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被失眠困扰

不要被失眠困扰

smths

正常人想要入睡,只要躺在床上保持安静,心情平静,大脑和身体就会逐渐放松下来,进入睡眠状态。一旦睡着了就从浅度睡眠向深度睡眠慢慢过渡,也就是我们平时俗称的越睡越沉,越睡越香,经过几个小时的放松休整,大脑和身体补充了足够的能量,人会逐渐由深度睡眠回到浅度睡眠,直至醒来,继续白天的工作。

失眠的人却做不到,他们虽然身体躺在了床上,但精神始终无法放松。大脑高速运转,许多事想不开、想不明白。他们总是心理不平衡,无时无刻不在为未来发生的事情发愁,苦恼,惶惶然有如大难临头,提心吊胆,战战竞兢紧张不安,受焦虑、抑郁、担忧、烦恼、紧张、害怕等等各种因素干扰,根本无法入睡,或者就算勉强睡着了,也睡不踏实。明明觉得已经很累了,但是就是睡不着或者睡不好。总而言之,带着心事,结着心锁就会有睡眠障碍。

褪黑素主要是由哺乳动物和人类的松果体产生的一种胺类激素。人的松果体是附着于第三脑室后壁的、豆粒状大小的组织。也有报导哺乳动物的视网膜和副泪腺也能产生少量的褪黑素;某些变温动物的眼睛、脑部和皮肤(如青蛙)以及某些藻类也能合成褪黑素。

研究证据
Holmes研究了褪黑激素的催眠作用和对神经化学的影响,大鼠给予10 mg/kg BW褪黑激素后,用EEG检测入睡时间,与服药前相比,缩短一半,觉醒时间也明显缩短,慢波睡眠、异相睡眠明显延长而且容易唤醒;给予2.5 mg/kg BW,得到程度略低的、类似的催眠效果。任何剂量的褪黑激素都不会改变标准EEC模型和干扰正常的睡眠规律。腹膜给予小鼠褪黑激素25 mg/kg BW的催眠作用与 100 mg/kg BW(腹膜)环己烯巴比妥(催眠药)的作用相似。Dollins等(1994)用低剂量褪黑激素对20名年青健康志愿者进行催眠效果的研究,志愿者在上午11:45口服0.1~10 mg褪黑激素后,其血清浓度达到正常人夜晚平均浓度水平;0.1、0.3、1.0和10.0等各剂量组均使受试者口腔温度下降、入睡时间明显缩短、睡眠持续时间明显延长、精力下降、疲劳感增加、情绪低下、对Wilkinson听觉觉醒试验反应正确率下降。Waldhauser等(1990)也对20名年轻健康志愿者进行口服80 mg褪黑激素催眠效果的研究。观察到服药1 h后血清药物浓度达到峰值(平均为25 817 pg/mL),显著高于正常人血清浓度,睡前醒觉时间、入睡时间缩短,睡眠质量改善,睡眠中觉醒次数明显减少,而且睡眠结构调整,浅睡阶段缩短,深睡阶段延长,次日早晨唤醒阈值下降。Irina等(1995)在18、20、21时给予志愿者口服0.3 mg和1.0 mg褪黑激素,能使入睡和进入睡眠第二阶段时间缩短,但未影响REM(Rapid eye movements,快速眼动)期,表明褪黑激素有助于改善失眠症。

补充褪黑素
褪黑素的分泌是有昼夜节律的,一般在凌晨2-3点达到高峰。夜间褪黑素水平的高低直接影响到睡眠的质量。随着年龄的增长,特别是35岁以后,体内自身分泌的褪黑素明显下降,平均每10年降低10-15%,导致睡眠紊乱以及一系列功能失调,而褪黑素水平降低、睡眠减少是人类脑衰老的重要标志之一。因此,从体外补充褪黑素,可使体内的褪黑素水平维持在年轻状态,调整和恢复昼夜节律,不仅能加深睡眠,提高睡眠质量,更重要的是改善整个身体的机能状态,提高生活质量,延缓衰老的进程,降低糖皮质激素。

褪黑激素作为一种新型催眠药物,其独特的优点为:小剂量(1~3mg)就有较为理想的催眠效果;褪黑素是一种内源性物质,通过对内分泌系统的调节而起作用,对机体来说并非异物,在体内有其自身的代谢途径,不会造成药物及其代谢物在体内蓄积;生物半衰期短,口服几小时后即降至正常人的生理水平;毒性极小。

褪黑素的多重作用
日前,来自欧洲分子生物学实验室(EMBL)的研究人员发现,控制人类睡眠和时差反应的一种关键激素,也是海洋浮游生物垂直迁移的重要动力。相关研究论文刊登在了近期出版的《细胞》(Cell)杂志上。

褪黑素(melatonin)又称为“黑暗荷尔蒙”,是人体维持昼夜节律的关键,当我们坐飞机跨越时区时,昼夜节律被打乱进而引起时差反应。

褪黑素帮助浮游生物在夜间从大海表面向深处移动。这项最新研究告诉我们,褪黑素对昼夜节律的控制出现在生命进化的早期,为理解人类睡眠模式的演化提供了重要的线索。

褪黑素是脊椎动物日常活动的关键调控子。实际上,几乎所有动物都具有褪黑素。不过,人们并不了解这种激素在非脊椎动物中起到了什么作用,也不清楚褪黑素是如何演化出睡眠促进功能的。

为了回答这些问题,EMBL 的Detlev Arendt领导研究团队对海生沙蚕Platynereis dumerilii进行了研究。这种动物的幼虫参与了地球上最大规模的迁徙,海洋浮游生物每天的垂直移动。每天,幼虫在纤毛的帮助下向海水表层移动,大约在傍晚时分到达表层,晚上再返回较深的地方。这种运动模式能够保护它们不受白天UV高峰期的损害。

“我们发现,这些幼虫的大脑中存在一群感光的多功能细胞。这些细胞有生物钟,能在夜间生产褪黑素,”Arendt说。“我们认为,褪黑素是这些细胞发送的信号,调控其他神经元的夜间活性,并最终驱动昼夜节律性行为。”

研究人员鉴定了能够应答褪黑素的一类运动神经元。他们在幼虫大脑中分析了这些神经元的活性,结果显示它们的活性在一天中会发生剧烈的改变。夜间的褪黑素生产使运动神经元发生改变,导致幼虫纤毛的搏动出现较长间歇,这些间歇使幼虫慢慢下沉。白天褪黑素的生产停止,纤毛的停顿减少,使幼虫能够向上游动。

“白天用褪黑素处理幼虫,会使它们表现出夜间的行为,”Tosches说。

这项研究表明,幼虫感光的褪黑素生产细胞,是它们每天上下游动的核心。这也意味着,控制我们睡眠节律的细胞可能来自于数亿年前的海洋,是应对太阳照射压力的结果。

声明:新营养网站致力于秉承循证营养学的理念,为广大健康原辅料供应商和消费者之间架起沟通的桥梁,文章权限为本网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新营养原创,作者:小普,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xinyingyang.com/1993

0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猜你喜欢

文章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后发表评论

上一篇

癌症潜伏

下一篇

让运动饮料瞬间“高大上”秘密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