医师开始定期测量患者的MPOD,则公众会逐渐意识到从膳食中摄入叶黄素和玉米黄质的必要性,这也会为定期评估公众增加这类营养素摄入的有效性提供了一种衡量途径。由于大部分人都不会足量食用可以提供充足叶黄素和玉米黄质的那类食物(如深绿色蔬菜),定期了解MPOD测量结果也会增加公众对含这类营养素的眼睛健康补充剂的需求。Frost和 Sullivan关于“精明地预防——定期摄入膳食补充剂节省医疗费用”的报告证明了补充叶黄素与玉米黄质的强大经济效益。

该报告指出,“如果美国所有患有AMD或白内障的患者(55岁以上)能够使用达到保护水平的叶黄素和玉米黄质膳食补充剂,医疗费用每年可节省38.7亿美元,从2013年至2020年可累计节省309.5亿美元。”55岁以上美国成人每天摄入10mg 叶黄素和2mg玉米黄质可节省大量医疗费用,这为改善美国公共医疗卫生提供了巨大契机,这是因为,在这个年龄段群体中,只有大约4%的美国人定期补充叶黄素。

YOKO OZAWA博士 庆应义塾大学医学院眼科系视网膜生物学实验室副教授、实验室主任

叶黄素摄入量不足,MPOD会偏低,这可能增加年龄相关性黄斑变性风险。

黄斑色素光学密度(MPOD)与膳食和血清叶黄素呈正相关,与系统性氧化压力、动脉粥样硬化生物指标——血清氧化LDL呈负相关。对于患有AMD预估风险之一——动脉粥样硬化的患者,其MPOD含量可能偏低,这会进一步增加AMD的风险。

护眼

以MPOD衡量眼部黄斑色素的含量极有必要,这是因为,叶黄素和玉米黄质可以有效保护黄斑中的细胞。叶黄素和玉米黄质会过滤掉攻击视网膜组织、具有破坏性的蓝色光波,进而通过抗氧化作用防止氧化应激和黄斑细胞被自由基损伤。MPOD有助于确定叶黄素补充与AMD之间的关系,这一点几乎毫无疑问,不过,确定这二者关系的初期研究并未测量过MPOD。如上所述,Seddon等首次发表了AMD风险与膳食叶黄素摄入相关的流行病学证据。后来的两次小型干预研究进一步支持了这些结果,在这两次研究中,患有AMD的受试者摄入的叶黄素增加。尽管这些研究只涉及少量AMD受试者,不过结果表明,叶黄素摄入量增加有助于改善视觉功能参数。在这两次研究进行期间,NEI 正在进行史无前例的年龄相关性眼病研究(AREDS)。AREDS共持续了五年之久,旨在加深对AMD和白内障的理解,同时检测补充部分维生素和矿物质是否能够预防或至少缓解这些疾病恶化的速度。令人遗憾的是,在该研究设计阶段和受试者招募阶段,市面上并无可用的叶黄素和玉米黄质产品,因此,未将叶黄素纳入干预试验中。

在开展AREDS研究期间,伊利诺斯州北芝加哥退伍军人医疗中心部门正在进行一次AMD临床研究,受试者在研究期间补充了叶黄素。该研究,也就是我们常说的LAST研究,评估了 FloraGLO® 叶黄素或 FloraGLO® 叶黄素与抗氧化剂配合,改善90名AMD受试者视觉功能方面的功效。

结果表明,相对于安慰剂组,接受叶黄素补充剂的受试者其MPOD显著增加,视觉功能有所改善。因此,LAST 研究是首次证明补充 FloraGLO® 叶黄素增加MPOD,同时改善AMD受试者视觉功能的研究。由于LAST研究中摄入的叶黄素补充剂来自FloraGLO® 叶黄素,因此,这也是首次将补充 FloraGLO® 叶黄素与改善视觉功能联系在一起的一项研究。该研究结果结合AREDS试验证明,AMD 是一种营养响应式紊乱。

STUART RICHER OD, PHD, FAAO 北芝加哥罗莎琳·富兰克林医科大学,验光部住院医师副主任,验光部眼部预防医学主任,家庭与预防医学副教授;芝加哥伊利诺伊州立大学眼科与视觉科学部临床副主任,同时在ICO和密苏里大学兼任副教授。

