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奶粉“乌龙”续:达能与恒天然“高调分手”

dn

2013年8月的恒天然肉毒杆菌污染事故,无疑是乳品界年度最关注食品安全话题,虽然该事故最终证明是一起“乌龙”事件,但余波仍在持续。

达能集团1月9日宣布,因无法与恒天然就“乌龙”事件的赔偿达成一致,将恒天然集团告上新西兰法庭,并与恒天然终止供应合作关系。达能称,毒奶粉“乌龙”事件让达能遭受了近30亿元人民币的损失,而恒天然愿意提供的赔偿金额仅为7000余万元。

国内外专家均表示,因国际乳制品供需矛盾尖锐,以及恒天然产品特点等,此次达能与恒天然“分手”对恒天然影响不大。

达能索偿不成怒上公堂

1月9日,法国食品业巨头达能集团对外宣布,将新西兰乳企恒天然及其母公司告上法庭,以挽回去年8月毒奶粉乌龙事件造成的损失。达能称,恒天然毒奶粉乌龙事件对达能造成2.8亿欧元(约合人民币23.12亿元)的损失。

在2013年8月的恒天然肉毒杆菌污染风波中,达能是多家宣布召回产品的乳企之一。达能称,涉及污染的产品主要包括多美滋、可瑞康等品牌,而该次全球性召回行动让达能2013年全球销售额遭到3.5亿欧元(约合人民币28.90亿元)的损失, 同时利润损失也达到2.8亿欧元(约合人民币23.12亿元)。

恒天然肉毒杆菌事故在乳品界引发巨大震动,但最终被新西兰初级产业部确认系一起“乌龙”事件,此前检测出的并非致病菌肉毒杆菌,而是一般不会引发食品安全问题的梭状芽孢杆菌。

达能称,该公司自2013年9月开始就毒奶粉乌龙事件与恒天然接触,但恒天然表示愿意承担仅1400万纽元(约合人民币7015万元)的赔偿,只相当于达能全球销售额损失金额的1/30,与达能的赔偿金期望相去甚远。

双方谈判最终破裂,并对簿公堂。达能宣布,将恒天然集团告上新西兰高等法院,同时在新加坡启动仲裁程序,分别状告合同的供应方恒天然及其母公司,后者负责处理本次肉毒杆菌乌龙事件,包括相关的检测过程等。

达能同时宣布,终止与恒天然的奶粉供应合作关系。

“这一事件说明了恒天然公司在执行食品行业所要求的质量标准方面,存在着严重缺陷。达能决定终止与恒天然公司现有的供货合同。”达能称。

据了解,婴幼儿食品占到达能集团总收入的20%,营收规模仅次于其乳制品板块,而此次肉毒杆菌乌龙事件的重灾区——中国为达能提供了关键性的业绩增长。

乳业专家表示,中国本土乳制品安全问题频发,消费者青睐国外乳品牌,达能在大本营欧洲需求增长疲软背景下,中国自然成为其非常看重的市场,而这场因“乌龙”导致的无妄之灾显然难以让达能释怀。

恒天然或影响不大

相比达能的“怒发冲冠”,恒天然则相对“淡定”。

面对达能的起诉,恒天然表示,该公司一直都在就毒奶粉“乌龙”事件与达能集团进行商业磋商,对达能集团将此事诉诸法律感到“失望”。

恒天然称,将研究达能方面的诉求,不过对己方立场仍然充满信心,将全力应诉。但恒天然拒绝对外透露达能的索偿金额。

相关资料显示,达能是恒天然最大的奶粉客户之一。失去了达能这一大客户,对恒天然影响几何?

多名乳业专家表示,达能与恒天然“分手”应对恒天然影响不大。

乳品行业专家宋亮对21世纪网表示,目前,恒天然供应中国的奶粉约70%以上用于含乳饮料、烘培食品、糖果快消品等,用于婴幼儿奶粉原料不到30%。宋亮认为,此次达能与恒天然终止合作,涉及在华业务品牌有多美滋、可瑞康等,但对恒天然出口中国的乳品影响不大。

国外乳品行业观察家Rickey Ward也对媒体表示,在全球尤其是中国乳制品需求强劲背景下,恒天然不大可能找不到新买家,“失去(达能)大客户固然不是美事,但乳制品供应不足的现状让恒天然有足够的空白可以填补。”

宋亮指出,达能与恒天然的纠纷,是世界乳业史上,针对乳品安全乌龙事件进行诉讼,名誉、品牌赔偿的第一案。因为没有案例可借鉴,因此可能演变成一场极为漫长的诉讼拉锯战,重点在于恒天然是否同意达成和解协议。

据了解,有8家乳企因毒奶粉“乌龙”事件而启动了产品召回行动,截止目前,恒天然已与6家乳企达成了赔偿协议,1家“非常接近于”达成协议。

21世纪网9日致电受毒奶粉“乌龙”事件影响较大的雅培公司询问赔偿情况,但该公司负责人并未回应此事,也拒绝就达能起诉恒天然一事置评。

文章来源:21世纪网

《新营养》杂志订阅:http://www.xinyingyang.com/dy.doc

新营养原创,作者:志远,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xinyingyang.com/2976

0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猜你喜欢

文章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后发表评论

上一篇

农业部:婴幼儿配方乳粉将重点监测奶源质量

下一篇

“中药世家”霸王梦梦难圆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