2004年的叶黄素抗氧化剂补充实验(Lutein Antioxidant Supplementation Trial, LAST)是首个针对膳食摄入叶黄素,尤其是摄入 FloraGLO® 叶黄素的早期年龄相关性黄斑变性患者所做的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多时间节点临床研究。根据多项视觉参数,摄入10mg FloraGLO® 叶黄素的受试者的视觉功能显著改善。这些研究成果包括超高的视敏度、对比敏感度、眩目消除、阿姆斯勒方格表缺陷分辨率和一般性视觉功能。这项研究后来得到了AMD患者和非AMD患者的全面印证,是《美国光学协会杂志》史上被引用次数最多的科学文献。2006年6月,“LAST团队”被宣布成为美国科技服务奖决赛选手。

后来,我得到了2名爱尔康公司科学家的协助(德克萨斯州、沃斯堡),使用了LAST数据组别,同时运用了包括‘广义估算方程’在内的更多数据,不过摒弃了LAST研究中采用的重复性因素ANOVA(方差分析)统计技巧。我们研究发现,AMD患者的黄斑色素光学密度(MPOD)最低,并且在色素二次沉淀方面的上升速度最快。需要注意以下观察结果:MPOD最低的患者最可能因补充叶黄素或者叶黄素加抗氧化剂受益。

在Paul Bernstein博士的带领下,科学家、眼科医师和验光师等一行五人举行了一次圆桌讨论会。我们针对黄斑色素光学密度(MPOD)的低、中、高水平建立了具有临床意义的指南。MPOD 是一项新的视觉相关参数,临床医师可以采用非侵入式方法对其进行测量。可以通过饮食,或补充叶黄素、玉米黄质增加MPOD。这是首个包括超高保护和视觉恢复作用的黄斑色素的临床指南,对眼科医师非常重要,他们可以通过让患者补充叶黄素来帮助患者的黄斑再次着色。

作为NEI综合评估AREDS研究结果的一部分,AREDS研究人员根据AREDS研究之初开展的膳食频率调查问卷中获得的数据,评估了受试群体从膳食摄入叶黄素和玉米黄质与AMD发生率的关系。

此次评估结果显示,较之于在膳食中摄入叶黄素和玉米黄质量最低的受试者,在AREDS研究初期摄入叶黄素和玉米黄质最高的受试者患有AMD、地图状萎缩、大规模玻璃膜疣的可能性显著降低。

除了确定叶黄素和玉米黄质可能对降低AMD风险极为重要,此次分析结果也成为AREDS2研究发展与实施的推动因素。

2006年,NEI完成研究设计,开始为年龄相关性眼病研究2(AREDS2)招募受试者,此项研究历时五年,以评估最初AREDS配方对AMD患者的一系列变量。进行研究的其中一个重要变量是,用10mg叶黄素(FloraGLO®)外加2mg玉米黄质(OPTISHARP® 品牌,帝斯曼的一个注册商标)代替AREDS配方中的15mgβ-胡萝卜素。该研究结果的初次评估表明,摄入10mg叶黄素外加2mg玉米黄质可降低AMD发展风险10%,不过,这些叶黄素是与含有15mgβ-胡萝卜素的现有AREDS配方一起使用的。用叶黄素和玉米黄质代替β-胡萝卜素时,发现晚期AMD发展风险降低 18%。此外,对照本研究初期所述试验对象膳食摄入评估AREDS2研究结果时,对于膳食叶黄素和玉米黄质摄入量最低的受试者,其罹患晚期AMD的风险显著下降 26%。

PAUL S. BERNSTEIN MD,PHD 犹他大学MORAN眼科中心,眼科及视觉科学MARY BOESCHE教授

在过去的20年中,视网膜专家积极参与多种年龄相关性黄斑变性(AMD)治疗方案。以往无法治愈的疾病现如今变得可控,不过治疗成本依旧很高,通常需要每月给眼睛注射昂贵的药物,即便如此,部分患者依然会不可避免地进入失明阶段。因此,眼科医师及其患者始终对营养干预等预防性措施非常感兴趣。

在20世纪九十年代初期,叶黄素开始被视为预防或缓解AMD的一种有效营养补充剂。加上它的同分异构体玉米黄质,这两种类胡萝卜素都是从植物中提取而来,主要积聚在人体眼睛黄斑区,可以对抗由光线诱导的氧化性损伤而导致的AMD,而且,很多流行病学研究也证实,通过膳食或补充剂摄入大量叶黄素和玉米黄质的人员,患上AMD的风险更低。

20年前,建明首次在全球市场推出FloraGLO® 叶黄素,很快受到担心AMD导致视觉丧失的消费者的热烈拥护,不过,视网膜专家在推荐使用补充剂干预措施对抗眼病前,通常会要求提供严格的临床研究证据, 这类研究需要投入极大的精力,通常要求连续多年观察数千名受试者的情况。幸运的是,国家眼科研究所有足够的证据和兴趣在随机、安慰剂对照的临床试验(AREDS2)中评估叶黄素和玉米黄质。2014年,AREDS2研究人员宣布,用叶黄素和玉米黄质代替原有AREDS配方中的β-胡萝卜素对AMD患者是安全且有效的,特别是当这些患者有吸烟史时。自此之后,含 FloraGLO® 叶黄素的AREDS2配方成为全球对抗AMD的标准营养补充剂。

yhs11

yhs12

这点非常重要,因为AREDS2受试者膳食摄入叶黄素和玉米黄质量偏低,这一点与全球公众摄入的叶黄素和玉米黄质的一般水平基本相符。

叶黄素和玉米黄质不仅对AMD这一种眼疾发挥作用。白内障使眼睛晶状体模糊不清,导致视力下降。经证明,叶黄素和玉米黄质是眼睛晶状体的重要抗氧化剂,有助于降低白内障风险。流行病学研究表明,叶黄素和玉米黄质的血清水平与白内障在男性和女性身上的发病率呈负相关,且已经被流行病学数据的meta分析(meta-analysis)所证实。

此外,AREDS2研究对以下两组受试者的结果进行了分析:一组受试者通过膳食摄入的叶黄素和玉米黄质的量最高,并补充了叶黄素和玉米黄质,另一组受试者膳食摄入的叶黄素和玉米黄质量最低,但未补充这些类胡萝卜素。两组的分析结果表明,第一组发展到白内障手术、白内障或任何严重白内障的风险显著降低,分别降低 32%、30%、36%。与上文所述AMD结果相似,当前可用数据显示,白内障可能是一种营养反应式眼部紊乱。

最后,研究表明,对于糖尿病患者,叶黄素可能是一种有助于保护视网膜的营养素。科学证据自始至终表明,较之于健康对照组,糖尿病受试者MPOD 显著偏低。

使用糖尿病动物模型进行的实验研究表明,摄入叶黄素可以减少糖尿病带来的氧化应激,防止糖尿病导致的视网膜的生化和组织变化,同时提高视网膜功能。研究发现,补充叶黄素、玉米黄质和其他抗氧化剂对糖尿病视网膜病变患者也十分有益。

五篇经典的叶黄素机理论文的研究结论支持了关于叶黄素对眼睛相关疾病影响的所有研究,论文中的这些结果来自帝斯曼资助的一项研究,全部采用动物模型,尤其是猴子。选择猴子为模型的因为它们是唯一一种视网膜生理学与人类极为相似的动物,猴子的黄斑色素积聚方式与人类相同。这些研究表明,较之于通过常见膳食来源摄入叶黄素和玉米黄质的猴子,在出生时就不摄入叶黄素和玉米黄质的猴子其血液中缺乏叶黄素或玉米黄质,并且完全没有黄斑色素。当缺乏黄斑色素时,这些动物的视网膜色素上皮细胞(RPE)存在缺陷。RPE 细胞非常重要,因为它们负责视觉功能中用到的视紫质中视黄醛的再循环(所有反式视黄醛11-顺式视黄醛)。研究发现,补充叶黄素和玉米黄质后,这些RPE缺陷可以被修正。此外,补充叶黄素和玉米黄质后,叶黄素/玉米黄质不足的猴子的黄斑色素在眼睛和脂肪组织的积聚方式与一出生膳食正常的猴子一致。或许最重要的是,自出生开始摄入无叶黄素膳食长大,后来再补充叶黄素或玉米黄质的猴子受到短波长蓝光照射后,较之于后期未曾补充叶黄素的猴子而言,眼睛受到的光损伤更小。这些研究结果进一步证明了叶黄素和玉米黄质在眼睛生理学、发育方面的重要性。

视觉功能

除了能够抗氧化,吸收蓝光,帮助减少眼睛损伤外,叶黄素和玉米黄质还能够改善AMD患者以及视力正常的年轻人的视觉功能。多项研究评估了叶黄素和玉米黄质改善AMD患者视敏度、对比敏感度和眩光耐受性的能力。近期一个综合了七项不同临床研究数据的meta分析结果表明,补充叶黄素会增加MPOD值,同时改善AMD受试者的视敏度和对比敏感度。

此发现对失去中心视敏度的AMD患者很重要,不仅如此,研究同时发现,补充叶黄素和玉米黄质有助于改善眼睛健康的青年受试者的视觉功能。

2008年发表的一项研究表明,眼睛健康的青年受试者补充 FloraGLO® 叶黄素和玉米黄质后,视觉功能也会得到改善。后于2014年发表的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后续研究证实了这些结果。这些研究共同表明,补充叶黄素和玉米黄质可以显著缩短光应力恢复时间(如从令人眩目的闪光中恢复所需的时间),补充后MPOD值上升与色彩对比敏感度增加相关。补充叶黄素和玉米黄质不仅具有以上益处,同时可以提高人体眼睛对眩光的耐受性,尽管效果不十分显著。这些视觉功能的改善非常重要,因为它们证明,补充叶黄素和玉米黄质为人体眼睛带来的益处,不受年龄和是否患有AMD限制。

BILLY R. HAMMOND, JR. 乔治亚大学脑部与行为科学教授

1989年,我开始研究叶黄素,当时我们正在研究无创测量人体视网膜(黄斑色素)中叶黄素和玉米黄质含量的方法。我们发现,最好的方法是依托一种心理生理技术:即受试者对视觉刺激物的行为反应。我们发现,黄斑色素可以从多个方面影响视觉功能,可以用数量线性函数表示(即数量越多,对视觉的影响越大)。

数十年来,研究始终侧重黄斑色素预防黄斑变性的作用,不过,叶黄素未必只在视网膜内积聚以保护生育年龄过后的视觉功能。叶黄素和玉米黄质普遍存在于人体中,并与心血管健康、免疫功能、皮肤与大脑生物学有关。不过,对视觉功能的改善效果可能会产生更深远的、显而易见的,并具有生态意义的影响。

鉴于黄斑色素是视锥细胞前面的一个黄色过滤器,我们把它假设成体内太阳镜。这种假设被一系列随机试验证实,这些试验表明,黄斑色素升高直接降低由眩光和高强度闪光(光应激)恢复速度导致的视觉障碍,我们同时也发现视野范围和色彩辨识能力也有所改善。

我们实验室和其他实验室进行的这些研究表明,黄斑色素在视网膜正常运行方面发挥基础性作用,因此,叶黄素/玉米黄质摄入量不足会影响到每个人,并不只是影响老人或眼疾初期的患者。我们现在正在将研究范围延伸至叶黄素在中枢神经系统中的其他作用,如视觉-运动功能、处理速度和大脑功能。

母婴健康

经研究,叶黄素和玉米黄质有益于成人视觉健康。最新研究表明,这些重要的营养素也有益于婴儿的眼睛发育。研究发现,叶黄素和玉米黄质最早可在17~22周的胎儿眼中积聚,这一重要发现使得多个类胡萝卜素研究组织开始检测妊娠期间的人体叶黄素含量。1998 年至 2007 年,有多篇论文谈到了这二者的联系,尤其是关于妊娠期间母体血液中叶黄素含量的论文。研究结果表明,叶黄素不仅存在于妊娠期的母体血液中,同时,叶黄素的含量会在妊娠期间不断增加,在产后逐渐下降。

此次研究同时表明,叶黄素也存在于为胎儿提供营养成分的脐带血中,结果显示,脐带血中叶黄素和玉米黄质的含量约为母体血液中叶黄素和玉米黄质含量的25%。此外,叶黄素是母体初乳中最重要的类胡萝卜素,这也是母体初乳通常呈黄色的主要原因。初乳是指婴儿出生后乳腺组织首次分泌,且新生婴儿首次摄入的乳汁。叶黄素也存在于整个哺乳期间的母乳中。总之,这些发现为婴儿配方奶粉添加叶黄素提供了有力的论据,尤其是考虑到婴儿配方奶粉是在代替母乳喂养婴儿时。

2007 年至 2012 年,关于在足月和早产儿配方奶粉中添加FloraGLO® 叶黄素的GRAS通告曾被多次提交至美国食品与药品监督管理局,最后美国食品与药物监督管理局回复了无异议函。这类产品添加叶黄素的允许量是:足月婴儿配方奶粉添加 250μg/L(GRN 221 号,2007 年);早产儿配方奶粉添加 210μg/L(GRN 390 号,2012 年)。到目前为止, FloraGLO® 叶黄素是唯一一个被允许添加在婴儿配方奶粉中的叶黄素品牌,因此,现在市面上的一些婴儿配方奶粉含有 FloraGLO® 叶黄素。另外,值得注意的是,所有已发表的婴儿补充叶黄素的研究(配方粉或补充剂)都使用了 FloraGLO® 叶黄素,并全部表明,婴儿可以安全使用这种叶黄素补充剂。

另一方面,为确保母乳喂养婴儿在膳食中摄入这些重要的类胡萝卜素,母体必须充分补充营养,考虑到大部分成人在常规膳食中只能摄入少量的叶黄素和玉米黄质,这一点尤为重要。进行母乳喂养的母体因多种原因可能面临营养枯竭的风险,一旦母体营养不足,只能通过改善母体营养状态来缓解婴儿的营养不良。

为此,有关人员开始研究补充叶黄素和玉米黄质对哺乳期母婴的影响,研究结果表明,连续4个月每天补充6~12mg FloraGLO® 叶黄素后,母体血清叶黄素以及母乳中叶黄素和玉米黄质的含量均显著增加,同时不影响其他类胡萝卜素的含量。此外,母体补充叶黄素和玉米黄质后,婴儿血流中这些叶黄素的含量与母乳中叶黄素含量成正比。最后,婴儿血液中叶黄素与玉米黄质的比值与所摄母乳中叶黄素和玉米黄质的含量直接相关。总之,这些结果表明,哺乳期的母体应在膳食中补充更多叶黄素和玉米黄质,避免在哺乳期间体内这类重要的类胡萝卜素出现可能枯竭的风险。根据近期发布的关于叶黄素在脑部发育中的作用的文章,这一点尤为重要。Lieb-lein-Boff等发表了探索性代谢物组学分析的结果表明,在主管学习与记忆功能的神经组织(额皮质、海马体和枕叶皮质)中积聚的叶黄素与大脑中的脂肪酸、磷脂质、氨基酸类神经递质有关。文章作者指出,叶黄素可能有调节脑容量或神经元发育或重构时结构生长的功能。此外,Cheatham 等也探索了母乳中叶黄素、胆碱和DHA含量与5个月婴儿认知记忆功能之间的关系,研究结果表明,母乳中胆碱和叶黄素含量高与更好的认知记忆能力相关。

皮肤健康

有研究发现,叶黄素同时在眼睛以外的组织中发挥着功能性作用。一项具有多国代表性的、针对老年受试者的分析发现,摄入蔬菜与皮肤皱纹减少有关,由此引人猜想:蔬菜中具有抗氧化作用的类胡萝卜素可能发挥着一定的作用。如前所述,叶黄素分布于包括皮肤在内的多个人体器官中,因此,叶黄素有益于皮肤健康并不让人感到惊讶。

研究表明,中度干性皮肤的老年女性膳食补充FloraGLO® 叶黄素(6 mg/日)和其他抗氧化微量营养素后,皮肤含水量、皮肤脂质增加,皮肤脂质过氧化反应减少。后来,该组研究人员利用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试验测试40 名皮肤提前老化的女士口服更多FloraGLO® 叶黄素(10mg/日)的效果,包括单独服用和外敷内服叶黄素搭配使用的效果。

FloraGLO®叶黄素增加皮肤含水量和弹性。据观察,皮肤含水量、皮肤弹性和皮肤脂质随时间而增多,同时因紫外线照射引起的皮肤脂质过氧化和皮肤红肿也随之减少。与安慰剂对照组相比,口服补充和外用两组受试者均存在显著差异,同时搭配使用会产生更加明显的效果。

PIERFRANCESCO MORGANTI博士 意大利那不勒斯第二大学皮肤医学研究所皮肤药理学与应用美容皮肤学教授;中国沈阳医科大客座教授;意大利罗马纳米科学中心研发主任。

叶黄素分子结构中含有羟基团,可以有效保护人体细胞。这些自然分子的光保护效果依赖于所用类胡萝卜素的类型、结晶度、纯度、载体以及口服时均衡膳食的摄入。

为获得最佳效果,载体是根本。无论外用和口服,活性成分的浓度必须达到最佳,并在正确的时间和正确的位置,外敷和内服正确的浓度。对于外用,我们的研究人员指出,纳米尺寸为140x7x5 nm的几丁质纳米纤丝(CN)及其外缘覆盖的正电荷可以包埋氧化分子,如进入几丁质纳米纤丝聚合结构的叶黄素。叶黄素被包埋在CN中时,监测到该分子在 48 小时内恒定不变的溶出度。叶黄素的结晶度和纯度是获得高荷载和包埋效率的基础,我们通过使用FloraGLO® 叶黄素获得了最好的结果。此外,试验表明,被CN包埋的叶黄素很容易地分布、释放在皮肤上。

根据一次双盲体内研究,口服和外用FloraGLO® 叶黄素后显示保湿、光保护和抗衰老活性。为此,必须记住,其中叶黄素是通过提取万寿菊花的一种天然抗氧化成分,且CN 则是一种通过甲壳动物废料获得的天然聚合物,保湿性能是其主要特点,并且拥有相同的支柱-透明质酸,这两种化合物都符合所谓的绿色经济要求,经济环保,亲和肌肤,尊重地球的生物多样性。

认知

视觉作用源自神经,根据这一事实,多项研究探索了眼睛中叶黄素、玉米黄质与脑部叶黄素和玉米黄质含量之间的关系。研究结果表明,在脑部组织中的确存在叶黄素和玉米黄质,不仅灵长类如此,老年人和婴幼儿也是如此。多项研究调查了补充叶黄素和玉米黄质对认知功能的影响,其中MPOD作为脑中这些类胡萝卜素含量的指标。这些研究同时表明,较之于MPOD值偏低的人群,MPOD值偏高的人群反应速度更快,记忆力更好,视觉处理速度更快。六项介入性研究也评估了补充叶黄素和玉米黄质对认知功能的影响。

尽管并非所有的补充研究都显示出显著的效果,但包括健康受试者在内的所有这些研究指出,受试者的认知能力得到改善,不过,不包括那些患有明确认知性疾病如阿尔茨海默症的受试者。例如,在一项研究中,每天补充12mg FloraGLO® 叶黄素,或补充同等剂量的叶黄素外加二十二碳六烯酸(DHA)的老年女性,其语言流利程度得到改善。近来,原确定存在于视网膜中的叶黄素结合蛋白,经研究发现,也存在于人脑中,其含量与年轻受试者体内的叶黄素浓度有关。这些研究结果进一步支持了叶黄素选择性积聚的说法,同时表明叶黄素在人脑中具有功能性作用。预计未来几年会对该领域做进一步研究。

未来研究的指导方向

除了未来研究叶黄素和玉米黄质对大脑健康和认知功能的作用,近些年来,与叶黄素和玉米黄质相关的三个研究领域的地位日益凸显,它们分别是:这些类胡萝卜素对屏蔽蓝光、对眼部疲劳和对眼部炎症的作用。针对蓝光和眼部疲劳的研究愈加得到重视是因为人们使用电脑、视频播放屏幕、平板电脑、电子阅读器和手机等工具暴露在蓝光下的情况增加。此外,节能灯和LED照明设备发出大量蓝光。考虑到叶黄素和玉米黄质可以吸收有害波长的蓝光,降低对眼睛的损伤,这些营养素可能有助于抑制有害蓝光引起的眼病恶化。多项研究表明,摄入叶黄素和玉米黄质可以降低因长时间面对电脑引起的眼部疲劳。

长期以来,有报告指出,叶黄素和玉米黄质也可以缓解炎症,不过,证明这些营养素具有消炎功效的证据仅限于体外研究和动物研究。现在有人认为,叶黄素和玉米黄质缓解细胞内的氧化应激,通过抑制核转录因子-κB(Nf-KB)以及由Nf-KB刺激释放的细胞因子和趋化因子发生作用和/或释放。

如果可以证明人类受试者因补充叶黄素和玉米黄质而导致Nf-KB 下降,则预示着人体中这些营养素存在新的作用方式。由于Nf-KB与人体多种炎症反应有关,这种情况可能意味着叶黄素和玉米黄质在人体内发挥的生理作用比先前猜测的还要多。不过,仍需要进行更多研究才能确定这些效果。

多项研究表明,摄入叶黄素和玉米黄质可降低因长时间暴露于蓝光而引起的眼部疲劳。

叶黄素属于必需营养素吗?

随着叶黄素科学知识体系的健全,制定膳食营养参考摄入量(DRI)已经在讨论中。在制定DRI时,“营养素需求是指维持人体规定营养状况的最低持续摄入量”,以生物充分性为标准(功能性指标)。根据2000年维生素C、维生素E、硒、类胡萝卜素膳食营养参考摄入量的规定,每日营养推荐量(RDAs)和适宜摄入量(AIs)应以维持理想的体内存储/储备所需的摄入量为基础,而不是参照1996年WHO/FAO/IAE专家提议的预防病理相关和临床可检测膳食不足症状所需的摄入量。

首先最重要的是,必须认识到叶黄素和玉米黄质并非由人体合成,必须通过膳食或补充才能获得。叶黄素不仅是一种重要的类胡萝卜素,同时选择性地优先在人体眼睛、脑部和母乳中积聚。叶黄素对眼睛正常功能终身有益,而且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叶黄素同时对大脑等人体其他重要器官的功能发挥着关键作用。现代科学甚至能够证实补充叶黄素的功能性益处的可能的作用机制。例如,现已确定了促进叶黄素吸收的具体的叶黄素结合蛋白。此外,根据前文所述,在帝斯曼资助开展的典型性灵长类研究中,膳食中不摄入叶黄素的猴子,一旦暴露在具有破坏性的蓝光下,视网膜病变的数量更多,而对于在膳食中不摄入叶黄素的猴子,在补充叶黄素和玉米黄质后,视网膜病变的数量相对正常。 最后,叶黄素和玉米黄质在降低黄斑变性、白内障、糖尿病视网膜病变等眼病风险方面的作用,由于合理的功效机制正在被证实,开始被越来越多的人关注。

此外,叶黄素几乎满足Lupton等提出的借助DRI类似流程进行评估的生物活性物质的所有标准,这些标准包括:定义得到广泛认可;具有完善的、经过验证的分析方法;数据库包括其在食品中的含量;前瞻性队列研究;调查吸收、消化、新陈代谢、运输和排泄的临床试验;证明功效和合理功效机制的临床试验;支持预期摄入量的安全数据。

叶黄素可能没有完全符合要求的一个方面是支持功效的系统性审查或meta分析领域。不过,根据支持制定叶黄素DRI的近期审查意见提供的证据,叶黄素依旧非常可能拥有DRI,特别是当拟定评估框架获得批准时。

因此,把所有内容汇总在一起后,就能得出一个强有力的结论:摄入足够的叶黄素对人的一生都非常重要,最早从胎儿发育开始,叶黄素不仅是眼睛发育与视觉功能的必要营养素,同时对大脑、皮肤等人体其他重要器官的发育和功能也十分必要。

我们以血浆组织浓度作为生物充分性的标准(见IOM DRIs C,E, Selenium & Carotenoids 351页),强烈建议制定叶黄素和玉米黄质的DRI。在前文边栏中,针对为叶黄素制定DRI,John Erdman 发表了专业性看法。

JOHN W. ERDMAN JR.博士 伊利诺伊州立大学香槟分校食品科学与人类营养系教授

叶黄素必要性的论据

国家科学院食品与营养委员会颁布RDAs已经有很长历史,自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开始,膳食营养参考摄入量(DRIs)依旧包含了RDAs的定义。RDAs 规定了必需营养素的膳食摄入量,以减少形成慢性营养缺乏病症状的风险。必需性意味着把一种食物成分从膳食中去掉后会导致可逆的不良症状。在42种DRI营养素中,是否所有的营养素都满足典型的必需性标准?是否有其他可能被视为必需的膳食成分?

当然可以考虑制定叶黄素DRI。食品与营养委员会从未给出“必需”这个词的定义,不过他们考虑把范围扩大到能够缓解慢性疾病的食物成分中。摄入叶黄素和玉米黄质已被研究证实增加黄斑色素光学密度(MPOD),这与降低年龄相关性黄斑变性(AMD)风险,以及改善视觉功能、视敏度和眩光敏感度相关。

叶黄素在黄斑中心凹积聚(浓度比其他身体组织或血液中的叶黄素浓度高500 多倍)。叶黄素和玉米黄质的特定结合蛋白可促进它们在黄斑区大量积聚。这种生理过程通常不会在毫无目的的情况下自然发生,类似于绿色植物中的叶绿体,叶黄素保护视网膜免受过度光损伤和周围组织出现氧化损伤的风险。

根据现有证据,通过增加叶黄素摄入量提高MPOD与降低疾病风险(如AMD)相关,这为叶黄素的必需性提供了基础性论据。也有其他正在进行的叶黄素补充临床试验,探索叶黄素和特定眼睛功能的相互关系,这些研究及非人类灵长类研究的结果必将为叶黄素的必需性提供更多证据。

FloraGLO® 叶黄素的传承

建明和帝斯曼投入了20年的努力、进取和决心, 确立了FloraGLO® 无与伦比的声誉和传承,也以此为傲,同时承诺愿意继续合作、创新和科学探索以维护 FloraGLO® 品牌标准。FloraGLO®代表了叶黄素补充剂市场的黄金标准,因为它是被科研人员研究最多的叶黄素65,也是眼科医师推荐最多的眼保健补充产品中使用的叶黄素。精心生产的FloraGLO® 确保高质量的产品以叶黄素为主体,同时仅含少量玉米黄质和微量加热生成的同分异构体。建明与帝斯曼的战略联盟创造出一系列稳定性和生物利用度均有保证的产品形式。

FloraGLO® 叶黄素成为叶黄素补充剂的安全标杆,不止针对成年人,而是贯穿人的一生,包括足月儿和早产儿。此外,作为首个商品化的叶黄素品牌,FloraGLO® 叶黄素是近 20 年来补充叶黄素生理学益处多项重要科研工作的基础。FloraGLO® 叶黄素的出现和商品化的时机非常关键,当时,黄斑色素在眼睛保护方面的生理学意义和膳食补充抗氧化剂的健康益处正在开始引起科学界的关注(图 10)。自此之后,如前文所述,更多有趣的研究发现不断涌现,使FloraGLO® 叶黄素成为近 20 年来首选的叶黄素品牌,被 70 多项人体临床试验以及无数个动物、体外试验和机理研究采用。

yhs13

如前所述,叶黄素不仅仅有益于眼睛保护。根据部分引用次数最多或影响力大的研究报告,图 11 列出了最新研究领域的关系视图,其中一些与健康成人最佳视觉功能,以及母婴营养的发育和认知相关的、振奋人心的研究成果直到近期才被确认。

最后,FloraGLO® 叶黄素品牌的成功和声誉源自于无数工作者20年来在背后的默默工作和辛勤奉献,这包括但不限于建明和帝斯曼在科学、技术、法规、运营、质量、创新、客户服务和营销工作方面的共同支持。建明和帝斯曼感谢能够拥有如此之多的机会与验光、眼科、母婴营养、肌肤护理、衰老、认知方面的知名研究人员合作,在这些专家的大力支持下,我们将继续寻求机会,深入研究人类膳食补充叶黄素带来的健康益处。我们相信,我们深化科学认识的承诺将继续创造新的机会,推动公共卫生的发展。换言之,我们拥有光明的未来。

yhs14

自FloraGLO®推出并进行首次商业销售之后的20年里,人类在叶黄素这一重要营养素方面的研究取得了重大进展。

这些重大进展源自FloraGLO®优质叶黄素的支持,同时也离不开建明与帝斯曼为推动叶黄素研究,提高叶黄素公众知晓度所做的承诺、投资和无数个辛苦的日日夜夜。为支持FloraGLO®品牌,建明和帝斯曼的努力已被大量已发表的数据所证实。因此,FloraGLO®成为研究最多65,眼科医师推荐最多叶黄素品牌不足为奇66。

FloraGLO®品牌在安全、品质和功效方面享有盛誉,并由70多篇研究论文提供理论支持,这些论文描述了以FloraGLO® 作为叶黄素来源的临床研究的结果。在这方面,其他任何叶黄素品牌都无法达到这个数字。

《FloraGLO® 叶黄素白皮书——建明FloraGLO®:叶黄素研究与探索的先锋》由建明授权新营养独家首发,内容排版有重新编辑,如需转载,需得到建明许可应允,并且标明信息来源与建明和新营养,文中图片由新营养重新编辑制作,如需转载复制,需标明来源于建明和新营养。

《FloraGLO® 叶黄素白皮书》全文下载地址:http://info.kemin.com/floraglo-lutein/form/20-year-whitepaper/china

新营养原创,作者:小普,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xinyingyang.com/4617

0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猜你喜欢

文章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后发表评论

上一篇

血糖,为大脑提供动能

下一篇

关注代谢综合征&脂肪酸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